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末世王妃:开局我怒扒王爷裤带子 > 第四十七章 看什么看,没见过不孕不育啊!

我的书架

第四十七章 看什么看,没见过不孕不育啊!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玉安郡主的身体器官和神经都没什么毛病。”
收回手里的白色光团,孟卓凡神色有些纠结。
“那玉安怎么了?”
看出他的纠结,萧慎的喉结紧张地上下滑动了一下。
孟卓凡叹了口气,摇摇头道:“与其说是生病,不如说是衰老。”
萧慎一怔,“玉安才4岁半,怎么会衰老?”
“你是不是说过这毒,毒在虽然有解药,但是人还是会不断虚弱下去,最终虚弱而亡?”
“对,给玉安解药的人是这么说的。”
孟卓凡肯定点头,“那就对了,这毒应该就是在透支身体机能。表面上看没有大碍,但其实五脏六腑已经衰竭。这也能解释为什么身体再怎么强壮的人也只能活到半百,因为他的内里其实已经是百岁老人了。”
萧慎颓然地踉跄几步退道桌前,坐在圆凳上把头埋进双手,嘴里酸涩不已,“都怪我,都怪我大意,是我害了玉安……是我害了她们母女……”
沈轻颜无言地拍了拍他的肩。
孟卓凡沉吟了一会儿,又道:“不过,也不是全然无法。”
向前紧走两步,顾不得许多的萧慎一把握住孟卓凡的手,急切道:“你说!只要我能做到,什么都行!”
孟卓凡转向沈轻颜,“那就要靠你了。”
“我?”
沈轻颜指指自己,十分不解。
孟卓凡点头,“嗯。木系温养,最适合不过。”
“可木系只能养树,不能养人啊!”
房间内提前点了安神香,玉安这会儿睡得很沉。孟卓凡摸了摸她没什么光泽的头发,叹气道:“你知道基地里那群当官的老头子有段时间抓了不少木系异能者去实验室吧?”
沈轻颜一愣,“知道是知道,不过后来不是都放回来了?”
孟卓凡面露不屑,“你是没见到他们回来时的样子,一个个跟被狐狸精吸光了阳气似的,修养了大半年才能出门。”
见沈轻颜仍是懵懵懂懂的,孟卓凡叹了口气,直言道:“那群老头子里年轻的少说也有70了,你见过谁家的老人70岁了还能跑能跳能杀丧尸的?”
沈轻颜想了想,貌似基地里连50岁的人都很少见。
年纪大的要么出任务的时候行动迟缓被丧尸咬死了,要么队里的人嫌他们行动迟缓,直接扔进丧尸群里。
沈轻颜懂了,“你是说那些人是被拉去修复老头子们衰老的器官了?”
孟卓凡点头,“咱们基地木系异能者数量很少,估计是不够分的,所以他们才出现了精神力透支的症状。”
异能的事情萧慎听沈轻颜提过,两人的话他大概理解了七七八八,忍不住打断他俩,“那要如何温养?”
孟卓凡尴尬一笑,“这我就不知道了。不过异能使用的方法大同小异,尝试几次应该就能知道了。”
玉安的身体一直是个不定之数,沈轻颜虽然时常不太靠谱,但好歹也是一条生路。
萧慎犹豫了半晌,最终还是咬紧牙关应了,“那、什么时候开始?”
“呃……”
这下换沈轻颜尴尬挠头,“我……我还没觉醒木系异能呢……”
萧慎:“……”
合着闹半天你俩在这唬傻子玩呢?
***
由于沈轻颜以往觉醒异能的方式过于奇葩,孟卓凡一时也想不出如何才能激发木系异能,只得暂且带着沈轻颜念经清心,寄希望于经文的力量。
显然,沈轻颜命中注定与佛法无缘。
念了两天金刚经,别说激发新异能了,连速度系异能都差点忘了怎么用,还是孟卓凡作势要揍她,她才吓出了闪现。
此外,夫妻生活也受到了严重的影响。
唯恐她白天不能专心搞异能,晚间所有的娱乐活动全部取消。
对此沈轻颜颇有微词,晚上的快乐跟白天有什么关系?
可惜萧慎不为所动,坚决抵制诱惑。
当然了,白天其实也好不到哪里去。
除了上班时间,萧慎恨不得每分每秒都把她拴在裤带子上,每天下朝见面第一句话都是:“有了吗?”
搞得全府都知道王爷急着要二胎了。
第n次接收到下人们隐晦的朝自己肚子看来的视线,沈轻颜终于忍不住炸毛了。
“看什么看!没见过不孕不育啊!”
不孕不育?
喜嬷嬷耳朵一动,默默记在心里。
气呼呼的一脚踹开萧慎书房大门,沈轻颜大声嚷嚷,“萧慎!老娘不干了!”
书房内的众人:“……”
一名身着盔甲的将军很没有眼色地夸道:“王妃好身手!果然与王爷是绝配啊,哈哈哈。”
沈轻颜一眼望去,书房里除了这个没脑子将军,还有两个留着山羊胡的文人,见她进门,两人神色略显慌乱,不过很快又镇定下来。
“那草民就先行告退了。”
两个人恭敬地朝萧慎和沈轻颜行了礼,走了出去。
萧慎头疼地看着自己脑子缺根弦的部下站在一边乐呵呵傻笑,一点也没有避让的意思,不得不出声道:“陈将军,没旁的事,你便回去吧。”
“哦哦,那末将先告退了。”说完,又冲着沈轻颜露出一个傻笑,“王妃好身手,改日还请不吝赐教!”
沈轻颜没想到屋内还有别人,略显尴尬地搓了搓手,干笑几声道:“当然当然,陈将军慢走哈。”
陈将军心满意足地走了。
喜嬷嬷也终于气喘吁吁地追到门口,气还没喘匀,嘴里又开始念叨:“王、王妃,呼——不可、不可撩起裙子、在、在大庭广众下奔跑!”
沈轻颜微微一笑,“好的,我知道了。”
“砰——”
房门被猛地关上,差点挤到喜嬷嬷的鼻尖。
喜嬷嬷:“……王妃,注意仪态。”
书房内,晋王妃毫无仪态可言地一脚踩在萧慎坐着的太师椅扶手上,如何一个强抢民女的恶霸。
可怜的民女,哦不是,是可怜的晋王殿下神态自若,“谁又惹着你了?”
“你说呢?”
沈轻颜十分暴躁,“全府的人天天盯着我肚子看!还时不时露出同情的表情!烦死了!”
萧慎似笑非笑地端起茶杯抿了口清茶,“你是王妃,这种事还需要我出面?”
沈轻颜委屈又不满,“你不行,为啥要怪我?”
额角暴起青筋,萧慎咬牙道:“沈轻颜!谁不行了!”
“你行你上啊!我都多少天没有夜/生活了!”
说起此事,沈轻颜更不满了,“异能是说觉醒就觉醒的?一辈子觉醒不了还能一辈子不过夜/生活了?你这是本子倒置!”
萧慎默默看了眼自己没文化的王妃,幽幽道:“是本末倒置……”
沈轻颜一丝愧色也无,桌子拍得啪啪作响,“这是重点吗?!重点是夜生活!夜!生!活!”
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
显然,王府书桌的质量比起相府的要好上一星半点,至少在承受了五巴掌之后,才光荣牺牲。
书桌倒下溅起的灰尘背后,萧慎默默吞了口口水,浑身隐隐作痛。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