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戴手链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和蒋悠悠吃了午饭,回寝室后齐筝大致把合约的事说了一遍。她当然不会直白告诉别人,是自己被金主养了,更不会直接透露自己的金主就是大名鼎鼎的沈总裁。

她挑了其中重要难解的地方,想要了解怎样才能规避高昂的违约金。蒋悠悠皱着眉叹了一声:“你这朋友的合同听上去好复杂,恐怕没那么简单。具体的我不太懂,等我回去问了我哥再告诉你。”

齐筝本也就没期望能当场得到答案,这不过是她能想到的解决办法之一,她不会轻易把希望放在别人身上,这年头靠谁都不如靠自己。

蒋悠悠一直待到下午才走,齐筝送走她后才发现困得要命。昨晚为了照顾沈之冰,她压根没睡好。豪宅软床,还是不如自己寝室的木板床踏实埃

她准备补个眠然后去校门口买份炒饭,晚上她得认真考虑一下毕业后的规划了。跟沈之冰接触后,她非常明确地感受到这位金主太难沟通伺候,等她安排工作还不如自己动手。

齐筝生怕自己睡晚了,耽误老余下班。于是补眠之前给沈之冰打了个电话,很意外,这次对方接的挺快。

“沈总,你好,我是齐筝。”

电话那头有纸张翻动的声音,沈之冰应该在看文件。

“我知道。”

“我想跟你说一声,今天我会留在寝室。”

沈之冰暂停动作,顿了一声:“所以你特地通知我这件事?”

“我是想说,余叔可以下班了,不用特地在校外等我。”齐筝故意强调老余到现在还等在外面,好让沈之冰觉得他尽责。

沈之冰看了眼云菲新送来的文件,又堆积了不少,便没有为难齐筝:“这件事你做主就好。他现在是你的司机,这种小事不用来问我。”

齐筝听出她有些许不耐,赶紧挂了电话。

安排好老余,她终于能安心躺下。

跟乐总的饭局被临时改期,沈之冰给连傲打电话,想问他有没有时间。电话第一遍无人接听,她皱了皱眉,又打了第二遍。

“小冰?”电话那头的人有些惊讶,似乎没想到沈之冰会在这个时候给他打电话。

“在忙?还是不方便接电话?”

她跟连傲的关系很隐蔽,只有在国外的时候能相对轻松。回到海城,便总是要再三顾忌。

“我只是没想到你会找我,不是说最近很忙?”

沈之冰把钢笔放进笔筒,收好文件:“今晚的应酬被临时取消了,所以你去老地方吗?”

连傲一怔,很是遗憾:“你上午说没空,我就让秘书给我安排了应酬。”

沈之冰了然,连傲今晚有约了。

“那你忙,下次再约。”

沈之冰又把文件重新拿出来,既然连傲没空,那她留下来加班好了。

“小冰,你生我的气了吗?”

“没有,我不是这么小气的人。”沈之冰只是有点失落,她能理解商界的忙碌,很多时候都是身不由已。

她又说:“晚上应酬少喝点酒,注意身体。”

连傲听出她的关心,这才放心挂了电话。

云菲拿着ipad进来,告诉她五款手链已经选好了,请她做最后定夺。对于大秘的办事效率,沈之冰是越来越满意了。

她滑动屏幕,把五款图片都看了一遍,之后又滑回到第一张上面,多看了一会儿。

这款手链是样式最简单的,甚至连稍微繁复点的纹饰都没有,简单到毫无亮点。但极简设计本身就是一种亮点,它的材质用料是一线顶级大牌采用的,线条造型是用了十足心思设计的,这些都是隐在暗处的奢华,并不是那些靠着绚丽外表夺人眼球所能达到的。

低调,诱人,这是沈之冰看后所想到的。

她指了指图片,敲定道:“就这款吧,尽快买回来。”

