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七章 冬青之死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冬狩最后一日,祭拜天地。
沈轻颜同情地看了看身边盛装打扮的太子妃,一头发髻梳得极高,头上的珠翠少说得有十斤重——这还是狩猎专用简略款。
暗自担心她走着走着会不会整个倒下来,沈轻颜暗搓搓走到离她老远的地方,任凭萧慎如何打眼色都坚决不靠近。
祭礼开始,国师持香跪拜后,交由景帝手中。
“……为田除害,供宗庙、集士众也。今日杀禽助祭,以敦孝敬,吾辈当安不忘危,治不忘乱……是以与民同乐。”
文言文对于语文向来不及格的沈轻颜来说实在晦涩难懂,认真听了没一会儿就忍不住开起了小差。
“诶,你觉不觉得国师老是往咱们这边看啊?”
萧慎低着头默默离远了半步,祭天是国之大事,在场众人十分恭谨,无人敢四处张望。
而自己身边这位又是哈欠又是抖腿的……真当国师是瞎子么?
得不到萧慎的回答,沈轻颜只得无聊地继续盯着国师出神。
台上的国师大人不知怎的背后发凉,猛地打了个激灵。
咽了咽口水,国师大人偷偷向台下望去,一片乌泱泱的头顶中顶着双死鱼眼的晋王妃分外显眼。
国师:……突然感觉脖子好痛。
轮到自己念词的时候,速度逐渐快到飞起。
台下众人茫然:今年的祭礼比往年结束得快好多呢……
***
“干嘛!”
沈轻颜被孟卓凡盯得浑身发毛。
得知沈轻颜冬狩时觉醒了水系异能,孟卓凡连夜赶来了晋王府。
“小六子,真有你的,”孟卓凡不住咋舌,“为了吃烤鱼激发了水系异能,沈大强都没你强。”
沈大强是沈轻颜和孟卓凡在末世时的队长,一名金系异能者。
正出任务的末世小队刚刚在车上吃过午饭,沈大强在迷彩裤上擦了擦手,又挠了挠寸头,“老五,你还吃不吃了?”
瘦高男人摇了摇头,优雅地擦了擦嘴,然后把手里金铜色的勺子两面擦得干干净净地递给他。
手指在上面轻巧地捏了几下,勺子瞬间被沈大强捏成了一颗空心的子弹。
从裤兜里掏出一个白色的纸包,沈大强小心地展开,里面是一些粉末,闻起来有些火药味道。
慢慢地将粉末倒进空心子弹里,牢牢封紧子弹尾部,一枚末世特制丧尸专用子弹就完成了。
“嘿嘿,不错吧,我这技术,杠杠的!”沈大强得意挑眉。
老五无语。
“哎,天才的世界你们常人不懂。”沈大强啧了一声,“你还不知道我怎么觉醒异能的吧?我跟你讲讲啊!就是末世来的那天啊,我——”
“因为想吃薯条但是没有用来漏油的筛子所以在脑子里想象了一下漏网的形状然后手里握着的金属栏杆突然就变成了漏油网。”瘦高男人捏住沈大强的嘴,面瘫脸道:“住嘴。这是第502遍了。”
沈大强委屈。
沈轻颜也委屈,啥时候异能的觉醒方式还分三六九等了?能用就是好异能呗!
孟卓凡一口气喝完了茶杯里的茶,把空茶杯放在她手上,“你试试能不能灌满这个茶杯。”
沈轻颜一只握紧杯子,屏气凝神,调动精神力在经脉游走,随后伸出食指指尖对着空空的茶杯,水滴凭空从指尖冒出。
一滴,两滴,三滴。
孟卓凡:“……没了?”
“呃……”沈轻颜挠了挠脸颊,“一滴也不剩了……”
孟卓凡无语,“说好的能炸鱼呢?”
沈轻颜想了想,“要不你扛个水缸来?”
孟卓凡呵呵一笑,打开空间大门,伸手进去一翻,一个盛满米的米缸原地出现,肚子右下角刻着一个丑萌丑萌的“福”字。
“!!!”
沈轻颜愤愤,“我就说这米缸咋找不到了!沈大强非说是我偷吃了,老高还真信了!我再能吃也不能吃土啊!害我背这么久黑锅,气死我了!”
