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她的好意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齐筝虽然低着头,但人与人之间有时就是这么神奇,她莫名地感觉到了来自沈之冰身上的气息。确切说,是怒气。沈之冰也不是第一次在她面前生气了,齐筝只是不明白,怎么刚才还挺平静的,一个电话就让她气成这样?

沈之冰坐了回去,餐具已经收走,佣人上了一杯她常喝的豆奶。齐筝也停了筷子,只是一直没去看她。沈之冰抱臂靠在椅子上,就这么看着她。

齐筝不喜欢这样的气氛,她宁愿有话摊开来说。

“沈总,你今天不用去公司?”八点起床都被沈之冰嫌晚,现在眼看就快接近九点了,她还坐着?

“你很希望我走?”

齐筝语塞,这是沈之冰的别墅,虽然她可以住,但也轮不到她来决定沈之冰的去留。

“我无所谓,我只是怕你接了电话忘记时间。”

沈之冰刚才还在想,应该怎么提起这个话题。齐筝既然主动说了,那她就顺势接了下去。

“你昨晚替我接过电话?”

齐筝猜到刚才那通电话是连傲打来的,她还没来得及说,就被连傲抢先告状了。

她可是很清楚连傲是什么德性的人,只可惜沈之冰不知。

“你昨晚睡着了,我怕电话吵到你,所以就接了。”

沈之冰看不出什么情绪,问:“那怎么不跟我说?”

齐筝刚想解释,沈之冰又说:“是不是我不问你,你就不打算说了?”

“我只是觉得一个电话,没那么重要。如果是重要的事,昨晚对方就会让我把你叫醒,如果不是重要的事,今天或者某天,对方还会再打给你。”

你瞧,连傲今天不是给你打电话了吗?

齐筝的解释合情合理,沈之冰也没什么好过分责怪的。但她在意的不是这个,她想知道齐筝有没有察觉什么。

“以后没有我的同意,不要擅自动我的东西,尤其是我的电话,不能随便接。”

齐筝爽快同意:“好的,没问题。”

以后你电话响到断电,我都不管。

只是,连傲这种花花公子,并不适合长期交往。沈之冰虽然脾气古怪,但人不坏。齐筝现在吃人家的,住人家的,还用着人家的宾利专车,总不能见死不救。

“沈总,其实有个问题我一直很好奇。”

“你说。”

齐筝有点犹豫,但还是决定暗示一下她。沈之冰是聪明人,不可能会不明白吧。

“你答应帮我气林沐云,可你图什么呢?当初你说你也有要刺激的对象,是谁让你这么大费周章呢。”

沈之冰本来已经准备去公司了,听到齐筝说这事,哪能这会儿就走?

她带着深意朝齐筝笑了笑,说:“这种事情还需要问吗?你气林沐云,我要刺激的人自然也差不多。只不过嘛,我怕你威力不够,起不了太大作用。”

齐筝除了轮廓跟连傲有几分相似,其他方面基本毫无可比性,更别提优势。沈之冰有时也觉自己无聊又疯狂,竟会想出这种方法。

她本意是想刺激一下齐筝,好让她燃起斗志,多配合听话些。沈之冰心里已经有了改造齐筝的计划,既然要用她来刺激连傲,首先得把她调、教得出众。

齐筝对她这个说法却大感赞同:“我也觉得我可能不太合适,帮不到你太多。”

所以我们是不是可以聊一下友好解约的事?反正你给我的无限卡我也没用,合同里约定好的毕业后工作安排、住宿还有生活开支,齐筝都不打算占这个便宜。

她有本事有头脑,相信凭借自己的努力,也能找一份安稳的工作。哪怕起点一般,好歹是自食其力。

沈之冰一怔,不由得对齐筝心生失望。这么刺她都不能让她燃起斗志,难道只有林沐云才能触动她?

