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回家算账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沈之冰的工作日程排得很满。她的能力足够出色,身份也压得住人,但为了能在短时间内从爷爷手里平稳接过集团总裁的权力,她必须更加努力,一直努力。

昨晚的酒会让她整夜都没睡好,今天上午又几乎是个长会。做汇报的人还能挨个轮流,沈之冰却只能打起精神全力应对。

“永丰那块地皮,我们的底价是三亿到三亿三千万之间。如果超出这个预算,即便销售情况再理想,我们也没什么盈利空间。”

今天的会议主要围绕沈氏旗下一家大型商业地产公司的近期规划,刚才提到的永丰地块,本不在年初制定的收购计划中。由于永丰公司经营出现重大变故,才会卖地求生,这是个很有开发前景的项目,不仅沈氏,不少公司都觊觎着。

沈之冰示意负责人继续说下去。关于永丰这块地,她亲自过问了几次,今天更是把相关人员都叫到总部来汇报。

“但是这块地也有个隐患,就是用途是否可以更改尚不明确。永丰把这块地捂了差不多八年,等的就是这个。”

沈之冰考虑的也是这一点,按照现有的价值拍下这块地倒也不亏,但如果可以更改用途,那么利润将会十分可观。

“这个消息我会亲自去和市委的李秘书打听一下,你们加紧准备下个月的拍卖会。无论如何,这个机会不要再错失,不然我也保不住你们。”

年初的时候,一个沈氏志在必得的地产项目被一家名不见经传的小公司抢走,一度成为业内笑话。沈之冰压下集团内部的质疑,给了地产公司管理团队一次重新证明自己的机会。

“沈总放心,这次绝对不会让你失望。”

沈之冰握着钢笔,轻敲桌面,对于这样信誓旦旦的保证,她并不多信。

“那我就等谢总下个月好消息了。”

沈之冰又交代了一些细节上要注意的事,便挥手散会。众人陆续离开,会议室里就剩沈之冰和她的大秘,云菲。

“沈总,已经快一点了,你想吃什么,我让他们去买。”

沈之冰仍旧不太舒服,头还隐隐作痛。刚才开会时专注于议题没在意,现在静下来才发现难受的要命。

“我没胃口。你去办公室拿些止疼药给我。”

一个小时后,沈之冰还有一个短会要主持,也是在这里。她索性就不走了,反正这会儿也没有人。

云菲担心地劝她:“沈总,再忙也是要休息的,你这样身体熬不祝”

沈之冰闭目养神,换做别人早就被她赶出去了。云菲跟在她身边多年,陪她出国又回国。从她进入沈氏,云菲就一直在她身边。

除了家人,云菲是她最亲近的人。

“我知道,等把永丰的项目结束,我会找时间休整。”

云菲无可奈何,叹了口气回办公室去拿药。沈之冰所谓的休整,也就是放假三四天,在家紊乱作息地吃饭睡觉。

这样的休整,还不如不要。

连傲给沈之冰打了几次电话,都无人接听,最后还是云菲告诉他,沈总依然在开会。

“那麻烦你转告她,等开完会后给我回个电话。”

对于沈之冰和连傲之间的事,云菲算是半个知情人。沈之冰把这事藏得很深,对谁都没有和盘托出过。但云菲常年在她身边,不可能一无所知。

“你放心,我一定第一时间就告诉沈总。”

“那谢谢你了,云菲小姐。”连傲用伦敦音的腔调说着中文,配上那浅淡却撩人的声线,大部分人都无法抵挡。

好在云菲比他们年长,已经过了情爱冲动的年纪,对此没特别感觉。

其实她并不看好这段关系,无奈沈之冰特别执着,又格外投入,云菲在旁边看着只能干着急。

沈之冰的短会毫无意外地被延长,从原定的四十分钟变成一个小时,再到一个半小时,终于在快要持续两个小时的时候结束了。

沈之冰早已饿过了头,止疼片让她的头暂时得以安宁,可毕竟不如健康的状态。

回到办公室,她就靠在座椅上,久久打不起精神。明明只是一场酒会,怎么会这么严重?

思前想后,沈之冰将此归结于昨晚被齐筝给气的。

她一早就让司机去接齐筝,但根本就没打算见她。让她白晾在别墅一天,免得不知道什么叫做规矩。

“a先生打过几次电话找你,说等你开完会再回他。”

沈之冰眯着眼,拨通了连傲的电话。

“小冰,你今天的会超时了噢。”

沈之冰稍稍勾了唇角,身体的不适略有缓解:“嗯,最近公司比较忙。”

“我今晚想约你,不知道你是否赏脸?”

