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无从解释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老余本来是要把齐筝直接送到学校门口的,就停在沈之冰之前等她的位置。齐筝却提前就喊停,非要停在八百米开外。

老余显然觉得为难,没有解锁车门。齐筝知道他在顾虑什么,打包票说:“别担心,这么小的事,你不说,我不说,谁会知道呢?”

“可是,沈总她……”

“沈总不会在意这些的,她哪有空管我下车后走了多少米。”

说的有道理,像沈之冰这种时间如金子般珍贵的人,的确没空理会这个。

只不过一旦被沈之冰知道,肯定是要算他不够尽责。

毕竟在沈总手底下做事,都必须要做到尽善尽美,不允许偷工减料,更不允许敷衍潦草。

“齐小姐,今天是我第一次送你回校,你还是让我把你送到门口吧。以后你想要提前下车,我都答应你。”

老余都这么说了,齐筝也不好为难他。都是打工人,混口饭吃不容易,她没必要连累别人。

校外停了辆宾利也不是特别新鲜的事,有专职司机开门也不是头一回见,但从车上下来的人是齐筝,这还真是让刚从外面买了烤串回来的辅导员感到意外。

关于齐筝有个贵人亲密朋友的传闻在很久以前就不是秘密,那时候林沐云还没出国,偶尔会接送齐筝。但林沐云性格张扬,开的都是颜色吸睛的跑车。今天这车,不太像她的风格。

辅导员站在远处观察了一阵,见只有齐筝一人下车,而且并未逗留就朝校园走。车子从辅导员面前马路开过的时候,她特地多看了两眼,除了司机再无别人。

已经有好长一段时间没看到齐筝跟什么人往来了,大部分时间她都待在寝室里,连找工作都不上心。原本辅导员也从没操心过齐筝,既然有个开限量版跑车的贵人朋友,还愁找不到工作?谁知等到其他人都陆续交了三方协议,齐筝仍是没反应。

回了寝室,齐筝甩开背包,靠在椅子上,觉得真累。虽说今天来去都有专车,钱包里还收获了一张所谓无限额的黑卡,可是她半点也高兴不起来。

去过沈之冰的别墅,又收了她的卡,坐了她的车,从今以后她们的关系就解不开了。一想到那该死的恋爱合约,齐筝就想把原主给狠揍一顿。

辅导员这时候突然给她打电话,齐筝怔愣了一下才接起来。

“齐筝,打扰你一下,想问问你最近工作找的怎么样了?”辅导员仍是非常富有耐心,声音也很温柔,但齐筝能想象出她内心的急躁。

“哦,今天出去面试了。”

电话那头显然对于这个消息十分兴奋,隐含期待又问:“感觉如何?”

“勉强还行。”

“是什么样的单位呢?要是你不太了解的话可以告诉我,我帮你找资料一起分析一下?”

齐筝无奈撇嘴,辅导员比她还要上心找工作的事。

“是沈氏集团。”

“沈氏集团哪家分公司啊?”辅导员当然知道沈氏,不仅知道,每年学校的优秀毕业生大部分都冲着这家公司去的。

虽然总部在海城,但沈氏集团不仅在全国各地有分公司,在海城当地也有不少业务独立的分支。无论进入哪家,都是很好的去处。

“应该是总公司。”

齐筝想起沈之冰那张冷脸,还有那总是被强调的沈总裁的称呼,就对沈氏集团没有好感。

辅导员却恰恰相反,听她这么说,几乎不敢相信。

“齐筝,你不是在开玩笑吧?你真去沈氏集团总部面试了?这么多年了,我还是头一回听说沈氏总部招聘本科应届生。”

齐筝只想快点结束这个电话,真怕辅导员激动过度,直接跑来当面指导她。

辅导员果然有点上头,语速也明显加快:“今天面试你的人是谁啊?”

