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母女连心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回来了?”
一进大厅,沈夫人正亲自拿了碗筷摆放,抬头见着沈轻颜回来,笑着吩咐秋兰去喊老爷和少爷小姐们过来。
沈轻颜踌躇着站在门口,也不知该不该进。
沈夫人有些诧异,往常一听开饭,女儿早早就跑来坐下,唯恐漏吃了哪道,今日是怎么了?
“怎么了这是?谁惹我们颜儿不高兴了?”
沈夫人走到她跟前,温柔地拉起她的手拍了拍,“快坐下,今儿厨房特地做了你最爱的盏蒸鹅,食材都是庄子一早送来的,新鲜得很。”
“二姐!”
“娘,二妹。”
沈夫人笑着拉过那两个小的到身边,打趣道:“怎么,有二姐这些日子陪着玩得高兴了,连娘也忘了叫了?”
沈仲武笑嘻嘻拱手见礼,深鞠了一躬,刻意拉长了声音,“娘——”
沈轻瑗惯爱撒娇,娇声娇气地喊了娘,便张开手要她抱着。
沈夫人轻拍了下三少爷的脑袋,又一把抱起四小姐,“仲文,娘叫人送去的手炉你可看过了?可有制式上不妥帖的?”
沈大哥正偷偷打量着今日反常的蔫了吧唧的二妹,听着沈夫人问话,忙放下茶杯,“娘准备的,没什么不妥帖的。”
说完,又面带担忧地看了看身旁的二妹,沈夫人轻叹了口气,微微摇了摇头。
沈轻颜一脸不安地坐在凳子上,旁边是和乐融融的一家,显得她格格不入。
好在沈老爷很快来了,略说了两句便开席了。
晚膳的气氛很冷淡,少了沈轻颜这个话多的,整家人都吃得不香,大厨精心烹调的佳肴剩了不少。
“颜儿,你跟娘来一下。”
喝过了清口茶,沈夫人叫住准备离开的沈轻颜,“娘有些体己话想跟你念叨念叨。”
沈轻颜神情恍惚,半晌才微点了点。
“怎么了悟大师没一起回来?”
回了房,沈夫人神色自然地吩咐秋兰上茶,“再捡些小姐爱吃的点心来。晚膳用的不多,一会儿怕是要饿了。”
秋兰笑着应下,转身走了。
沈轻颜垂着头,不敢看她,“他……有事吧。”
沈夫人点点头,走到梳妆台前,从首饰盒里掏出个与她那一身素净清雅的打扮满是违和的金镯子,大约有茶碗口那么粗。
“这是颜儿当初闹着要的镯子,”她笑了笑,有些怀念地说道:“那会儿她见着四姑娘脖子上带着个长命锁,便吵着也要。她往常最怕老爷的,可那次即便老爷如何斥她那是小孩子的东西,大人不能戴,她也不松口,哭了好些日子。哭的老爷心疼了,叫人连夜打了这镯子,好歹哄着她露出个笑模样。”
低下头不舍地摸了摸镯子上精致的祥云纹路,沈夫人走到沈轻颜身边,拉起她一只手,轻轻套上镯子,“你瞧瞧,土气不?”
沈轻颜张了张嘴,话还没到嘴边,眼泪已经不争气地掉了下来。
“母女连心,你来了我怎么会不知道?”沈夫人拂了拂沈轻颜脸颊边的碎发,神色很是温柔,“何况那日颜儿跌得那么重,怎的睡了一觉便无事了?”
沈轻颜眼泪掉得更凶,用袖子捂着脸,不想让沈夫人看到自己的表情,带着哭声道:“娘……对不起……”
沈夫人叹了口气,将她揽入怀里,“我也曾恨过,怨过,窃喜过不是真的颜儿嫁去晋王府里。可我知道,你不是个坏的。”
“你刚来那会儿,娘借故头疾发作不肯见你,还特意支走了仲武和轻瑗,你可气娘了?”
沈轻颜摇了摇头,有些心虚地小声道:“那时候我不敢多问,怕你们看出不对劲来。后来糊里糊涂地定了亲,就想着糊弄过去这段时间,嫁出去了你们也不能管我了。”
沈夫人失笑,点了点她的鼻头,“你呀你,倒是我看走了眼,竟是个有心眼儿的!”
沈轻颜不好意思地摸摸鼻尖,“可是爹娘大哥小弟小妹都对我这么好,每天惦记着我,给我送吃的送玩的,大哥那么忙还特意每天下值后来陪我聊天,我不想再像做贼一样瞒着你们,后来就没再装过了。”
说着说着,沈轻颜她怀里抬起头,盯着沈夫人的神情,急道:“娘,你信我,一开始是我不对,但我真的后悔了!”
