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早点起床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沈之冰一夜好梦,安稳睡了个舒服觉。当窗外光亮隐隐透进来,她缓缓睁开眼。前一天隐隐的头疼彻底消失,胃里有点空,是对早餐的期待,已经不痛了。

相较于昨天早晨,沈之冰像是换了个人,轻松舒爽,是她满意的状态。她低头看了眼皱巴巴的衬衫,迅速从衣柜里拿出套装走入浴室。

这是她在别墅偶尔留宿的房间,衣柜里按照季节备着最新款的套装。哪怕她没空穿,也会定期更新。

她脚步还有点虚软,在浴室门边差点摔了。昨天实在是撑得太辛苦,分部负责人里有几个是她二叔的人,这几家公司她早打算收回管理权,奈何一直没找到机会。

其他人的汇报她还能偶尔放空,之后看云菲整理的会议纪要就好。但是二叔阵营的那几个人,她是半点心思都不能松懈的。

这两年爷爷有意退休,虽然沈之冰是指定的继承人,但家族内部并非对此毫无异议。现在老爷子还在位,没人把这问题摆到台面上来说,但沈之冰已经隐隐感觉有人要对这个继承人发起挑战了。

她上面有一兄一姐,虽然父亲醉心艺术拒绝接班,但同辈里也不该轮到她的。老爷子笃信命理,沈之冰的八字特别旺家族,而她自幼就特别出色,更得到老爷子的亲自栽培。

好在亲哥亲姐对这个决定很赞同,手足之间没产生什么隔阂。她二叔跟姑妈却不是这么想的,沈之冰对此很清醒。

她想趁着爷爷还能掌控全局时,把分公司的管理权都回收,在她接班后再重新安排新的负责人。沈时袀心机深沉,多方阻挠,力保那几个老臣,坚持说人家开辟分部有汗马功劳,不能卸磨杀驴。

两人间的暗中较量就这样持续了将近一年,老爷子有所察觉却没发话,有意要看看沈之冰的能力。

这一年,沈之冰前所未有的疲惫,身边却没有人可以依靠。

她洗完澡,简单吹干头发,化了妆打理完毕才下楼。心姨早已安排好,见她精神饱满,也很高兴。

“三小姐,早餐都准备好了。”

食物的香味从餐厅方向飘来,比平时更加具有诱惑。沈之冰的确是饿了,但仪态仍在。

她比平时走得稍快些,并没见到齐筝的身影。

“齐筝呢?又回学校了?”

心姨解释说:“齐小姐没走,大概还没睡醒。我让人上去叫她。”

沈之冰看了眼时间,有些不悦,自己率先入座。佣人按照她的用餐习惯,陆续送上她平时爱吃的食物,沈之冰并不打算要等齐筝。

心姨安排了人上楼去叫齐筝,转回身看到沈之冰正优雅地切着培根,面露欣慰。

昨天听齐小姐说三小姐不舒服,只能吃流质的食物,她还担心又会像上次年终酒会一样,闹到要找医生。刚才见到沈之冰气色不错,现在也吃得津津有味,看来是虚惊一常

齐筝下半夜的时候才从沈之冰房间出来,在隔壁的房间睡了。因为见过蒋悠悠的折腾,她怕沈之冰夜里也不老实,就在房里的沙发上陪了好几个小时。

直到睡得全身发酸,确定沈之冰睡熟无恙后,齐筝才轻声离开房间。

等齐筝洗漱完毕,还穿着昨天的衣服下楼时,沈之冰的早餐已经吃了一半。

齐筝边走边打量她,见她面色红润,知道算是缓过来了。

她拉开旁边的椅子,打了招呼:“沈总早。”

刚坐下,沈之冰咽下嘴里的蛋才开口:“不算早了。”

齐筝摊开餐布的动作顿了一下,她今天的确起得晚点,但还不是因为昨晚要守着她?况且,现在也才刚过八点,不是不晚。

佣人送上早餐,齐筝见沈之冰没什么交谈的打算,她也低头吃起来。

沈之冰吃完后,用餐巾擦擦嘴角,抱臂看了齐筝一会儿。

“你平时喜欢睡到几点我不管,以后我在这里的时候,你不能比我晚。”

齐筝夹着一块荷包蛋,荡在半空。她转过脸看着又在提新要求的沈之冰,很是无语。

“沈总,我又不跟你一起睡,为什么要和你同步醒?”

