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末世王妃:开局我怒扒王爷裤带子 > 第十三章 萧王爷逢赌必赢

我的书架

第十三章 萧王爷逢赌必赢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陪玉安玩跳房子不过半刻钟的功夫,她便没了力气,腿微微开始打颤,萧慎抱着她坐在一边休息,手却仍恋恋不舍地拉着沈轻颜的。沈轻颜低头用帕子擦了擦她弄脏的小手,再抬头时,玉安已经睡了。
萧慎把怀里的孩子交到侍女手上,吩咐了侍卫们护送郡主回房小睡片刻,转身对沈轻颜恭敬道:“沈小姐,借一步说话。”
萧慎的书房在东苑,离得有些远。
一路上,萧慎未发一言,神色凝重地走在前面。沈轻颜察觉到玉安的病情可能另有隐情,并未开口询问,只在心里默默猜测着。
两人各怀心思,西苑到书房的距离倒也不显得远了。
侍女呈上热茶后很有眼色的退了下去,房里只留下他们二人。
萧慎望着一处出神不语,沈轻颜也不催促,吹着茶水上的浮末,静静等着他开口。
沉默良久,萧慎嗓音沙哑道:“沈轻颜,本王还是想赌一把。”
沈轻颜面露不解。
“你不是沈轻颜。”萧慎语气平静。
手里的茶水微微晃动了几下,沈轻颜看着水面上几个小小的波纹荡漾开来又消逝了去,没有说话。
“沈小姐,你是谁,从哪里来,为了什么,你不说,我可以装作不知。但——”萧慎顿了顿,陡然严肃起来,“玉安,我要你保证,你不会害她。”
沈轻颜叹了口气,“我知道瞒不住你,我也没没打算一直瞒你。”
萧慎轻笑一声,“我知道。”
“玉安的事,”沈轻颜犹豫了一下,“我不是医生,不能保证我会治好她的病。但我向你保证,我会尽我所能照顾好她,绝不会伤害她。”
萧慎深深地看了她一眼,随后一撩衣摆,单膝跪地,抱拳肃然道:“沈姑娘,萧某一生从未求人。即便在宫中任人蹉跎,营中吃苦,萧某只当是上辈子报应不爽。但玉安,她还是个孩子,稚子何其无辜,却要被大人们的恩怨连累。萧某此生愿受沈姑娘差遣,只求沈姑娘保住玉安的性命!”
事情看起来比原本想得要复杂许多,沈轻颜单手一把拖起跪着的萧慎,皱眉道:“怎么回事?”
沈轻颜神色自然,拉他时像是仍有余力。萧慎暗自惊讶,更加笃定沈轻颜并非常人。他本是军营出身,虽穿衣不显,但其实内里一身的腱子肉,军营里的大老爷们也没把握一只手轻易将他从地上拽起。不由得,萧慎心下大定。
定了定心神,萧慎苦涩道:“御医断定,玉安活不过15岁。”
沈轻颜大惊,“营养不良加上有点肌肉萎缩前兆而已,咋就活不了了?”
“玉安是中毒。”
“中毒?”
萧慎点头,眼睛透过沈轻颜看向远处,陷入回忆。
那一年,顾王妃才刚入府就有了身孕,皇后特意派了有经验的嬷嬷前来伺候初次有孕的王妃。顾王妃性情和善,府中杂事料理得仅仅有条,待下人们也很好,深得大家喜爱。正当全府上下喜气洋洋地准备迎接小少爷小小姐的出生时,顾王妃却“疯了”。
“疯了?”
萧慎点头,深深地叹了口气,回忆着那时候慢慢继续说道:“她每日疑神疑鬼,怀疑身边有人要暗害她。当时我还曾斥她荒唐,现在想来,那恐怕是将为人母的她冥冥之中感应到的,冲着自己孩子而来的阴谋吧。”
每日的膳食都经试毒太监再三验过,御医每隔一日登门请脉,房里更是不许摆放任何花草,萧慎实在不知还有什么会暗害到她和她腹中的孩子,只得推了一切事物,每日陪在她的身边,尽量安抚她的情绪。
随着月份慢慢增加,顾王妃变得越来越嗜睡,身子越来越虚弱。
到了生产那日,她像是被吸干了全身精气,瘦的如同一根干枯的竹枝,一碰就要折断了似的。虚弱使她无法正常地分娩,几个产婆用手肘用力地向下刮她的肚子,想要将孩子推进产道。
萧慎静静地站在门外,看着血水一盆一盆地端出来,听着王妃一声比一声微弱的呻//吟声,他突然有些后悔,也许人们说得对,从一开始,天煞孤星就不配拥有美丽的妻子和可爱的孩子们。
眼前渐渐模糊,萧慎终于坚持不住,跌坐在产房门口。产婆来来回回地和门外的御医报告着屋内的情况,药膳一碗一碗地送进去又端出来,天色从微亮变得昏暗,王妃的呻//吟声渐渐地消弱,最终了无声息。
恍惚间,一声微弱地属于婴儿的清亮哭声伴着王妃陪嫁丫鬟压低的恸哭声传来,“王爷——王爷——是个千金!王妃……王妃她坚持不住,去了……”
萧慎挣扎着起身,却腿软地几次跪倒在地,自小跟在他身边的太监搀扶着他起身,小声地劝他节哀。他很想做出个冷漠的表情,就像他平日里装作的那样,但脸上却丝毫没有知觉。他木着手摸上去,这才恍然,不知什么时候,他早已泪流满面。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