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末世王妃:开局我怒扒王爷裤带子 > 第二十四章 女人的心思男人你别想去猜

我的书架

第二十四章 女人的心思男人你别想去猜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从二妹那儿了解了不少末世的事情,也明白了沈轻颜这么重视锻炼肌肉的原因。身材十分弱鸡的沈大哥痛定思痛,决心跟着二妹增强体魄,为将来良好的婚姻生活打下坚实的基础。
央着二妹也给做了套轻便的运动服,沈大哥连着几日傍晚下职后,准时来找沈轻颜健身。
今日不当值,沈大哥一早便来了沈轻颜院子里。
“阿颜!”
“娅柔?”
监督沈大哥扛着米袋子做深蹲的沈轻颜闻声回头,正看到上次赏花宴上见到的穆将军之女穆娅柔拎着裙角进门。
“阿颜,沈大哥,你们这是做什么呢?”
穆娅柔好奇地凑过来,趁沈轻颜不注意,偷偷摸了摸地上的米袋子。
沈六还没穿来前,穆娅柔常来探望傻乎乎的沈轻颜,时常陪着她玩些幼稚的小游戏,沈大哥对她的观感很是不错,见她来寻二妹,也笑着与她打招呼,“穆小姐。”
肩上扛着的米袋子太重,沈大哥笑得略显狰狞,穆娅柔被他呲牙咧嘴毫无君子风范的样子逗地花枝乱颤,笑道:“沈大哥,你这是做什么呢?”
“沈轻颜!放本小姐进去!你个刁奴!信不信我打断你的手!沈轻颜!你听见没!快点放本小姐进去!”
门外一阵喧闹,尖利的女声隐隐听着有些耳熟。
下一秒,守门的小厮苦着脸进门通报,“二小姐,谷小姐要见你。”
“起开!”一把推开挡在沈轻颜院门前的小厮,谷秀秀毫不客气地一脚跨了进来,“沈轻颜,本小姐来寻你玩了,还不快出来迎接!”
穆娅柔带着一脸便秘的表情迅速冲上前去,拽着谷秀秀描着金线的袖口就走,“你来做什么!阴魂不散的,我都说了我不要见你!你还来沈府寻我做什么!”
谷秀秀今日穿了条繁复的拖地长裙,裙摆边上还坠着些彩色的丝线,被她猛不丁地一拽,一脚踩在裙摆边上,众目睽睽之下摔了个屁股蹲。
“噗嗤——”
一旁的小厮没忍住笑出了声,谷秀秀脸都绿了,当即耍起了小姐脾气。
甩开穆娅柔拉她的手,一手指着站在一边看热闹的沈轻颜,“穆娅柔!谁说本小姐来找你了!我是来找那傻子的!”
然后头一偏,又冲着沈轻颜凶巴巴道:“沈轻颜!本小姐来找你玩了!你高不高兴!”
看着看着热闹,火就烧到自己身上,穆娅柔杏眼一瞪,沈轻颜脖子一缩,很怂地溜回了院子。
院门一关,沈轻颜从墙角探出头来,诚恳道:“你们大小姐之间的事,你们自己解决!我只是个无关紧要的小人物,千万别拉扯到我身上!”
说完,沈轻颜缩回墙内,美名其曰,回院子里继续盯着趁机偷懒的沈大哥锻炼。
谷秀秀气呼呼蹲在地上,一脸心疼地摸摸自己今日第一次穿就被踩到撕裂的裙角。
穆娅柔站在一旁,略显尴尬。心知此事是自己不对,又碍着面子,不好意思开口道歉。
沈大哥无语地看着沈轻颜暗搓搓趴在门口偷听,俩姑娘谁也不说话,倒把她急得不轻,“咋还不说话?快说话啊!”
门外安静了半晌后,穆娅柔终于鼓足勇气,扭扭捏捏地戳戳谷秀秀的背,小小声给她道歉,“对不起嘛……”
谷秀秀身子扭了扭,翻个白眼,装听不到。
穆娅柔跺跺脚, 咬咬下唇,音量又大些,“谷秀秀!我都说对不起了!你还要怎样嘛!”
谷秀秀又是一个白眼送上,“你凶什么!我也说对不起了!你不也自己来寻那傻——沈轻颜玩不带我吗!”
一时不慎,差点又说错话,谷秀秀心虚地压低了声音。
“是你说我小矮子在先的!”穆娅柔委屈不已,“你还带着那群小姐们一同叫我小矮子!身高长相又不是我能改变的!我也想长得高些啊……”
“我没有!”谷秀秀急了,“我对天发誓,若真是我带着她们寻你开心,我就、我就天打五雷轰!”
穆娅柔狐疑地看着谷秀秀指天发誓,不似作假的样子,咬了咬下嘴唇,问她道:“若不是你,还能有谁?上次赏花宴你我吵架时,你明明就一口一个小矮子地叫着!”