是的,昨天她们已经说好了,不会那么快进行到那一步。齐筝自然觉得,即便沈之冰留宿在这里,她们也不会同床共枕的。

沈之冰闭眼,再睁开,尽量让自己保持平静。已经很久没有人总是这样跟她抬杠了,对于她提出的要求,大部分时候得到的回答都是知道了,会尽快执行。

然而在齐筝这里,却连第一步都难以进行。

“我不喜欢等别人吃早餐,而且我也不喜欢吃到一半的时候被人打扰。”

齐筝知道她是借机说今早的事,觉得这女人实在是有点不近人情。

她刚要开口解释昨晚的事,沈之冰的手机突然响了。她低头看了眼屏幕,脸色瞬间柔和下来。

迅速接起电话,语气软了点,倒也不明显:“嗯,是我。”

她边听电话边打量齐筝,见她低头专注吃荷包蛋,便起身离开座位,朝客厅的落地窗走去。

齐筝看了眼沈之冰托肘站在落地窗旁打电话的身影,高挑纤瘦,窄肩细腰,曲线玲珑。窗外的阳光照进来,将她整个人都环上一圈光晕,配上外面花园里的绿植景色,有种如梦似幻的美感。

齐筝有些看呆了,她虽然知道沈之冰好看,但亲眼见到和之前脑补是不一样的。而且沈之冰真是三百六十度无死角美女,昨晚扶她躺下时的死亡角度,都没有破坏她的美感,更别提现在这精心打扮后的形象了。

沈之冰看着窗外的景色,草坪刚修剪不久,花园里新栽了不少绿植,都是她签了合约后让人添加的。以后这里有人长住,得适当增加点人气才好。

沈之冰带着歉意解释了昨晚没能再回去的原因,连傲一听她说不舒服便显得大为紧张:“那你今天感觉好点吗?要不要去看医生?我认识一个不错的医生,要不我把他介绍给你?”

沈之冰有些失神地听着,忽然问了一句:“那你有空陪我去看吗?”

连傲一怔,有些为难:“小冰,你也知道,我们……”

沈之冰晃了晃神,被窗外的阳光刺了一下眼睛,有点酸涩,想流泪。

“我只是开个玩笑,别当真。”

连傲那头松了口气,没有勇气追问到底是不是开玩笑。沈之冰主动转移了话题,连傲却想着再约她见面。

除了三个月不见的想念之外,连傲昨晚其实有重要的事要问沈之冰。永丰那块地,世群财团也很想要。他想打探一下沈氏的态度,也想跟沈之冰商量,能不能把那块地皮让给世群。

“这个星期恐怕不行,下周吧。”沈之冰回忆了一下最近的行程安排,昨晚要不是因为她不舒服推了应酬,也是没空的。

最近公司内外的事太多,她实在没有多余的时间。而且她好像也不像过去那样,非急着见面不可了。

她纤细的手指在玻璃窗上滑动,刻画出看不清痕迹的字眼,只有她自己能看懂。

连傲见她说没空,理解性地笑笑,没再逼她。

他总是这样,主动一小步,之后便不会再坚持。

沈之冰落寞苦笑,手指下意识地在玻璃上写了两个字:离开。

两人的通话没有持续太久,临到挂断前,连傲突然说:“小冰,替我多谢你的朋友。”

“你说谁?”

连傲佯装恍悟的样子解释道:“昨晚我给你打电话,是你的朋友接的。她说你不舒服已经睡了,我就没再打扰你。我想,昨晚一定是她在辛苦照顾你吧。”

如果昨晚接电话的人是个男的,连傲这话里的酸味会更浓更烈。然而想到昨晚那个尚显青涩的年轻女声,连傲没多想,仅仅好奇对方的身份罢了。

沈之冰突然转身,看着餐厅里的人。

齐筝刚要收回看她的眼神,被撞个正着。

尴尬之余,只能低头继续吃早餐。幸亏刚才觉得饱了,还剩了一小块面包,要不然现在盘子里都空了,只能假装吃空气。

沈之冰对于齐筝擅自接她的电话很不高兴,幸好连傲警觉。如果被齐筝知道她跟连傲的关系,岂不是有了拿捏她的把柄?

沈之冰身上的刺几乎全部都张开来,她简单说了几句便挂掉电话。快步走向餐厅,阵阵声响都踩在齐筝心上,弄得人好紧张。

沈之冰想的却是,决不能让我养的金丝雀有资格跟我谈条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