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失落的心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当晚的酒会在一家高端酒店的中型宴会厅里举行,今天受邀前来的人都是海城商界的风云人物,对此地并不陌生。

下午的分部负责人汇报会出了点小意外,比预计的结束时间晚了半个小时。宴会厅里聚集的人渐渐多了起来,但大家都很有默契地闲聊,并不着急开始。

沈之冰还没到,连傲也没出现,今晚这宴会尚且不到正式开始的时候。

几个世家名媛们聚在一起,手里拿着香槟,时不时抿上一小口,姿态优雅。华美的礼服配上她们手里挎着的限量版小包,如果不是那背地里议论他人的心虚眼神出卖,倒是看不出这些人的真实状态。

“你们听说了吗?连傲这次是被家里打电话硬叫回来的。”

“他之前不是负责英国的生意吗,才几个月功夫就被叫回来,是不是能力不行,要换人?”

“恰恰相反,叫他回来,是有更重要的任务。”

连傲是世群财团最得宠的孙辈,风流倜傥,一表人才。从小就在豪门圈里被追捧,不少名门千金都愿意跟他走近,但谁都清楚,这位花花公子是个收不住心的。

“你们真没听说,还是故意装糊涂啊?”简安妮拿着香槟轻晃了两下,扫了眼聚在她周围的塑料姐妹们。

“安妮,你就别卖关子了,谁不知道你家消息是最灵通的。”

简安妮笑笑,对于这样的奉承颇为受用。

“其实也不算什么新鲜事,这次是连家的老爷子亲自发话,让连大少回来订婚的。”

“什么?1

原本还都斯文优雅的女人们几乎同一时间低声惊呼,这还不算新鲜事啊?前几年她们还是情窦初开的年纪,都曾经对连傲有过那么点小心思,但见连傲就像抓不住的泥鳅,便逐渐散了兴趣。

“谁家千金那么好运,能跟连少爷订婚?”

简安妮笑而不语,显然还想继续卖关子。

“你应该说,是谁家小姐那么倒霉,竟然要嫁给这么一位没有心的王老五。”

“沁沁啊,你这口气怎么那么像是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呢?你是不是还记恨着上次生日他没邀请你跳舞?”

简安妮生怕这群千金斗嘴斗出真脾气,破坏了今晚的气氛,赶紧出言打住:“你们都别瞎猜了,我听说是门当户对的世家。”

能跟世群财团门当户对的,的确是有那么几家,但正好又有适龄可以婚配的,却又不多。

“不会是沈氏那个冰山女王吧?”

“怎么可能,这两家上个月还为了一块地皮差点在拍卖会上撕起来。”

“说的也是,那看来最有可能的只有林沐云咯。但是她去国外好久了,据说近期都不打算回来。”

大概是八卦聊得太过投入,连沈之冰走到她们附近都没发觉。等到简安妮看见那张冷冰冰的美人脸时,手里的香槟几乎快晃出来了。

“沈总,你什么时候到的?”

往常沈之冰出现,必然会引起不小的轰动。刚才会场一直很安静,她们压根没想到冰山女王已经到了。

沈之冰勾了勾唇角:“刚到。”

她嘴里说着刚到,可是手里的香槟分明已经下去了三分之一,不知刚才的话被她听去了多少。众人面面相觑,不敢多言,把希望寄托在简安妮身上。

这里也就简安妮跟沈之冰还算有点交情,但也仅限于两家有一些生意往来。同龄人当中,能和沈之冰平起平坐的,几乎没有。

无论是连傲还是林沐云,都不行。

他们也许可以算作是含了金汤匙的王子公主,但沈之冰凭借着出众的能力早已成为了女王,眼前这几个只能靠着家族吃点基金分红的米虫在她眼里更是不值一提。

“我们刚才还在说,今晚怎么没看到你,这么久不见,都挺想你的。”简家是媒体行业的翘楚,简安妮应变能力还算不错。

沈之冰冷冷淡淡,没什么反应,只是偶尔看她们一眼,足以令这些人心虚慌乱。毕竟背地里议论人又被正主撞到,换做谁都尴尬。

偏偏沈之冰和连傲之间不时有些似是而非的传闻,让人很是心痒,想八卦又不敢。

“有劳你们惦念,下次我应该再早一点过来和你们打招呼。”

沈之冰这话说的一点都不真诚,但其他人却纷纷作出感动的反应。

“沈总,原来你在这里啊,我找了你好一阵。澳洲商盟的人想要见你,不知道你现在有空吗?”

这时正好有人来找沈之冰,众人总算松了一口气。

沈之冰刚离开,周围的温度便回升了不少。吴沁连拍心口:“刚才差点没把我吓哭。”

“有那么夸张吗?”

吴沁瞪眼:“你敢说你不是?刚才是谁一声都不敢吭,眼睛都不敢抬,还说我1

简安妮见这气氛又要不对了,冷声道:“都别说了,今晚大家都收敛点。尤其是沈总跟连大少的话题,不许再提。”

沈之冰一边跟澳洲来的客人聊天,一直默默注意着宴会厅大门的方向。她迟到了半小时,来的时候打听过,连傲还没到。可是现在她已经到了这么久,连傲还是没有出现。

照道理,连傲既然已经回国了,今晚这么重要的场合,不可能不来的。

况且,他今天特地送花,难道不是为了预告今晚?

