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末世王妃:开局我怒扒王爷裤带子 > 第二十五章 “百毒不侵”沈轻颜

我的书架

第二十五章 “百毒不侵”沈轻颜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用完午膳,约好裁缝上门量体裁衣的时间,没忘了带上今日穿过的那套,两位大小姐亲亲热热地手挽手离开了。
沈轻颜换了身轻便短打,算着时间前去晋王府继续做私教生意。 
经过最近一段时间的锻炼,小玉安的精神愈发得好了,小孩子调皮捣蛋又爱撒娇的本性也逐渐暴露出来,连带着一直冷脸的萧王爷,脸上的笑容都真切了许多。
照例带着小玉安跑步热身,玩了会跳房子的游戏,沈轻颜带着玉安坐在廊下休息。
小玉安腻歪地赖在沈轻颜背上不下来,沈轻颜笑眯眯背着她,倒也不嫌她腻烦。萧慎坐在她身旁小心地扶着女儿,防止她不小心摔下来。
小玉安玩得疯了,在沈轻颜背上趴了会又要萧慎抱着。
萧慎宠溺地抱过她放在腿上,沈轻颜捏捏她肉眼可见圆润起来的小脸蛋,“小玉安,你是不是胖了呀?”
萧慎心疼地摸摸她被沈轻颜捏红的嘟嘟肉,感觉手感挺好,也没忍住轻轻捏了一下,“大姐前日来看玉安,也说瞅着像是长胖了些。”
“身高呢?也长了些吧?”
小玉安被他俩捏得厌烦,从萧慎身上出溜下来,跑去找树上的暗卫叔叔们玩“老狼老狼几点钟”的游戏去了。
拍拍身上被小玉安鞋子弄上的土,萧慎脸上的笑意挡也挡不住,“是高了,原来跟老六家三岁的帛玥差不多高,现在比她高出两指宽些。”
沈轻颜无语道:“三岁的孩子也在长个子,你这量的就是个相对值,没参考意义啊!”
萧慎一愣,倒是没考虑到这一点,下意识问她:“那如何丈量?”
沈轻颜笑眯眯招手,小玉安屁颠屁颠地跑过来,也不管自己身上有多少汗,一头扎进沈轻颜怀里撒娇,“妈咪,玉安好渴哦!”
沈轻颜递过身边一直给她凉着的茶水,又从运动服下摆探手进去摸了摸她的背,摸到她背上薄薄地一层汗,毫不客气地吩咐萧慎去拿帕子来擦汗。
小玉安笑眯眯窝在沈轻颜怀里,一脸悠闲自在地喝着茶,看着自己亲爹绿着脸去“健身包”里翻帕子。
萧慎嫉妒地嘴里直冒酸水——自从沈轻颜来了后,闺女仿佛就成了她的,和她站在统一战线,日日以“欺负”自己为乐。玩个“老鹰捉小鸡”都要自己做那该死的老鹰,好家伙,一把屎一把尿把她拉扯大的亲爹还不配当个母鸡了?
乖乖地让沈轻颜擦了汗,扑上防粘腻的爽身粉,又恢复成一个干干爽爽香喷喷的漂亮宝宝。沈轻颜喜欢得不得了,一把将她扛在肩上,小玉安也不挣扎,笑眯眯任她头朝下地扛着自己。
上下颠颠,确实像是长胖了不少,把她放回地上仔细看看——天天呆在一起,实在是不好察觉,沈轻颜想了想,“小玉安,我们每个月都记录一次身高吧!”
也不管听没听懂,总之一定是好玩的东西,小玉安期待脸点头。
拿了块帕子垫在脚下,身子紧紧靠在廊下的柱子上,小玉安用力地抻着头,腰背挺得直直的,沈轻颜小心翼翼地压压她的头发,郑重地在柱子上划下一道刻痕。萧慎接过刻刀,在划痕旁记下了今天的日期。
“妈咪也量!爹爹也量!暗三叔叔暗八叔叔都在一起!”小玉安托着腮,趴在廊桥长凳上,笑眯眯指挥众人按顺序量身高。
暗三暗八不敢和自己主子在同一根柱子上刻身高,连忙推托自己还有十好几个弟兄,轮班休息的时候一同来量。
小玉安不放心地叮嘱,“一定要大家一起来哦!玉安要检查的!”
