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末世王妃:开局我怒扒王爷裤带子 > 第七章:就不能安安静静做个美女吗?

我的书架

第七章:就不能安安静静做个美女吗?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大人们走了,姑娘们这才松口气,嬉笑打闹起来。
——哦呦呦,这美人不错!腿长腰细胸还大,啧啧啧。诶!那个也不错嘛!这小红唇,妥妥一妖艳美人啊!
沈轻颜像是刘姥姥进了大观园,被乱花迷了眼,咂摸着嘴看过去,只觉得个个都是绝色美人,环肥燕瘦的,当真是各有千秋。
侍女很有眼色地呈上了一小碟瓜子,沈轻颜窝在椅子里,边嗑瓜子边欣赏美人,好不风流。
“哼!”
左边传来一声娇哼,像是冲着自己而来,沈轻颜向左边瞅瞅,就见门口遇到的娇小姐正神色不虞地看着自己,见自己注意到她,又装作不屑的样子,转头去与旁人说话。
沈轻颜心下好笑,坐到她身边的椅子上,“ 这位美——不是,这位小姐,我到底哪儿惹着你了?”
对待美人,沈轻颜向来很有耐性。
“好你个沈二小姐,”小美人委屈至极,杏眼怒睁,贝齿轻咬着红唇,芊芊玉手在被气得上下起伏的胸脯上轻拍着,“平日里日日围着我转,嘴里“好姐姐,好姐姐”地叫着,现下倒认不得我了!”
“二小姐可是要嫁晋王的贵女,哪儿还记得姐姐您的好呢?”站着她右后半步的女子用帕子捂着嘴轻笑,只是这话怎么听怎么刺耳。
小美人闻言,柳眉微蹙,左手叉在腰上,冲着那女子气道:“放肆!我们姐妹间的事什么时候由得你来多嘴了?”
“姐姐教训的是,妹妹多嘴了。”本想在小姐面前讨个好,没成想倒惹怒了她,女子面色尴尬,低头欠了欠身,眼底闪过一丝恨意——沈轻颜一个傻子凭什么能得到众人的宠爱?
沈轻颜只当在看热闹,见那女子被训斥了一番,唯唯诺诺的,不敢再随意开口,这才出声解释:“漂亮姐姐,我可真不是故意的。前段时间生了场大病,睡了好久,一觉醒来什么都不记得了。不然像你这样的美人,见过一面,这辈子我都不敢忘了!”
小美女撅撅小嘴,“什么姐姐!我比你还小一岁呢!”又搂住沈轻颜的胳膊娇嗔道:“那日上街,我与你打招呼你却不理我,我还当你是病好了,恨我原来仗着……讹你唤我姐姐,故意不认我了。”
她看了看沈轻颜的脸色,略显担忧地问道:“你身子可还好?近日父亲不叫我去找你,可把我担心坏了。”
似是想到什么,她顿了顿,继续道:“不记得便不记得罢,总归过得不是什么好日子。你且记牢了,本小姐是穆将军嫡女穆娅柔。”
“我记着了。”沈轻颜笑眯眯点头。
将军府里出来的小姐自然不是个小气的,话说开了便过去了。现下又亲亲热热地和沈轻颜靠坐在一起闲聊起来。
正聊的起劲,一道跋扈的女声从前方传来:“傻子就好好在家里呆着吧,跑出来倒叫人家笑话。许妹妹,你说,是不是这么个理?”
沈轻颜抬眼看去,一位妆容浓艳的小姐身着红色暗金纹织锦繁服,梳着高耸的发髻,发髻上各色宝石制成的簪子发饰密密地堆在一起,小巧的耳垂上坠着两颗硕大的红宝石,扯的耳朵跟那笑面米勒似的,走起路来手腕上一连串玉器叮叮作响,唯恐旁人不知自己财大气粗。
在她身旁站着的清秀小姐在她的映衬下落魄像个丫头,微低着头不敢随意开口,只趁着身旁跋扈的小姐不注意时,偷偷递来一个歉意的眼神。
“阿颜,我们走!不理谷秀秀这个疯子!”穆娅柔翻了个白眼,拉起沈轻颜就要离开。
谷秀秀似笑非笑地倚在椅子边上,抬手抚了抚鬓角,“怎么,你也觉得我说得有道理,不敢回嘴了?”
“我们是懒得和无才无德之人说话!”
“哎哟喂,傻子都没说话,你倒跟个老母鸡似的护得这么紧!”
“你!你粗鄙!”
“我粗鄙?你个小矮子敢说我粗鄙!”
眼瞅着两人一言不合就要动起手来,沈轻颜忙一手拉开一个。
谷秀秀翻了个白眼,对着她道:“也就你是个傻的!她个小矮子有什么好的?本小姐哪里比不上她了?”
该说不说,除却她那副辣眼睛的装扮,谷秀秀本人还是颇有几番姿色的。
“娅柔很好,嗯,你也很不错,”沈轻颜上下扫了她几眼,“肩宽臀窄,是个健美的好苗子。”
“你!”谷小姐气急,上前抬手就想给沈轻颜一巴掌,一旁的许小姐忙拉住她的手,用气声提醒她:“沈二小姐是未来的晋王妃。”
谷秀秀生气地跺了跺脚,眼角泛起微红,恨恨瞪了沈轻颜一眼,拉起许小姐转身就走。
沈轻颜茫然看向穆娅柔,我、我这不是夸她呢么?夸她身材好还不行?
穆小姐只顾着自己捂嘴偷笑。
和小姐妹打完招呼回来寻沈轻颜的苏小姐被迫看完了全程,神情一言难尽,“民间都道是屁股大好生养,贵人们虽嘴上嫌这话粗鄙,但这心里……你说你这话,你这不是说她生不出孩子么……”
不好!忘了大梁朝这落后的审美了!
沈轻颜弱弱为自己辩解:“呃……我真不是这个意思……我就是觉得她身材挺好的……”
“你呀——”苏小姐纤纤玉指轻点了点沈轻颜额头,无奈摇头:“还是个傻的!”
穆小姐挽着苏小姐的手笑嘻嘻看热闹。
过了好一会,大人们才赏花回来,国公夫人便张罗着准备开席。
晚膳是特意准备过的,蟹肥参美,沈轻颜左右开弓,吃得不亦乐乎。
“你,你倒真能吃得下去。” 坐在沈轻颜对面的小姐见她吃得那样香,面露不忍,“你可知那……那位殿下不是个好相与的。”
她旁边坐着的小姐嘲讽道:“可不,若换做是我,早一根白绫吊死了,也免得日后被克死。”
沈轻颜吃得开心,只依稀听到了“吊死”二字,皱着眉看过去,“你要自杀?”
那小姐一愣,嗤笑一声,“果然是个傻的,我又不嫁晋、那谁,我自尽作甚?”
“哦。”见她不是真要自杀,沈轻颜懒得再投以关注,继续吃肉——嗯,这个螃蟹可真是不错!
坐在她后侧的许小姐见她连吃了好几块,细声细气地劝她:“沈小姐,这蟹生方虽味美鲜甜,但毕竟是生食,仔细晚上腹痛。”
“哦哦,好。”
身后伺候的半夏一言难尽地看着自家小姐嘬了嘬手指,给许小姐回了个傻啦吧唧的笑容。
许小姐嘴角抽了抽,只当没看到她嘴角挂着的酱油渍,掩饰地轻咳一声,端起茶杯喝了口清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