不是不可以,只是沈之冰不愿提,显得她给的条件不如林沐云。

沈总难得没有生气,也没有嫌弃,反而还略带鼓励:“现在帮不上忙没关系,只要你肯用心,我会给你机会,让你成为一个发光发亮的人。到时候你就不用担心自己帮不上忙,要对自己有信心。”

齐筝在心里冷笑,真当她不知道剧情吗?原主就是太听话了,任你摆布调、教,成了真正娇贵的金丝雀。结果呢?还不是用完就扔,再无价值。

人呐,还是得自强自立。齐筝面上应和,心里一直没有放弃脱离沈之冰的计划。

“看来你要刺激的那位对象,一定是很了不起的人物。”

沈之冰打量齐筝,并没有正面回答她的问题。连傲的名字,是不会轻易从她嘴里说出来的,更何况齐筝现在不够听话。

“不用着急,等以后你自然会知道的。”

齐筝心道,我当然不急,我是替你急。你再执迷不悟下去,公司生意都要被骗。

“其实沈总你人美多金,可以选择的对象那么多,何必在一棵树上吊死呢。你不像我,资质平平,没什么选择余地。有时候退一步不止海阔天空,还可能看到浩瀚宇宙。”

沈之冰饶有意味看着她:“听你的意思,是希望我当个海王,坐拥三千后宫?”

齐筝知道,沈之冰当不了海王。她在感情方面偏执固执得可怕,是个专一到让人动容又无奈的人。

“我只是希望你不要那么辛苦,也别太执着。”

这话让沈之冰有种被人看穿的难堪与不安,在她的观念里,还轮不到齐筝跟她说这话。

“不觉得你过界了吗?这些是你该管的事吗?”

沈之冰突然冷了下来,又是一副拒人千里的姿态。齐筝如果不是早知她性格,恐怕已经当场暴走。

但脾气再好的人,也有被激怒的时候,好在蒋悠悠的电话打了进来。

“齐筝,你今天在学校吗?昨天不是说有合同方面的事要问我,我今天有空。”

“我啊,现在不在,但很快就回去。”

蒋悠悠显然没料到齐筝竟然不在学校,平时这人一直宅在寝室。难道是迫于辅导员的压力,出去面试了?

“我中午前就能到,一块儿吃午饭吧。”

听蒋悠悠的语气,应该是恢复得不错。这点齐筝挺欣赏的,渣男就该及时踢开,哭过恶心过就算过去了。她不由得看了一眼沈之冰,心想沈总该向蒋悠悠学习。

餐厅里很安静,蒋悠悠的声音又偏尖细,她还带着兴奋和雀跃,不知道在高兴什么。她的话断断续续传到了沈之冰的耳朵里,很是让人不悦。

让她不悦的不是蒋悠悠的声音,而是齐筝当着她的面,也不问她意见就擅自答应了别人的邀约。

齐筝挂了电话,意外发现沈之冰竟然还坐着。九点已过,沈总看样子不着急上班。

“我同学约我吃午饭,待会我回学校。”既然你不走,那我先走了。

沈之冰默默点了点头,齐筝真走了。

沈之冰把心姨叫了过去:“尽快替齐筝找几个培训师。”

“培训哪些方面的?”

沈之冰皱眉,想了想:“礼仪、性格、还有工作方面的,也培训一下。”

齐筝就快毕业了,按照约定,沈之冰会在沈氏给她安排一份工作。当初齐筝没有提明确的职位要求,只说不能比林沐云的公司差。

沈之冰不会把齐筝放到她看不到的地方,免得这人乱说话,泄露她们之间的关系,反而给她添乱。

“三小姐是准备让齐小姐进公司?”

“她现在还不及格,什么时候培训好了什么时候去。”沈之冰会践诺,但前提是齐筝得符合条件。

心姨却觉得齐筝没有沈之冰说的那么差。

“齐小姐其实人不错,对我们都很客气有礼,脾气也好。昨晚你不舒服,也是她安排厨房给你准备食物。之后你睡着了,她又让我去休息,自己在房间里守了你几个小时。”

沈之冰并不知道这事,心姨说了她似乎还不太相信。

“她守我?”

“是啊,说是怕你半夜醒了不舒服,身边没人照顾。又说我熬夜不好,让她来就行。不过我昨晚也没睡,她从你房里出来后我才真正放心。”

沈之冰想到刚才齐筝其实有机会说这些的,可她一个字也没提。

“我知道了,培训师你尽快去找。还有,准备一些适合齐筝的衣服。”

齐筝还穿着昨天来时的衣服回学校,沈之冰对此不太满意。

“齐小姐的房间是……”

沈之冰想了想:“先挂我房间,把我的衣橱整理出一半给她用。”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