沈轻颜倒不扭捏,当即脱了鞋站上帕子,萧慎非常敷衍地随意划了道划痕,小玉安不满指责,“爹爹,要压压头发!”
沈轻颜笑眯眯瞅他,萧慎只得摸了摸鼻子,重新认真给她量一次。
量完沈轻颜,又给萧慎的身高划好痕迹,小玉安让萧慎抱着,小手小心地摸过那两个离自己身高有些距离的划痕,小声给自己打气,“玉安还小,玉安努力吃饭饭,将来长高高!”
沈轻颜被她握着小拳头打气的模样萌到,笑嘻嘻逗她道:“小玉安将来长高高是要做什么呢?”
“玉安要做爹爹那样的大将军,玉安也要保家卫国,不让别人欺负爹爹!爹爹是大英雄,才不是坏人!”
玉安的声音脆生生的,稚嫩的小脸写满了认真,萧慎鼻子一酸,险些落下泪来。
——无论世人眼里的他是多残虐暴戾的恶面罗刹,只要有玉安的这句话,他没有什么不能豁出去的,没有什么不能忍受的。
沈轻颜默默拍了拍他的肩,从他怀里接过玉安,悄悄塞了张帕子给他,抱着玉安转身离开了。
萧慎握着手里的帕子,静静地站在一根普普通通的砖红色柱子面前看了良久。
一家三口的身高,正亲亲热热地挤在上面。
很多年后,这柱子上又多了许多新新旧旧的刻痕,就如同那些出现在彼此生命里再也不能割舍的人一样,任它时间如何流逝,回想起来的,都是与彼此度过的最珍贵最美好的日子。
***
“废物!”
细腻通透的翡翠镯子被不留情面地重重磕在桌角,裂开了一道细细的伤痕。
镯子的主人显然无心去心疼这极品的镯子,她面目狰狞地对下底下跪着的人勃然大怒道:“这点小事都办不好,本宫要你们何用!”
“皇后娘娘息怒,皇后娘娘息怒。”伺候的宫人们瞬间跪满了宫殿。
吴嬷嬷小声在皇后耳边耳语几句,皇后强忍着怒气睥了她一眼,垂下眼睛,不再开口。
挥退不相干的宫人们,吴嬷嬷对地下跪着的小太监说道:“你且说说,你当日如何办事的?”
“是。小的那日按照娘娘吩咐,把那药包递了进去。相府里近日多出了许多护卫,小的不敢随意进入,只听香兰说将她药撒进沈二小姐饭食。她亲眼见着小姐吃完了整桌午膳,但不知为何,并没有发作……”
“哼。”
皇后冷笑一声,转了转手里握着的菩提串珠,忽而手上一顿,右手撑着额头冷声道:“沈相,好你个沈相,深藏不露啊!”
吴嬷嬷见她是真动了肝火,赶忙对着小太监使了眼色,小太监得了暗示,从地上爬起来,轻手轻脚地退了出去。
走到皇后身后,吴嬷嬷轻柔地按揉着她的太阳穴,轻声劝道:“小姐息怒。没了这次,还有下次。他沈相防得住一次,防不住百次。咱们还有的是机会。老奴已经知会了喜嬷嬷,她自然知道如何去做,小姐尽管安心等着便是……”
拉到虚脱不得不连喝三天清粥的沈轻颜在床上痛苦窝成一团,百思不得其解:吃得也没啥不对的啊?怎么拉肚子——诶哟,不行了,又来了!
可惜咱们这位贤良淑德的皇后娘娘不知道,末世里吃惯了各种过期食品,又在各种剧毒丧尸群里摸爬滚打出来的人,可不是区区一包没经过提纯的砒霜就能轻易放倒的。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