沈夫人揽她回怀里,“好好好,娘知道,颜儿不会一直瞒着娘的。”
顿了顿,她又有些感叹,“其实娘,应该谢谢你的。”
吸了吸鼻涕,沈轻颜不解地看着沈夫人。
“颜儿小时候痴傻,总叫大人们忘了老大其实也身子娇弱。往年这个时候仲文感了风寒只自己歇着,不愿让我们再多担心。小三还好些,往日里皮惯了,倒不用大人们操心。小四是女孩子,平日里被拘着,身子也弱……”
想着自己这四个孩子里有三个都是病弱的,沈夫人眼眶微湿,自责不已,“若不是当年逞强,不肯让人轻看了去,怀孕时也不愿歇着,你们也不会……”
沈轻颜慌忙从怀里扯出条白帕子,塞进沈夫人手里,宽慰道:“娘,这不是都好好的嘛,您别难过了。”
拿帕子沾了沾脸上的泪痕,握着沈轻颜的手摸了摸,沈夫人泪中带笑,“娘不难过,你们四个现在都好好的,身子一日比一日康健,娘有什么可难过的,娘该谢谢你。”
“咳咳。”
耳边传来一声咳嗽声,沈轻颜抬头一看,沈老爷有些不自然的站在门口,见二人看过来,别别扭扭地开口,“都说了?”
沈轻颜心虚低头,沈夫人要说的话被他打断,没好气地瞥他一眼,“我跟女儿说说体己话,你进来作甚,快些出去!”
沈老爷在女儿面前被落了面子,面色不爽,但也没离开,见她俩坐了屋里唯二的太师椅,便嘟嘟囔囔地去小圆桌边搬了个没靠背的圆凳,挤到沈夫人身边坐下。
离近了才看见沈夫人红了的眼,沈老爷一脸心疼地从怀里掏出个绣着“沈”字的帕子,“说就说,哭什么,不是说好了早晚有这一遭的?”
沈夫人不好意思地别过身, 不叫沈老爷搂着,自己拿着帕子抹了抹眼泪,娇嗔道:“女儿在呢。”
沈老爷只顾着心疼哭花了妆的沈夫人,看也没看坐在一边神色尴尬的女儿,“都是要嫁出去的人了,有什么不好意思的。”
沈轻颜莫名其妙地吃了满满一大碗狗粮,正寻思着要不要找个借口先行离开,沈夫人又拉住她的手,斟酌着开口问道:“今日还有件事想问问你的意思。”
沈轻颜忙坐正身体,“娘,您说。”
“想来姑娘也是有名有姓的,虽说姑娘现下在颜儿……”沈夫人顿了下,含糊地带了过去,“不知姑娘姓甚名谁,家住何方,父母若是建在,姑娘贸然改名换姓怕是不妥。”
沈轻颜想了想,“爹娘不想让我叫沈轻颜,那我就改名。”
沈夫人倒吓了一跳,看了眼沈老爷皱起的眉头,抿了抿嘴道:“不是这个意思,我们是真把你当亲女儿看待的,你愿意以颜儿的身份替她活下去,我们高兴还来不及,只是担心你父母那边……”
“爹娘,我亲生父母早就没了,末世一来,他们就死了。我没有名字,捡走我的人随意起了个叫沈六。”
沈轻颜不好意思地搓了搓脸,“我没啥文化,就觉得沈轻颜这名字特好听,娘,我……我不想改名……行吗?”
沈夫人素来心软,此刻见她顶着自己女儿的脸,那般小心翼翼地观察自己和老爷的表情,顿时心疼不已,“行,行,怎么不行呢?你喜欢就好。”
沈轻颜感激地冲她一笑。
一直听着没出声的沈老爷突然开口,“你刚刚说你来自,末世?那是什么地方?”
……
听沈轻颜说完末世的世界,沈老爷唏嘘不已,看她的眼神更怜爱了,“好孩子,你便安心呆在这里。晋王殿下那里你不用担心,我与他已经商讨过,他会保你周全。”
沈夫人点点头,又补充道:“你的陪嫁里有个叫沈老黑的,本是江湖中人。当年你爹救下他妻儿,他为报恩一直留在府里保护。他轻功甚好,若是晋王殿下待你不好,你便写信交给他,让他带回来,你爹定会想法子救你出来。”
沈轻颜乖乖点头,“爹娘你们放心,我跟萧慎见过面了,他女儿身子不好,他答应我如果我能治好他女儿,事成后他就放我离开。再说,我很厉害的,我能自己逃出来,你们不用担心。”
顿了顿,沈轻颜挠了挠头,面露不解道:“就是这个事成后,是啥意思啊?”
沈老爷和沈夫人对看一眼,眼里忧色更重。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