云菲挑选的这五款手链,价位都没超过五万,很符合沈之冰的要求。送的太贵觉得没必要,太廉价沈总又送不出手。这份礼物主要是为了感谢昨晚的那碗粥,还有齐筝的照顾。

沈之冰加了一个多小时的班,云菲把手链买回来了,做了简单的包装。

“沈总,办好了。”

沈之冰满意地点头,没再细看就往随身的包里一放。

“没有别的事了,你下班吧。”

“那你呢?”云菲以为沈之冰要一个人留下来加班,她刚才回来的时候看到二秘和三秘书都已经走了。

“我也准备回去了。”沈之冰决定把文件带回去,在办公室待久了她也有点累。

上车之后,沈之冰接到云菲的电话。

“沈总,刚收到的消息,乐总今晚是和……连先生吃饭。”

沈之冰示意司机先别开车,她又问了一遍:“是谁?”

云菲犹豫地说:“世群财团的连傲连先生。”

世群是家族企业,里面姓连的人不少。但唯有连傲,能让沈之冰乱了阵脚。

沈之冰猛地握紧手机,之前隐隐的预感终于被证实。今天连傲说晚上有约时的闪避和掩饰,她不是没感觉到。

她只是没想到,连傲竟然真动手和她抢了。

“我知道了,先这样吧。”

沈之冰忽然不想回家,她让司机先随便开一段路。

夜幕降临,海城的繁华依旧不减。司机不敢往偏远的地方开,沈氏总部位于市中心,他也只好绕着市区转。沈之冰有些失神地看着车窗外的景色,路上匆匆而过的一切,似乎都与她无关。

与她无关,她猛地心头一痛,十分厌恶这样的伤感。

她需要感受到真正属于她的东西,齐筝的名字便在这时冒了出来。

沈之冰拉下隔板,吩咐司机:“去海大。”

她给齐筝打了电话,想叫她在校门口等她,但没人接听。

她有些不悦,不愿再打。可心里的烦闷尚未消散,她需要见到齐筝。

电话那头终于传来迷糊的声音,沈之冰的车已经停在了海大门外:“齐筝,我在你学校门口。”

“你说什么?”

“给你十五分钟。”

又来这招?齐筝觉得沈之冰怕不是有什么间歇性毛病,怎么动不动就在校门口等她?

她还是比十五分钟慢了些,但这次沈之冰的脸色却比上回好点。

“上车吧。”

齐筝搞不清沈之冰又准备带她去哪里,但汲取经验后她出门前带了两件换洗的衣服。

沈之冰没说话,齐筝等了等,主动问:“沈总今晚找我,有事吗?”

沈之冰悠悠转过脸,用一种她之前未曾见过的眼神看着她;“想约你吃饭。”

齐筝一怔,这是约人吃饭该有的态度跟方式吗?

转念一想,人家是金主,的确可以不按正常流程来。

“那我先谢谢沈总了。”

齐筝被电话吵醒,果然是睡过头了,肚子正饿。

突然,眼前多了一个精美的礼盒。齐筝抬头,看到沈之冰没什么表情的脸。

“沈总,你这是……”

“送你的。”

齐筝确定沈之冰不是在开玩笑,道谢后接过礼盒,本打算放进背包,却听沈之冰说:“打开看看。”

当着别人的面拆礼物多不好意思,但沈之冰要求了,齐筝也不矫情。那条手链被她从盒子里拿出来的时候,证明沈之冰的眼光的确独到。

实物比图片更加精美,四万多的售价完全体现在内敛的做工里。

齐筝也是识货的,这东西对于沈之冰来说,不过九牛一毛。但对她来说,着实有点贵重了。而且她也不想无缘无故收礼,尤其是来自金主的馈赠。

难道今晚,沈总她想……

齐筝目光复杂,沈之冰无视她的情绪,淡淡道:“这是给你昨天的报酬。”

齐筝想了半天,没觉得自己昨天做了什么值得收下重礼的好事,正要拒绝,沈之冰已经伸手从她那里拿走了手链。

然后,在齐筝意外又不解的注视下,缓缓为她将手链戴上。

“挺适合你的。”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