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你争我夺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回到城郊别墅,沈之冰延续了路上的沉默,只是简单和心姨交代了几句,就率先回房。看到沈之冰没有强硬要求她也同去,齐筝暗自松了口气。

心姨笑道:“齐小姐,你用过的那间房已经收拾妥当了,你随时都可以继续使用。”

齐筝点头致谢,不像前两次那么拘谨。

沈之冰换了睡袍靠在床上,还在想着今天的事。她做了之前一直想和连傲做的事,感觉却和她想的不太一样。最令她不解的,是在电影院里那莫名其妙想要亲吻的冲动。

她不是欲求强烈的人,这些年里虽然也曾激情澎湃过。但和连傲在一起的时间少之又少,加上他们心里都清楚,冲动过后的结果无力承担,只会增加更多痛苦。

可是,电影院里那一刻,她是真的渴望触碰。哪怕只是轻轻一点,也能让她激荡的心得以安稳。

纠结、不解,还有些许失落,让沈之冰难以入睡。想了许久,她终于有了合理解释,齐筝的作用不就是这样吗,让她把那些无法发泄的欲念有了寄托的对象。

梦里,沈之冰恍惚间和一个面容模糊的人接吻了。她看不清对方的脸,只觉有些熟悉,又有点陌生。双唇相触的瞬间,她发自心底的喟叹令她既满足又惆怅。

齐筝也睡得不太安稳,因为睡前接到了蒋悠悠的电话,说她哥的出差计划有变,短时间内无法回来。如果齐筝朋友的合约真着急,可以视频先聊一下。

合约的事一直是她心病,因为这份合同,她跟沈之冰相处的时候总觉得低人一头。一想到书里剧情的发展,她就想尽快解约。

不过沈之冰目前为止的表现倒是比她预期的好一点,除了在言语上要求高些,并没有真正限制她多少。比起书里所写,现在的沈之冰相当克制。

齐筝不愿成为原主那样失去自我,任人玩弄情感的木偶,尤其是在房间里被迫配合的那些,更是令她觉得无法接受。虽然目前沈总并没有对她做出什么,可是用不了多久她就会知道连傲要结婚的消息,难保受了刺激的沈之冰会如何疯狂。

齐筝把蒋悠悠推送的她哥的名片保存了起来,想着还是得抓紧解决合同的事。

第二天起来,沈之冰竟然已经走了。齐筝看了眼墙上的挂钟,七点半而已。

心姨解释道:“三小姐去处理公司的事了,临走前交代过今天你可以回学校。”

言下之意,沈之冰今晚不会来这里。

很好,得到了短暂的自由。

依然是老余开着宾利送齐筝回去,又在校门外遇到了辅导员。这次辅导员走了过去:“齐筝,最近怎么样?”

一听就知道是问关于找工作的事,齐筝让老余先走,这才跟辅导员回话。

“目前还是老样子。”

“你不是说有跟沈总接触,没有下文?”

齐筝嗯了一声,却也在盘算着自己毕业后到底该去哪里工作。原主一心等着林沐云安排,压根没对应聘的事上心过。同学都在投简历找实习的时候,她在等着林沐云消息。

现在大家都有着落了,只有她还在挣扎。

“其实也不一定非去沈氏不可,我看到还有几家不错的公司也有在继续招聘,像是永丰,就也不错埃”

永丰的确遇到危机了,但在这些刚毕业的大学生眼里,仍然是很不错的选择,毕竟是大公司。

辅导员却摇头:“永丰不太行,今年校招都没录取几个,听说是有意压缩预算。不过我这里有两家公司的推荐机会,你要不要去试试?”

竟然还有漏网之鱼?辅导员给的推荐,至少能过简历关,面试能不能成功,就得看她自己了。

“哪两家?”