沈之冰难得有些走神,好在她在商场上经验丰富,即便分出一半的心思,也能游刃有余。

“之前听说沈总能力很强,我一直都想找机会当面拜访。没想到今天见面发现,你不仅能力强,人还那么漂亮。”澳洲商人说着蹩脚的中文,眼神里掩藏不住的心思,让沈之冰在心里一阵冷笑。

男人总是这样,对于女人的评价重点,永远都集中在容貌身材上。沈之冰在商场上不乏追求者,哪怕碰了无数次钉子都不气馁的也不少。

外国人大概对此并不了解,便习惯性地想要大献殷勤。

“会长,我有事,先失陪一下。”

沈之冰似乎看到连傲的身影在门口一闪而过,她便匆匆赶去。

今晚的应酬对她来说,虽然重要但并没什么特别。可是因为连傲也许会出现,让她格外期待起来。她今晚的妆容格外精致,以至于见惯了她美貌的人依然被惊艳。

沈之冰放下酒杯,快步走到门口,服务员刚把门关紧。

“刚才是不是有人来过?”

服务员怔愣了一下,毕恭毕敬道:“沈总你好。”

沈之冰绝对是今晚最吸引人眼球的那一个,连服务员都第一时间能认出她。

沈之冰一改平时的冷淡寡言,主动追问起来:“刚才是不是世群财团的连先生来了?”

她不敢直呼连傲的名字,生怕思念太重,情意牵动,让人听出不对劲来。

“沈总怕是看错了,连先生今晚没有来。”

宴会开始了这么久,要来的早就到了。连傲面子再大,也绝不会拖到现在还不出现。

所以今晚,他应该是不会来了。

沈之冰的心沉了下去,之前的急切和心中的期待都一并被抛开,让她散发的寒意更甚。

“沈总你还有别的需要吗?”

沈之冰摆了摆手,转身回到刚才的地方。人群中,她依然是最耀眼的那个,重新拿了一杯酒,沈之冰的失落只有她自己知道。

宿舍里,吃完了泡面的蒋悠悠终于恢复了精神,把下午的事大致说了一遍。闷在心里的恶气又出了不少,心情好了很多。

她的手机一直响个不停,微信消息和电话此起彼伏,她索性关机求个清静。

齐筝指指手机,说:“你不打算听他解释一下?”

“有什么好解释的?背叛这种事,只有一次和无数次。再说我怎么知道今天是不是头一回?”

蒋悠悠难过,但更觉得恶心,不愿再和这个人说话。

齐筝把吃剩的东西收拾好,转过身看到蒋悠悠跑到储物柜边不知在找什么。

“我就记得上回还有剩。”说着,她便从储物柜深处挖出几罐啤酒。

齐筝隐约想起,好像是上个月提前庆祝毕业,她们买了一箱啤酒,喝了几次后剩下的。

“来,今晚我们不醉不休1蒋悠悠递给齐筝一罐,自己也拿起一罐。

“我可没失恋,不想买醉。”齐筝嘴上这么说,却还是接过了啤酒,但她不打算喝。

“你是不是我姐妹?这种时候都不陪我喝酒,我多可怜埃”蒋悠悠自己喝了一大口,也不知是被呛的,还是因为伤心,眼睛真就红了。

“你刚才不是挺潇洒,我以为你都想通了。”

“想通是一回事,真正完全忘记是另一回事。毕竟几年的感情,你养个宠物都会有感情,何况是人。”蒋悠悠在齐筝面前倒也没逞强,实话实说。

“齐筝,你真就没有喜欢的人吗?”

大学期间,无论别人如何试探打听,齐筝始终没有松口正式承认过她跟林沐云的关系。最初是因为她觉得那根本就不是爱情,只是金钱关系。

之后,她渐渐心动,却又因为林沐云的态度而不敢要求更多。再后来,林沐云失踪,这份感情便再无后续。

“说说嘛,你口风也太紧了,不够意思埃”

有时寝室夜聊,大家对于感情或是追求者的话题并不隐瞒。齐筝大多数时候都是听众,但轮到她的时候,便是一口咬定自己单身。

蒋悠悠不知不觉开始喝第二罐了:“其实你也不用隐瞒,我们都见过好几次了。你从那跑车上下来,还亲了人家的脸。”

齐筝讶然,蒋悠悠淡定地看了她一眼,笑道:“别紧张,这年头亲女生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齐筝想的却是,以后得要更加注意才是,无论是被谁看见,都不是好事。当然,她现在无需担心林沐云,只要沈之冰别脑抽风跑来学校找她就好。

沈之冰的确不会突然跑来学校,但她今晚在酒会结束后,竟然选择了去郊区别墅。

谁知等她忍着隐隐头痛要见齐筝,却听到管家说,齐小姐下午就回学校了,这下头更痛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