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末世王妃:开局我怒扒王爷裤带子 > 第五十五章 喜嬷嬷自己回来了

我的书架

第五十五章 喜嬷嬷自己回来了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谁呀!这么早!”
天才蒙蒙亮,王府大门被叩响,门房骂骂咧咧地提起裤子前去开门。
门房从门洞里探头一瞧,大门外赫然站着一位脸色铁青的老妇,身上还粘着几片菜叶子。
门房顿时惊讶道:“喜嬷嬷?”
喜嬷嬷自打入宫就没受过这样的委屈,咬牙道:“王妃呢?”
沈轻颜和萧慎还在睡梦之中,容嬷嬷被冻了一夜,整个人面色青紫发抖不止,皇后派来的几个宫女怕她真出什么意外不好交代,慌忙给她准备热水沐浴。
今日当值的冬青悄悄把杜若拉到一边,“姐姐,要不要告诉王妃一声嬷嬷回来了?”
杜若心知王妃向来是不喜喜嬷嬷的,估摸着王妃应该也不记得喜嬷嬷没回来的事情,何必自讨没趣反而得王妃白眼,便摇了摇头,“喜嬷嬷的事你就不用管了,辛夷比咱们懂得多,又与嬷嬷交好,她会处理好的,咱们做好分内之事就好。”
“是。”冬青懵懵懂懂地点了点头。
杜若猜的没错。
虽然前一晚两人临睡前还说着明日一早让福乐进宫跑一趟,把喜嬷嬷带回来,但一夜过后,沈轻颜瞬间忘得一干二净。而萧慎,不知出于什么目的,也没有提起。
所以,当晚膳时神色憔悴的喜嬷嬷突然出现在自己眼前时,沈轻颜惊讶不已,“喜嬷嬷,你晚上去挖煤了这是?黑眼圈快掉到裤腰带了!”
喜嬷嬷默默看了一眼不知是在做戏还是真不知道漏下自己的王妃,面无表情道:“王妃,老奴走了一个时辰才出宫。”
“呃,这样啊……嘿嘿,嘿嘿……”
沈轻颜干笑几声,忽而又好奇道:“从宫门到家里不还得半个时辰路程,你也是走回来的?”
喜嬷嬷哀怨地盯着沈轻颜,直至沈轻颜心虚地撇开目光才幽幽开口,“老奴正遇上每日给王府送菜的牛大,牛大好心,顺路送了老妇一程。”
“哦~”
一声“哦”被沈轻颜说得婉转悠长,颇有意味。
那是一个星光点点的夜晚。
一位孤苦伶仃的老妇,独自走在伸手不见五指的回家路上。
身后不时传来阵阵吼声,吓得瑟瑟发抖的老妇加快了脚下的步伐。
希望就在眼前,老妇满怀希望地奋力推开面前朱红色的大门,可谁知,迎接她的,又是一眼望不见尽头的黑暗。
经过一个多时辰的艰苦跋涉,老妇终于体力不支晕倒在路边,正当她陷入绝望时,一位好心的大叔踏着黎明的曙光从空中缓缓落在她的身前。
视线相对的那一刹,他们彼此的早已不再颤动的心如同过了电般颤抖起来!
她望着他,啊!他那每一丝饱经风霜的皱纹都写满了睿智。
他望着她,啊!她那每一缕苍苍白发都诉说着寂寞。
当世界皆是黑暗,你!便是我的阳光!
两人执手相望,彼此间流淌的浓浓爱意温暖了这个冰冷的秋日清晨。
他和她迎着朝阳奔跑,那是他们逝去的青春!
啊!青春!
沈轻颜不禁热泪盈眶,感动地执起喜嬷嬷粗糙的双手,“喜嬷嬷,这些年你辛苦了!追爱的路上有你有我,我们永不言败!”
不知道王妃想象了些什么,望向自己的眼神诡异而热切,嘴角还挂着一丝猥琐的微笑。
喜嬷嬷打了个寒颤,默默后退了两步。
“话说回来,小六子有阵子中了邪似的,老是说些听不懂的话,什么清晨的露珠和你,傍晚的霞光和你,午夜的凶铃和你什么的,被老高一顿胖揍才好。”
穿着迷彩服的寸头男人翻了翻手里拿着的青春疼痛文学,“原来是看了这玩意儿啊!”
高瘦的男人推了推瘸了一条腿的眼镜,随手翻开一页,一字一顿地读出了声,“心一动,泪千行。”
寸头男人手里忙活着整理房间,嘴里还忍不住吐槽,“什么玩意儿?心不动,你家人就得泪千行了!”
“离开你的那一天,我的左心房停止了跳动。”
“这边建议远离烟酒浓茶咖啡|因哦亲亲!”
瘦高个男人:“……怪不得高教授隔天找孟卓凡打了一架。”
“关小九啥事?”
瘦高个把书翻到第一页,空白处赫然写着:“送给我傻了吧唧没有爱情滋润估计这辈子嫁不出去只能靠青春疼痛文学脑补的亲爱的小六子。——by你威猛霸气的孟哥。”
***
隔天,长公主的事就定了下来。
明面上说得是长公主去灵隐寺带发修行,为国祈福,驸马的事情只字未提。
虽然萧慎一早也有预料,可听到圣旨的时候还是忍不住在胡同里偷摸套了驸马麻袋,揍了他一顿。
当时是爽了,后果就是被景帝勒令禁足一月。
仗着景帝对于驸马养外室这事儿颇有微词,在勒令禁足的第三天,萧慎就带着沈轻颜就偷偷摸摸地去灵隐寺见长姐了。
临走前,萧慎不舍地站在长姐诵经的大殿门口望了许久,“了悟大师,长姐就拜托给你了。”
长公主进寺当天和孟卓凡深聊了几个时辰,孟卓凡一方面感叹于长公主高节大义,另一方面对于她提到的功德一事也很有兴趣,便破天荒地没有怼他,而是感慨道:“长公主实乃巾帼英雄,贫僧自会尽所能护长公主周全。”
萧慎狐疑地盯着满脸赞叹之情的孟卓凡,看得他浑身炸毛,“看什么!”
“你今日怎么如此好说话?”
孟卓凡立马送上白眼一双,“你有病啊!沈小六!你还不管管你男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