孟卓凡幽幽道:“真没吃过?”
“呃……”沈轻颜望天,“那不是二哥骗我是巧克力么……”
孟卓凡摆摆手,“行了,打水去吧。把这缸子灌满了,你再给我表演个炸鱼。”
说完,从怀里掏出个木鱼,两腿往凳子上一盘,闭目诵经起来。
沈轻颜:“……”
心中默念清心咒三遍:医生惹不起医生惹不起医生惹不起。
然后微笑起身,出门,关门。
“王妃,您有何吩咐。”
门合上的瞬间,房顶上飞下个暗四。
沈轻颜干笑几声,“没,没事,我就是,呃……”
挠挠脸颊,转转眼珠,“啊对!我就是有点无聊,我想去花园走走!呵呵呵呵……”
暗四疑惑,王妃自打嫁进来,前院的花园就去过一次,还是因为那天突然想吃鲜花饼了。
不过内心再怎么不解,暗四仍恪守职责,领着沈轻颜往西苑前侧的花园走去。
"那个……"
到了荷花池附近,沈轻颜瞅瞅身后寸步不离的暗四,“要不,你先去一边等我?”
暗四拱手道:“王妃,荷花池附近栏杆低矮,您可要当心。”
“嗯嗯嗯,你快走吧,我小心着呢。”
沈轻颜丢下暗四,自己走到荷花池旁蹲下。
腊月隆冬,水面上结了一层厚厚的冰,空气里没有感受到水元素的存在,沈轻颜便尝试着与荷花池里的水元素建起沟通。
水元素是个胖嘟嘟小水滴形状的团子,夏季里十分活跃,冬季里天冷结冰后便不爱动弹,懒懒散散地与其他水元素挤成一团。
沈轻颜将精神力化成一个触角,轻轻地戳了一下其中一颗水元素圆滚滚的小肚子,水元素敷衍地朝她飞了半寸不到的距离,然后又快速挤回了大部队。
沈轻颜想了想,将精神力织成细密的网兜,用撒网捕鱼的动作捞起了数百颗挤挤挨挨的胖元素。
精神力包裹着的水元素透心凉,甫一入经脉,沈轻颜就猛地打了个寒噤,“妈耶,好冷!”
“喀嚓——喀嚓——”
暗四一惊,脚下轻点,瞬间赶到沈轻颜身边,警惕地观察着冰面。
只见冰面突然出现了巨大的裂痕,而荷花池的一侧,一整块完整的结冰居然凭空消失不见了。
暗四警觉道:“王妃,请您后退,水里恐怕有问题。”
沈轻颜紧了紧披风,哆哆嗦嗦地说:“没没没事,我我我我先回去了,好好好冷……”
“是,小的这就护送您回房。”
暗四暗自松了口气,王妃今日倒是格外好说话,大概是天太冷了吧。
“怎么样?”孟卓凡睁开眼,“水打回来了?”
沈轻颜连披风都来不及解开,哆哆嗖嗖快步走到米缸旁,飞快地释放出精神力——
“砰——”
一大块完整的冰坨砸进了米缸,溅起的小碎冰渣糊了孟卓凡一脸。
孟卓凡:“……”
就很气。
***
“小姐,小姐,不好了!”翠玉气喘吁吁地跑进卧室,神色慌张。
上午被孟卓凡逼着练习水系异能,累了个半死,沈轻颜吃过午饭便午睡了一阵子,这会儿刚从床上爬起,见状懒散地“嗯”了一声,问:“咋了?”
翠玉急得直跺脚,“小姐,您还有心思午睡呢!刚刚侍卫们打荷花池里捞上来一具女尸,管家说,这段日子只有您今日上午去过!”
沈轻颜一惊,“啥?捞出了个啥?”
“今日不知怎的荷花池的冰面碎了,一个侍女瞧着冰面上飘着件衣服便找人去捞,谁知道捞起了一具女尸,瞧着模样,像是,像是……”
“像是啥!你快说啊!”沈轻颜急道。
“像是、像是您身边的冬青……”
正在这时,福乐太监走了进来,面色不太好看,“给王妃请安,王妃,王爷请您去书房走一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