首页 > 末世王妃:开局我怒扒王爷裤带子 > 第一章:当众扒了王爷的裤子是什么罪?

我的书架

第一章:当众扒了王爷的裤子是什么罪?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姐啊,都是翠玉的错,翠玉罪该万死!呜呜呜……”一位身材略有些圆润的侍女跪在地上,双手紧紧巴在一眉眼精致的锦装少女腿上,正哭得涕泗横流。
“我苦命的女儿啊——”门外适时传来一声哀嚎,一名美妇径自推开房门,哭哭啼啼地扑倒在少女身上,手里的帕子揉得不成样子,一手轻抚着胸口为自己顺气,“老天爷你开开眼啊,我女儿才刚刚恢复神智就要嫁入虎口,为娘这心啊,怕是不能行了……”
面无表情的沈轻颜坐在床上,双手握紧了又松开,松开了又握紧:这是我妈,这是我跟班,不扛揍不扛揍,千万不能随便动手!
“呜呜呜……小姐啊……”
“嘤嘤嘤……我苦命的儿……”
“……”耐心逐渐告罄。
三天前,沈轻颜还叫沈六。彼时的她正因为辛苦攒下的储备粮被丧尸损毁而杀红了眼。当眼前最后一丝光亮渐渐消失,半梦半醒间,她默默在心里祈祷着下辈子能生在一个好世道里,不用再为一口粮食而拼命。
眼睛再次睁开,她成了相府的二小姐,沈轻颜。
沈轻颜是沈相和发妻孟氏的二女儿。沈夫人怀孕当时朝纲不稳,清流一派的沈相被奸人陷害入狱。即将临盆的沈夫人不顾旁人劝阻,执意冒雨亲身前去景王府中求景王出面。
雨天路滑,马车格外颠簸,加上多日忧思,沈夫人还未走出景王府邸,羊水便破了。生产的过程异常艰难,产下长子后,沈夫人气力用尽,沈轻颜的头部被卡在产道许久,好在前来景王府请脉的御医及时出手,最终母子平安。
但因头部长时间受到挤压导致缺氧,沈轻颜成了傻子。夫妻俩自觉愧对女儿,在吃穿用度上竭尽所能,即便日后又有了一子一女,也未曾改变对其的偏爱。
也正因为此,当真正的沈轻颜从高楼跌下昏迷,沈六穿越而来时,夫妻俩只当是老天开眼,女儿恢复了神智,并未对她的反常产生怀疑。
按理说,沈轻颜大病痊愈,还因祸得福恢复了神智,怎么看都是件天大的喜事,那为何沈夫人和翠玉还哭得如此伤心呢?
事情还要从前一天说起。
午时,沈轻颜将最后一口馒头蘸着菜汤咽下,摸了摸没怎么吃饱的肚子,认真思考着这次找个什么借口去厨房加菜。忽然,鼻子敏感地嗅到一丝肉香,似乎是从门口传来。
自打从末世穿越过来,沈轻颜原本进化到高阶的五感就有些失灵,不过对于食物,向来是本着宁可错杀一万的态度的沈轻颜没多加思索,就着侍女的袖子抹了抹手,果断撩起裙子向大门冲去。
当她兴冲冲赶到门前时,大哥沈仲文正神态恭敬地与旁人说话,手中油纸包着的赵记烧鸡在阳光地照耀下闪烁着动人的光泽。顿时,沈轻颜的全部注意力都被烧鸡吸引,没听清大哥说了些什么,胡乱应付了两声便想伸手去拿。
沈轻颜言行莽撞,沈大少连忙向来人告罪,对方倒不甚在意,反而轻笑道:“久闻相府二小姐玉貌花容,可惜娇养在深闺,不得相见。今日有幸一观,当真容貌过人。”
勉强从烧鸡香气里寻回一丝神智的沈轻颜这才抬眸看了眼来人,疑惑道:“你们这儿,还在乎傻子长得漂不漂亮呢?”
来人登时就是一愣,大概是没想到沈轻颜如此直白,神色略显尴尬,但仍很快接话道:“二小姐天真烂漫,只是大器晚成罢了。”
切,虚伪。
沈轻颜不屑撇嘴。上下扫了来人两眼,一身劲装,上身笔挺,下肢精壮有力,看上去是个练家子,在门前一众文弱书生里显得格外有型。
“你练武?”
见男人点头,沈轻颜起了兴致,“来比划比划!”
来人为难地看了眼沈大少,皱眉推脱:“这……”
好不容易来了个会武的,被强硬按在床上修养到快要发霉的沈轻颜怎么肯轻易放过。活动下手腕,沈轻颜一把推开接收到对方隐晦眼神暗示,准备开口劝阻的沈大少,摆开架势,“废话少说,就问你打不打!”
说罢,也不等对方回答,沈轻颜凝神聚气,只身一个旋身侧踢,来人反手回挡,沈轻颜借力腾空,腰肢轻扭发出“咔哒”一声。
“糟糕!”
沈轻颜暗道一声不好,忘了自己现在是个娇小姐的人设了!这身子没沈轻颜原装的身子耐艹,身娇体弱的小身板实在是扛不住她粗暴的招式,只得无奈收起攻势。
落地时重心不稳,沈轻颜踉跄几步,见她已落下风,来人抱拳客气道:“小姐承让。”
“我才不让!”
沈轻颜轻啐一声,不服气地转身一把抽出来人身边侍卫的佩剑,以剑为刀,兜头劈下,来人瞳孔微缩,瞬间将重心右移,身子微偏,避过剑锋。
看得出来人脚下功夫了得,沈轻颜眼前一亮,“有点意思!”
兴致渐浓,沈轻颜嫌弃地撩了一把及地的褶裙,裙子太长,影响发挥,她随手拆下站在一旁看呆了的门房的发带,将裙子随意向上卷了卷,两边用发带简单一束,露出裙下雪白的衬裤。
“小、小姐,不可啊!!!”见小姐如此不在意闺中清誉,翠玉急忙冲上前去阻挡,谁知脚下不稳,竟直直扑向了沈轻颜!
沈轻颜大病初愈又经历一翻“鏖战”,身子虚弱得很,哪里经得住身材圆润的翠玉这一扑,慌乱之中,沈轻颜向前伸手一抓,勉强抓住一条软带,这才堪堪维持住平衡。
“呼——吓死我了。”
沈轻颜拍了拍胸脯,松了口气,感觉到手里正握着一条软塌塌的东西,顺手拎到眼前一看:
——一条镶着翠玉的黑色暗纹腰带。
沈轻颜透过腰带看去,就见站在她对面的男人裤子正好掉在了脚腕。
一阵微风徐来,男人略显粗犷的腿毛在风中肆意摇摆着。
收到消息前来迎接晋王殿下大驾的沈夫人登时身形一晃,浑身瘫软,两眼一翻,眼瞅着就要昏死过去。 
一片寂静中,神色恍惚的沈大少仿佛看到了一条绣着蟒纹的石青色亵裤,和一把悬在自己一家六口头上的砍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