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末世王妃:开局我怒扒王爷裤带子 > 第九十三章 惹谁都别惹洁癖的医生

我的书架

第九十三章 惹谁都别惹洁癖的医生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一盆盆井水被打了上来,在阳光下地照耀下,每盆都泛着诡异地淡粉色。
萧慎站在厨房门口,脸色愈发难看。
其余院子里的水井都一一验过无毒,只有厨房的这口井,不用验也知道其中必然有问题。
萧慎怒火中烧,“你们眼睛都瞎了不成!这样的水还敢为王妃泡茶!”
“王爷息怒——”
“息怒?本王倒是想要息怒,王妃与谷小姐如今扔昏迷不醒,你们说说,本王该如何息怒!”
众人噤若寒蝉。
水盆旁,暗卫队长收回未曾变色的银针,拿出几张宣纸折成漏斗的形状,呈了一些井水,放入其中。
半晌,一层层宣纸染成了淡粉色,水已然变得清澈。
“王爷,这井水无毒,只是有人投入了什么染色的东西。”
“无毒?”萧慎皱眉,“那谷小姐是怎么回事?”
孟卓凡也不解地蹙起了眉头。
忽而,两人不约而同道:“茶水!”
穆娅柔曾经提到过,谷秀秀喝的茶水是侍女提前倒好放在桌上的。
三人之中只有沈轻颜喜欢喝凉茶,而知道她这个习惯的侍女们,总会提前备好一杯茶水,以防王妃口渴时没有凉茶喝。
也就是说,谷秀秀实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误喝了给沈轻颜备下的毒药,而穆娅柔不知是喝的剂量不够还是茶壶内并没有投毒,逃过一劫。
——又是冲着沈轻颜来的!
二人猛地一惊,不好!沈轻颜现在还在院内睡着,若是有人想趁机下手,那——
“小样,敢暗算姑奶奶我!你胆子倒是不小!”
院子里,地上躺着个小厮打扮的男子,沈轻颜单手叉腰,正一脚踩在被打到鼻青脸肿的男子身上。
“沈轻颜!”
“小六子!”
二人急吼吼冲了进来,沈轻颜拍拍手上沾到的灰,踢踢脚下晕头转向的男人,“你们来得正好,这小子居然想暗算我!”
“没受伤吧?”萧慎凑过去,小心地翻看沈轻颜的手,“有没有不舒服?”
“没有没有,就是手打得有点累,这小子还挺抗揍呢!”沈轻颜任由他在手上腿上摸来摸去,笑眯眯的。
孟卓凡原地纠结了一小下,目测二人身边没有自己的位置,于是很识趣地去看地上躺着的贼人了。
这人也是倒霉,屋内闹成一团的时候他不在这里,根本不知道具体发生了什么。
等到进了院子,沈轻颜神志不清地躺在椅子上,谁能想到这家伙其实是精神力透支昏睡过去了?
不过是凑过去探个鼻息的功夫,自己蒙了吧唧地就被撂倒在了地上。
沈轻颜手劲儿多大啊,萧慎这种练家子都扛不住她一顿胖揍,这人被揍了好几下连个求饶的话都说不出,这会儿听到王妃夸自己抗揍,一口老血汹涌喷出。
孟卓凡正蹲在他身边呢,没注意,被这口老血喷了个正着。
医生嘛,多多少少都有那么一点点洁癖。
脸“唰”的一下拉得老长,孟卓凡顶着双死鱼眼一拳砸上他脑袋。
吭都没吭一声,那人顿时就软成了面条菜。
沈轻颜悄悄扯扯萧慎袖口,“千万别惹医生,医生打人一点儿痕迹都没有!沈大那头猪每次招惹了他,晚上睡觉的时候都被揍好惨,但是早上起来身上愣是连个淤青都没有,还以为自己是做梦打了套军体拳呢。”
——这都是血与泪的教训啊!
死鱼眼望过来,沈轻颜立刻闭嘴抬头望天。
萧慎喉结上下滑动了一下,望天默默思考以前自己有没有得罪过他的地方……
“王爷,这人要怎么处理?”外男留在王妃院子里毕竟不是个办法,暗六在老大的暗示下,苦着脸上前问道。
“先带下去问话吧。”
“是。”
暗卫队长上前一步,利落了卸了男子下巴,顺便将人里里外外摸了个遍。
“这么劲爆的吗?”沈轻颜目瞪口呆。
“想什么呢!”萧慎无语,“不过是检查他身上有没有毒药罢了。”
“我知道我知道,”沈轻颜笑眯眯,“开玩笑嘛!缓解一下尴尬的气氛。”
——可是真的不好笑啊!而且气氛明显更尴尬了好吗吗吗???
暗卫队长从业近二十年,向来是走心狠手辣路线的,这会儿居然感到十分辣手,呆站在那儿完全下不去手……
沈轻颜见地上的人手指动了动,出声提醒道:“诶,他要醒了!”
另一边,洁癖的孟卓凡用水蘸着帕子擦拭了半天,血迹仍然没有一丝松动的痕迹。
于是怒气冲冲地走了回来,对着地上的人,又是愤怒的一拳。
那人恰巧偏了偏头,这一拳打歪到他的脸颊上,一颗后槽牙被打飞了出来,正正好好落在了孟卓凡的头上。
没有头发的脑袋没有摩擦力,后槽牙顺着他光滑的头皮蜿蜒而下,在大师漆黑如锅底的脸颊上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
“退退退退后!”沈轻颜机警地拎起萧慎的裤带子一个闪现就闪出了大门。
孟卓凡缓缓靠近,脸上还挂着残忍的微笑,宛若一个丧心病狂强抢民女的大反派。
地上的民女——哦不是,是被卸了下巴的贼人,疯狂摇头挣扎,可惜被沈轻颜揍得太狠,挣扎了半天也只将将移动了一寸的距离,“唔唔唔唔唔嗷啊!!!”
“等——”
“呵呵。”孟卓凡微微一笑,然后优雅地一个后踢。
“嗖——”
一道完美的抛物线,从院子的这头落到了院子的另一头。
“阿弥陀佛,善哉善哉。”
暗卫队长默默咽了口唾沫,收回了想要上前阻止他动作的右腿。
门外的萧慎:“……所以,我们接下来要怎么查案?”
“嘘——嘿,嘿嘿。”
沈轻颜傻笑着看着仙风道骨一副宝相庄严模样的孟卓凡施施然从门口走出来,点头哈腰道:“慢、慢走啊孟大哥……”
孟卓凡微微一笑,十分瘆人,“阿弥陀佛,没旁的事,贫僧便先回灵隐寺了。”
“是、是,那啥,萧慎你快送送他!”
沈轻颜怂兮兮地推了一把萧慎的腰,“快去准备马车!”
孟卓凡幽幽地看着她,直把沈轻颜盯得浑身发毛才收回目光,叹了口气,“小六子啊……”
“在!”
沈轻颜的心顿时拔凉拔凉的,瞬间站得笔直,就差敬个军礼。
“你要是……”
“王爷!贼人醒了!”
“啥!”沈轻颜大喜过望,“放着!我来审!”
孟卓凡:”……
“那个……”
被沈轻颜丢在门口与脸色铁青的孟卓凡面面相觑的萧慎斟酌开口,“要不,大师你也来旁听一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