在海城,他们都是名人,各自的熟人数不胜数,去哪里约会都是无法保密的。所以很早他们就有一个秘密基地,只属于他们两个人的私密天地。

沈之冰从来都不会拒绝连傲的邀约,但今天她着实有些难受,之前已经让云菲把今晚的饭局给推了。

“小冰,你没空吗?”连傲见沈之冰沉默已久,便猜到她有事。

可他笃信,沈之冰会为了见他而把其他事改期。连傲声音里透出些许失落和不确定,嘴角却满是志在必得。

“好,今晚六点,老地方见。”

挂了电话,连傲啪的一下盖住刚才一直把玩的礼物。这是他从国外带回来,特意为沈之冰准备的。

昨晚,他的缺席令沈之冰不满,今晚他要及时补偿安抚,否则沈总裁的脾气可不是那么好摆平的。

齐筝在别墅里吃了早餐,又吃了午饭,还是不见沈之冰的身影。

她几次想从管家那里打听消息,又觉得不太合适,便忍住了。但眼看就要下午两点了,再等下去难道一日三餐都要在这里解决吗?

“额,我该怎么称呼你比较合适?”齐筝终于拦下了正在指挥佣人们干活的管家。

“齐小姐,你如果愿意,可以跟三小姐一样,叫我心姨。”

“心姨,你好。”

齐筝客气地叫了她一声,就像是对待邻家长辈那般。心姨微挑了一下眉,没露出太多心思。

齐筝见心姨挺好说话,至少比沈之冰好打交道多了。

“心姨,你知不知道沈总到底几点回来啊?我在这里等了大半天了,刚才给她打电话她没接,发了消息也不回。”

齐筝还没有沈之冰的微信,只能靠原始的打电话和发短信。然而对方是否愿意及时回应,就不好说了。

这个问题其实早上沈之冰出门的时候,心姨也问过。

沈之冰没有给出明确回答,只是冷冷笑着:“让她一直等就是了。”

昨晚齐小姐把三小姐气成那样,心姨在旁边看的胆战心惊。今天让齐小姐白等一天也说的过去,可是面对着有礼又温和的齐筝,心姨似乎觉得当面告诉她,有点太残忍了。

“今天三小姐公司有很多事情要处理,时间上很难确定。你联系不到她,说明她在忙。”

好敷衍的回答,齐筝面上笑笑,心里却有了别的想法。

一大早就让老余去接她,结果回来后完全不理她,真把她当附属品了,呼之则来?

“那要不,我先回去?”

一听齐筝又要走,心姨说什么都不肯轻易松口了。见她脸色微变,齐筝就知道自己猜对了,沈之冰压根就是在玩儿她,不让她走,但也不见她。

她不过是试探了一下,真是对沈之冰无语了。

想到那脏兮兮还来不及洗的床单被套,齐筝心想,在这里住一晚倒也可以。反正沈之冰也不回来,她就当免费住酒店高级套房了。

一听齐筝愿意留下来,心姨眼角绽放出迷人的皱纹花朵。

然而可是,齐筝万万没想到,刚刚享用完美味的晚餐,甜点还没吃呢,院子里就传来了汽车的声响。

这个时候,除了沈之冰,还会有谁?

齐筝的脸垮了下去,吃甜点的心情也没了。她喝了口温水,润润嗓子,做好了跟沈之冰争辩的准备。

心姨在门口把沈之冰迎了进来,一路上把齐筝今天在别墅的表现大致说了一遍。

沈之冰从下车到进门,就一直冷着脸,还带着怒气,一看就是冲着齐筝来的。

“她现在在哪里?”

“齐小姐在餐厅。”

沈之冰脚步不停,经过餐厅都没停下一刻。齐筝已经站了起来,正要挥手朝她打个招呼,谁知完全被忽略。

沈之冰经过的地方刮起一阵寒风,齐筝看着她挺直着背走上楼梯,然后消失。

心姨走到她身边,说:“三小姐让你到书房去找她。”

哈,一回来就无视她,还让心姨来传话,真当自己是太后?

齐筝本想拒绝,但毕竟人在屋檐下,此时硬刚并不理智。

索性去看看她要说什么吧,齐筝便跟着心姨上了二楼。

“这就是书房。”心姨把人带到门口,自己转身就走。

齐筝敲门,等了半分钟,不见回音,只好再敲。

“进来。”

齐筝撇嘴,觉得沈之冰还把这里当公司,书房成了办公室。

“沈总,你找我?”

沈之冰坐在宽大的书桌后面,见她进来,才缓缓抬眸,并不怎么在乎地随意看她一眼。

“把门关上,我有话要问你。”

齐筝依言走近了些,停在书桌旁几步开外。

沈之冰竟然没有让她坐,而是用一种意味深长的眼神打量她,让人很不自在。

“齐筝,昨晚和别人在一起,愉快吗?”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