虽然没有应届生能进入沈氏总部,但这么多年来海大的优秀校友们在里面的可不少。每年校庆,总能请来几位做宣讲,说不定还能内部推荐一下齐筝。

如果齐筝成为第一个被沈氏总部录取的本科应届生,那么就不仅仅是就业率达标的问题了,这可是加粗的成果埃

沈之冰那张冷淡的脸又浮现眼前,齐筝淡淡吐出一口气:“沈总裁。”

电话那头沉默了一阵。

“你是不是搞错了?我听说人力资源部的副总也姓沈,所以是沈总,不是沈总裁。”

齐筝知道辅导员不会信,只能说出全名:“我没说错,今天跟我见面的人,的确是沈总裁,沈之冰。”

这下不再有歧义了,沈之冰的名字在海城没有人会不知道,尤其是海大金融学院这种地方。

这下辅导员彻底哑火了,有些不确定但还是很想确认地问:“所以今天送你回来的那辆车,也是沈总裁派的?”

齐筝皱眉,果然还是被人看到了。

“是她的车。”

沈之冰这么强势,她说的话就等同于命令,根本不给什么商量的余地。齐筝也知道今后那辆宾利轿车会频繁出现在海大附近,也早晚会被更多人看到。

与其被人在背后指指点点,倒不如先发制人,找一个相对合理的理由。虽然听上去也觉得过于装13,但大千世界无奇不有,说不定真有人信了呢。

果然,辅导员还真有点信了。

“难怪你之前一直那么淡定,万事不着急,我就知道你有大招。”辅导员总算是放心下来,如果能进沈氏总部,那还要面试其他公司干啥。

一千家其他公司也比不上一个沈氏总部啊,何况还是沈总裁亲自面试,又派车送回学校,这个待遇一般人都不敢想。

齐筝平时在学校不起眼,但她的朋友有能耐也说不定。要是跟齐筝搞好关系,也许以后还有更多的海大应届生能有机会去总部,这可是功在千秋的好事。

“今天很晚了,我不打扰你休息。明天你有空来一趟我的办公室,我们好好谈谈面试的事。”

齐筝看了眼时间,七点不到,还真谈不上打扰她休息。

“明天我有别的安排了,能不能……”

“没关系,你先忙。等你有空了再来找我。”辅导员像是怕齐筝不答应似的,语重心长道,“这几年经济环境不好,就业形势很严峻。这个机会很难得,你应该好好把握1

齐筝有苦难言,被人圈养这种事,是很难得,但她并不想把握啊!

打发了辅导员,齐筝翻出一盒泡面,今晚打算就吃这个了。下午在别墅里陪着沈之冰吃了点心,有点腻。

这层楼里留下的人不多,晚上偶尔在走廊里有些脚步声,但很快就恢复安静。齐筝乐得清静,边吃泡面边看视频。

寝室的门突然开了,吓了她一跳。

蒋悠悠去而复返,中午才做了告别,晚上又回来了。

“你怎么突然回来了?”

蒋悠悠跟中午的时候判若两人,垂头丧气,眼睛都是红红的。

她把包往地上一扔,随意扯开一张椅子坐了下来:“被人甩了,没地可去。”

齐筝回忆了一下剧情,蒋悠悠貌似有个男友,就在国贸系。两人大学军训时对上眼的,这一谈就谈了快四年。

“怎么说分手就分手?”

蒋悠悠冷笑了几声:“要不是我提前回去,还真不一定能看到。”

听这语气,十有八、九是捉奸在床。再看蒋悠悠,脸上和手上都没伤痕,幸好没动手。

“他没解释?”

“解释什么?我又没瞎,解释了我也不会相信。”

蒋悠悠余怒未消,眼眶又红了。但她要强,这份感情再也不值得她拥有了。

齐筝递给她一张纸巾:“真是不幸,但同时也恭喜你,不用再和垃圾一起生活。”

“你说的对,我临走前给了他们一人一巴掌。”蒋悠悠嘴角都翘了起来,似乎对此颇为满意。

齐筝给她也泡了碗面,蒋悠悠决定今晚留在寝室。但她的所有东西都已经拿走了,现在整个寝室里就只有齐筝的床能睡人。

她提出要跟齐筝挤一晚的请求,齐筝想了想,用另一个条件交换:“听说你家里人是律师?我有个合同方面的问题,想咨询一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