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上香祈福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日子过得很快,一转眼,距离结婚就只剩下一个月了。
整个相府里堆满了装着嫁妆聘礼的箱子,大红双喜张贴的到处都是,前来恭贺的亲朋流水似的,其中不乏身居高位的官员。有苦难言的沈老爷和沈夫人每日强颜欢笑地处理着来往应酬杂事,瞧着日渐消瘦了许多。
自从上次偷溜出府差点被两个蒙面黑衣男子掳走,家里人看管得越仔细,萧王爷也谨慎起来,每日的锻炼暂缓,只等着婚礼结束再说。
于是很久没能成功偷溜出府的沈轻颜只能百无聊赖地蹲在树下戳地打发时间,一指一个坑印。
“颜儿——”
“娘?”虽说天天都住在一起,可这两月以来,沈夫人先是头疾发作修养了好些日子,后又忙着张罗婚事,两人除了早晚请安,见面的次数屈指可数。今日沈夫人突然来找她,倒叫沈轻颜有些意外。
“颜儿,快些去换身素净点的衣服。你瞧娘这记性,若不是你姨婆提醒,我倒险些忘了到日子去寺里上香了。”沈夫人一脸慈爱地拍拍沈轻颜托扶着她胳膊的手,“前日了悟大师游历归来,若是有缘,可得见上一面才好。”
沈夫人身边伺候的秋兰是个活泼性子,听了这话,在一旁笑着打趣道,“了悟大师日日诵经,真见了面,可不把咱们姑娘烦死了去?”
沈夫人玉指点点她的额头,嗔怪道:“我这身边就数你最牙尖嘴利,快些伺候小姐去更衣,错过了了悟大师讲经,你看我回来如何罚你!”
秋兰笑嘻嘻揉了揉额头,假模假样地双手合十行礼,“夫人莫怪,贫尼这就去。”
沈夫人被她夸张的模样逗得笑个不停,直到沈轻颜换好衣服出来才拿帕子擦了擦眼角笑出的眼泪,拉着沈轻颜的手左看右看,满意道:“娘的女儿果然是最漂亮的。”
“娘,马车备好了,咱们快些走吧。”沈大哥在门外催促,沈夫人叫秋兰先过去,又从自己头上摘下一只浑身通透的碧玉簪子,轻轻簪进沈轻颜发髻,“好孩子,咱们走吧。”
灵隐寺离沈府约有一个时辰的路程,许是这些天劳累过度,沈夫人上了车便一直闭目养神。
沈轻颜趁机戳戳身边的沈大哥,悄声问道:“大哥,咱们这是去做啥?”
沈大哥看了看对面闭着眼睛似乎是睡着了的沈夫人,压低声音解释道:“按照大梁朝的规矩,新娘子出嫁后便是夫君府中人了,即便日后夫君亡故也不能随意回娘家生活。所以出嫁前一个月,要去寺庙里上香为爹娘祈福,也是为自己祈福,祈祷自己日后与夫君相濡以沫。”
沈轻颜忍不住咂舌,“爹娘生病了也不能回去?”
沈大哥点点头,“新娘嫁出去就是别家的人了,没有再回去照料自己双亲的道理。”
见沈轻颜面有不满,他又道:“不过,民间里许多人不分得如此清楚。总归日子是夫妻俩过的,夫妻和乐便也没人去管这些规矩了。”
沈轻颜想想萧慎平日里的为人,不像是迂腐陈旧的,又转念一想,自己要是想回家,也没人能拦得住自己,便踏踏实实地把心放回肚子里,捏了块绿豆糕吃起来。
沈夫人眯着眼看两个孩子从上了马车就一直交头接耳说个不停,神情复杂道:“你们两个感情近日倒是更好了些。”
沈轻颜以为沈母是受了冷落不开心,忙放下手中的糕点,蹭到她身边,抱着她一只胳膊,卖乖道:“我与娘感情最好了!我以为娘累了要休息才跟大哥聊天的!”  
沈大哥对上娘亲复杂的眼神,心头猛地一震,微不可闻地叹了口气。 
灵隐寺今日信众不多,沈夫人疑惑地上前询问一个扫地的小沙弥了悟大师在哪里讲经,小沙弥还了一礼,恭敬答道:“施主,了悟大师明日未时三刻在宝华殿讲经。”
沈夫人一愣,随即懊恼道:“哎呀,瞧我这脑子,竟是记错了日子!”
“施主莫急,今日戌时智通大师与智源大师辩经,施主今日而来,必是有缘之人,自可前往一观。也可在庙中借宿一晚,明日听过了悟大师讲经后再行离开。”
大师辩经从不对外人,沈夫人闻言大喜道:“如此甚好,不知可还有空余斋房?” 
小沙弥道一声佛号,“施主,请随小僧来。”
去往斋房的路上,正遇上一名背影清瘦的清秀僧人在树下打坐。离他越近,沈轻颜感觉到体内的精神力越发充沛,越发能感知到身边活跃的土系元素。
越来越多的土系元素欢快地没入自己的身体,顺着静脉运转,一遍遍在体内循环,异能竟然隐隐有突破的迹象。
寺庙内灵气过于纯洁充沛,沈轻颜咬牙坚持了半刻,终究还是敌不过越发澎湃汹涌的精神力,陷入昏迷。
“二妹——”
“颜儿——”
昏迷前,她隐约看见那名正在打坐的僧人听到声音转过身来,快步上前将她打横抱起,右手手背上有一个深深的被牙齿咬过的痕迹。
“孟……孟小九……”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