一着急,眼泪跟断了线的珠子似的不要钱的往下掉。
见她哭了,谷秀秀顾不得生气,从地上忙不迭地爬起,一把抢过小丫鬟手里的帕子,笨拙地给她擦脸上的眼泪。
娇蛮的大小姐一看就是第一次伺候人,手下不知轻重,穆娅柔被她弄痛,嫌弃地推开她,自己接过帕子擦起来,口里还委屈着问她,“那你说呀!不是你,还会有谁?”
脸上的脂粉被谷秀秀擦掉了不少,她老实地站在一边皱着鼻子道:“我真的不知道……这些日子我没与那些小姐们玩在一起了……”
穆娅柔一脸惊奇,手上擦泪的动作都忘了,“你少唬我,先前你们不经常一同去作诗会?”
谷秀秀也委屈起来,“你都不去了,我跟着去受气做什么!我又不是傻子,她们不喜欢我,瞧不上我只是个做生意的低贱商户女,我还腆着脸去什么!”
“你……你真是去寻我的?”
谷秀秀低着头看自己被撕坏的裙摆,耳朵尖逐渐泛起淡粉色,半晌才轻轻点头。
脸上无意识地飞上了两朵红晕,小巧的双足在地上轻飘飘磨蹭几下,穆娅柔不好意思地用帕子捂着嘴,小声道:“那、那你下次来将军府寻我……我、我也不爱去那劳什子的作诗会……”
谷秀秀闻言眼睛一亮,当即捉着她的手嚷嚷道:“这可是你说的!下次你可不能再赶我出来了!”
穆娅柔没好气瞥她一眼,“若不是你乱说话,我才不会平白赶了你出来。”
口中话虽不怎么客气,但手也没有抽出来。
谷秀秀拉着她的手摇了摇,看着她的脸色,可怜兮兮道:“我知道错了,我以后再也不乱叫你了!我叫你柔柔可好?”
“柔柔?柔柔好听呀!”沈轻颜笑眯眯拉开大门,
“你、你偷听我们说话!不要脸!”
穆娅柔脸一红,作势要把手抽走,谷秀秀不客气地瞪着沈轻颜,手握得更紧了些。
完全不介意被谷秀秀说不要脸,沈轻颜推着两位小姐的背进了院子,语带笑意,“好啦好啦,小的知错啦!两位大小姐消消气,小的给你们免费做私教当补偿!”
沈大哥坐在一旁石凳上歇着,瞧这两位小姐的脸都红扑扑的,打趣道:“怎的脸这般红?可是吵架吵得?”
穆娅柔与他相熟,深知他妹控属性,佯装怒道:“沈大哥又打趣我,仔细我告诉颜儿,叫她再不理你了!”
沈大哥怕了她,立刻拱手求饶。
沈轻颜回房拿了一粉一蓝两套运动服来,笑咪咪递给她俩,“按我身材做的,可能有些不合身。你俩今天先凑合穿穿,等我再找裁缝来按你俩的身材做两套送你们。”
两人好奇地摸摸她手里的衣服,摊开看看,是自己从没见过的模样。
穆娅柔瞅了瞅沈轻颜身上穿着的一样款式的衣服,“阿颜,这是什么?怎的如此奇怪?”
“我看你俩身子骨挺弱,冬天不好过吧?这是运动服,运动的时候穿这个比裙子方便。明天开始你俩就上午来找我,咱仨一起做做运动,强身健体。”
穆娅柔眼睛一亮,很是珍惜地摸着手上的运动服。
谷秀秀倒是一脸不怎么情愿的表情,沈轻颜不怀好意地撺掇道:“不会怕自己不如娅柔,所以故意不来吧?”
谷秀秀当即一拍胸脯,“谁说的!我才不怕!你等着,我明日就来!”说完,一把扯过穆娅柔手上那套粉色的运动服,“我现在就去换上!”
运动服被抢走,穆娅柔不干了,“谷秀秀!那是我的!你的是蓝色!”
“我不要蓝色!我喜欢粉色!”
“我也喜欢粉色!你还给我!”
“我偏不!”
“谷秀秀!你还我!”
好不了一会,俩小姐又争起来,沈轻颜笑眯眯站一旁看热闹,穆娅柔气呼呼转向沈大哥问道:“沈大哥!你说谁穿粉色更好看!”
两边都不能得罪,沈大哥乐呵呵做和事佬,“都好,都挺好。”
对视一眼,俩姑娘毫不客气地一人送了沈大哥一个白眼,挽着手,换运动服去了。
“哼!”
“哼!”
沈大哥挠挠脸颊,完全摸不着头脑。
沈轻颜一旁总结:女人的心思男人你别想去猜。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