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末世王妃:开局我怒扒王爷裤带子 > 第七十二章 冬狩第一日圆满结束

我的书架

第七十二章 冬狩第一日圆满结束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鹿血被盛在酒盏大小的碗里,大约有两口的量。
景帝率先一饮而尽,接着便是皇后、后妃和皇子们。
新鲜的鹿血带着一股浓郁的腥味,让许久没打过丧尸的沈轻颜胃部略感不适,而一旁的娴妃更是不住作呕,只抿了一小口就示意侍女撤下去。
皇后淡淡道:“与民同乐,与民共苦,娴妃,记好你的身份。”
娴妃闻言脸色惨白,嘴唇不停翕动,终是咬了咬牙,一饮而尽。
勉强咽下去后,胃里一阵翻腾,血腥味不断上涌,娴妃喉头一紧,强忍着呕吐的欲望,朝景帝福了福身,“臣妾失仪,还请皇上赎罪。”
景帝皱了皱眉,没说什么,只挥了挥手,让她先去休息。
娴妃顶着一张苍白的脸惨然离去。
萧慎暗自可惜,这位上月刚刚产下一子的新晋娴妃娘娘恐怕是再不能得圣恩了,连带着她的孩子打一出生便失了父皇宠爱,只怕往后的日子……
“萧慎,萧慎!”
耳边传来沈轻颜小小声叫自己名字的声音,萧慎回过神,就见父皇身边最得宠的常公公正笑呵呵地捧着一碗鹿肉,“晋王殿下?”
接过鹿肉,萧慎道:“多谢。”
雄鹿不算小,但分完将士们后,皇子们一人只得了两份巴掌大小的肉块。不过,新鲜的鹿肉肉质细腻,在御厨的巧手下很快就散发出诱人的香味。
沈轻颜咽了咽唾沫,离御厨更近了些。
烤制后的鹿肉汁水四溢,瘦肉多结缔少,嚼起来毫不费力,沈轻颜两口就吃完属于自己的部分,眼巴巴地瞅着萧慎盘子里为数不多的肉片。
筷子轻轻落在鹿肉上方,沈轻颜的视线紧紧追随着萧慎的右手,眼看他夹起一片鲜嫩的鹿肉在空中轻轻抖动两下,几粒芝麻应声落进碟子。
“咕咚——”
是咽口水的声音。
萧慎幽幽地看了看张着大嘴紧盯着自己的王妃,默默放下筷子,将盘子推到她面前。
沈轻颜一愣,“你不吃了?”
萧慎点了点头,沈轻颜欢呼一声,立刻把盘子搂进怀里,躲到桌子的一角,“你说得哦!都给我啦!”
萧慎无奈地把她拉回原位,将盘子放回桌上,“不抢你的,你吃吧。”
简单地用过午膳后,便迎来了此次冬狩的重点——尚武演练。虽说名为演练,但其实与末世前的阅兵式并不一样,与其说是演练,不如说是比赛规定时间内谁捕获的猎物最多。
开始之前,由官员设立标志,点燃野草计时,同时向参加的将士们宣布规则和注意事项,击鼓后正式开始狩猎。待野草焚烧完毕后,狩猎便结束了。
等待将士们满载归来的时间格外漫长,沈轻颜在观礼台坚持了没一会儿,还是忍不住打起了哈欠。
嘴还没合上,刚刚从晕车状态中恢复过来的喜嬷嬷在身后严肃提醒:“王妃,注意仪态。”
收回哈欠,挺直腰背,沈轻颜微笑向台下带着猎物回来的将士挥手示意。
演练一直持续到傍晚,借着朦胧地天色,负责的官员在台下清点数量。
众将士可谓满载而归,不仅有野鸡、野兔、狐狸等小型的猎物,甚至还有人扛回了一整头的黑熊。
沈轻颜暗自和萧慎吐槽:这熊简直倒霉到了极点,正冬着眠呢,眼睛还没睁开,小命就丢了。
倒霉是倒霉了点,不过熊掌还是很味美的。
晚膳统一分配,每位皇子分得了一整只野鸡,小孩子们每人又额外得了一小块熊掌。
玉安一整天不是在喝奶茶就是在吃糕点,小嘴一直没停过,到了晚膳时间,自然是一口也吃不下了。
笑眯眯把熊掌推到妈咪面前,沈轻颜客套推辞了一下,然后迎着萧慎无语的目光,以一副义不容辞的姿态一口吞进肚中。
整顿晚膳就尝了个鸡翅膀的萧慎暗自庆幸:还好自己提前准备了不少吃食,不然别说今晚了,恐怕明后两天都得饿着肚子狩猎去了。
天色渐晚,冬狩第一日的仪式终于落下了帷幕。
从第二日起,便是君臣们亲自上场的狩猎时间了。
沈轻颜用过晚膳就不知道带着玉安跑哪儿玩去了,身边有稳重的暗卫队长和暗八跟着,萧慎倒也不担心,随意寻了本书,安稳地呆在帐篷里看了起来。
打扮成侍卫模样的暗三走了进来,抱拳道:“王爷,着火的院子的主人查出来了。是礼部郎中宋大人养的外室。”
萧慎“嗯”了一声,翻了一页书册,“起火原因查到了么?”
“失火,据去过现场的捕快所说是蜡烛点燃了床幔,下人睡得太沉,没发现。”
“哦?”萧慎冷道:“火烧到身上还能一声不吭,当真睡得太沉。”
“小的偷偷去看过,尸体浑身焦黑,除了勉强看得出是名女子外,其余的什么也看不出。”
萧慎沉吟片刻,“你再去查查,这位宋大人和谁私下里来往密切的,找几个人盯着。”
“是。”暗三拱手领命。
“暗四,你去查查这位姑娘,在城里如此精心地养着,想必不是常人。”
“是。” 暗四颔首。
“萧慎,萧慎?你在不?”
暗卫们瞬间消失,萧慎慢条斯理地理了理袖口,下一秒,沈轻颜一头闯进了帐篷。
沈轻颜不满,“诶你干啥呢?我叫你咋不应一声?”
“怎么了?”萧慎问。
沈轻颜老实道:“哦,明天不是要开始打猎了么,我寻思问问你要不要带啥,我先提前准备一下。”
萧慎想了想,觉得自己对于沈轻颜还是不能过于自信,于是说:“贵女们向来很少参与围猎,不过梅妃娘娘素来喜好骑马狩猎,你若想去,便让喜嬷嬷去问问梅妃娘娘身边伺候的宫女,她们懂得多些。”
沈轻颜想了想,问:“一定得是喜嬷嬷去问吗?”。
“她在宫里伺候过,知道规矩。”
“呃……那恐怕有点难度……”沈轻颜挠挠脸颊,“估计她明天才有空。”
萧慎顿生警惕,“你又把她怎么了?”
“没有啊,”沈轻颜摆出一张无辜脸,向身后的大树下一指,“那不在那儿嘛。”
萧慎眯着眼睛看去,隐隐看到树下有团阴影,狐疑道:“她在那儿作甚?”
沈轻颜理直气壮,“喜嬷嬷年纪大了,在树下睡着了呗!”
萧慎:“……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又把她打晕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