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猪病了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前一晚闹得狠了,小玉安睡眠不足,萧慎一早就打发了福乐来报,今日的锻炼取消。
沈轻颜得了空闲,溜溜达达地去内院“亲切指导”了一番负责嫁妆礼单的刘管家,然后不出所料地被沈夫人轰了出来。
叼着根糖葫芦空杆子,沈轻颜百无聊赖地躺在石床上晒太阳。
“哎——”
翻个面。
“哎——”
翻回来。
“哎——真无聊……”
半夏一脸黑线地给她打着扇子,“小姐,你就歇歇吧,这些天您也没歇着啊。”
沈轻颜一脸痛苦摇头,“不!你不懂!我的字典没有歇着二字!我的人生注定与众不同!” 
“……”
无视不定时抽风的小姐,半夏冷静道:“奴婢去给小姐再盛点瓜子来。”
无聊地嗑完了盘底所剩无几的瓜子,忽然一阵嘈杂地脚步声从门口传来,沈轻颜隐约听到一道焦急的男声在说着什么:
“……吴管事,这可如何是好?”
耳朵尖一动,嗯?有事做了!眼睛一亮,从石床上一跃而起,沈轻颜兴致勃勃地跑到门口光明正大地偷听。
门外的两位管事被她吓了一跳,忙躬身行礼。
“二小姐。”
“见过二小姐。”
沈轻颜摆摆手,凑上去好奇问道:“怎么了这是?”
皮肤黑黝的管事嗫嚅半晌,方才叹气道:“二小姐,庄子里的猪不大好了。庄上的有经验的汉子因着婚……哎……都跑了,老奴实在是不知如何是好,这才来求管家出出主意。”
自己的口粮出了问题,那还得了?沈轻颜当机立断道:“走,我随你们去看看。”
那管事苦笑一声,“二小姐,您就别添乱了,眼下庄子里已经够乱的了。”
“啧,怎么叫添乱呢?先去庄子里,你路上细说。你放心,我有经验,看了就知道怎么治了。”沈轻颜拍拍胸脯,信誓旦旦道。
吴管事很是为难,“这,哎呀,这怎么行?二小姐您高抬贵手,饶了老奴吧!老奴还指着这差事养老呢!”
沈轻颜恐吓道:“你再不走,你现在就没这差事了!”
“这……”两位管事面面相觑。
一行人刚出了院子门,正遇上今日不当值特意去给二妹排队买烧鸡的沈大哥,闻着扑鼻而来的香气,瞅瞅沈大哥手里色泽诱人的烧鸡,沈轻颜果断停住脚步。
沈大哥一脸茫然地看着那两位管事和自己二妹走在一起,疑惑道:“怎么了?这是要去哪儿?”
两位管事对视一眼,犹豫道:“大少爷,庄子里养的猪这些日子病了,二小姐说……要去看看……”
沈大哥一愣,怀疑道:“二妹,你要作甚?”
“我去治病啊!”沈轻颜神情自若地把烧鸡接到自己手中,拆了个鸡腿,纠结了一下,还是先递给了沈大哥,“大哥,你吃!”
稀里糊涂的,手里被塞了个油汪汪的鸡腿,沈大哥下意识地举到嘴边,咬了一口——
嗯,赵记烧鸡果然名不虚传……
“???”
“等等!你说什么?”沈大哥一脸懵逼地抬头看了看太阳,严重怀疑自己仍在做梦。不然如何解释自幼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二妹要去庄子里给猪治病,向来循规蹈矩的自己还捧着根鸡腿站在院门口啃得满嘴流油?
嘴里被鸡肉塞得满满的也一点不耽误沈轻颜说话,“去给猪看病。”不舍地看了看手里的烧鸡,举到沈大哥跟前,“大哥,你还吃不?”
沈大哥神情恍惚地看了眼她手里举着的,被啃得所剩无几的烧鸡,神情恍惚地摇了摇头,然后神情恍惚地嘴里默念着什么,连个招呼也没打,直接朝着内院方向走了。
擦身经过两位管事时,吴管事分明听到他口中喃喃:“我一定还在做梦……对,我还没睡醒……二妹……猪……鸡腿……都是假的……”
两位管事痛苦抹脸:所以……到底谁能来救救我们?
沈大哥眼神迷离地踏进内院,迎面撞上正捧着缸瓜子,满脸焦急的半夏。缸子里的瓜子原本盛得冒出一个尖尖,被他这一撞,顿时洒了一地。
沈大哥不慎一脚踩上,瓜子霹雳吧啦被碾碎的声音拉回了他的神志,“半夏?怎么了这是?”
半夏见是大少爷,忙放下怀里的瓜子请安,“大少爷,奴婢去给二小姐取瓜子,一回来,二小姐不见了!”
“……”
半夏惊疑不定地看着沈大哥青一阵白一阵的脸,“大、大少爷?”
半晌,沈大哥艰难张口:“她走了……她说……她去庄子看猪去了……”
于是,恍恍惚惚的人又增加了一个。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