“你跟我去趟办公室,我把资料给你。这事你还是得抓紧,下午就跟人力联系一下。”

等到辅导员把资料找出来,齐筝倒吸了一口凉气。

辅导员没发觉她的异常,继续说道:“虽然是新开的公司,但是总部是世群财团,这个不用我多说了你也知道有多牛吧。在海城,世群跟沈氏不相伯仲。既然你试了沈氏,就也再试试世群。”

齐筝头疼,如果一定要跟谁扯上关系,那她宁可给沈之冰打工,也不愿意成为连傲的员工。

辅导员见齐筝依然是不太积极的样子,有些生气,但面上仍是耐心劝着。她见了齐筝两次从宾利车上下来,猜到齐筝的背景大概不简单,或许压根不缺那一个月几千块的工资。

可是,她好歹要有个去处的。出国、考研、就业或是创业,无论哪一种,给个交代就行。偏偏齐筝优哉游哉,啥都不眩

“毕业以后的第一份工作,重在积累经验,为你以后的职业发展打基矗薪资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还是看发展空间。”

“我知道,我会好好考虑的。”

齐筝回到寝室,把之前整理出来的那些备选公司名单又筛选了一遍,逐一发送了简历。她是有实际工作经验的,但她顶着原主的身份,没人会信她。

唯有先找一份工作做着,之后再找机会跳槽。齐筝发完简历,顺手打开了沈氏集团的官网,看了眼正在招聘的职位,门槛要求都不低。

沈之冰的个人简介竟然也在上面,虽然已经跟沈总接触过几次,但齐筝还是认真把简介看了一遍。果然是人美多金,能力强又投了好胎,妥妥的人生赢家。

如果,在感情方面不那么眼瞎,沈总就是个完美的人了。

齐筝关闭了沈氏的网站,又点开世群财团的,想要看看连傲的信息。很意外,竟然没有。只好在某度上看了,没想到连傲的花边新闻还不少。

大部分到最后都以世群方面辟谣为结尾,但那些被媒体拍到的模糊照片,怎么也不可能次次是凑巧?齐筝不明白,这样的豪门花花公子,为什么能让沈之冰死心塌地?

难道沈之冰有受虐倾向?齐筝回忆了书里的剧情,没有找到证据。但是她很清楚,沈总在调、教原主的时候,是足够的强势。

蒋悠悠的哥哥人在外地,却已经在微信上和齐筝聊起了合约的事。大致情况了解后,他提出想要看看合同,这让齐筝有点犹豫。

毕竟上面,签名的人是她。

这事,暂时被搁置了下来。好在沈之冰连续几天都没联系她,也没强迫她回城郊别墅。

之前投出去的简历,有回音的很少。绝大部分需要校招的公司,此时都已经完成了指标,齐筝连末班车都没赶上。

但齐筝没有放弃,对于提供了面试机会的公司,她次次都准备充分,毕竟她的确需要一份能够养活自己的工作。

某天刚结束面试,她忽然接到了心姨的电话。

“齐小姐,请问你今天是否方便,来一趟城郊别墅?”

“有什么事吗?”

“之前沈总交代为你寻找培训师,现在人已经到齐,就等你来了。”

齐筝一脸问号,什么时候的事,我怎么不知道?

心姨说话和善有礼,不像沈之冰发号施令那样,齐筝忍不住多问了几句,这才知道原来是被沈总嫌弃了。

“沈总也是希望你能尽快适应职场的需要,这些培训师都非常专业,相信对于齐小姐是有实际帮助的。”

齐筝同意这话,以前她工作的时候,得是优秀员工才有机会参加公费培训。想要在职场上有长远发展,持续学习是必须的。

“那我下午过去吧。”

最近沈之冰忙得几乎住在公司,每天都有开不完的会。她跟永丰的乐总见过一面,对方的态度不明,似乎并没有被沈氏开出的条件打动。

沈之冰意识到,对方要的或许不仅仅是钱。可是永丰目前的状况,不想要钱,还想要什么呢?

云菲又抱了一叠资料进来,也是一脸疲惫:“沈总,这是你要的过去六年和永丰有过交易的公司资料。”

沈之冰突然要看这些东西,云菲有些不解:“这里大部分都是一些不太知名的公司,有些甚至已经倒闭,我们关注这些会不会浪费时间?”

沈之冰专注地看了起来:“永丰这次的态度很暧昧,这不像是一家正在面临重大资金压力的公司应有的样子。所以我怀疑,之前的危机,是他们故意放出来的□□。”

云菲也有所察觉,可是眼下更重要的不是研究竞争对手吗?例如动作越来越明显的世群,就差没有正式宣布要跟沈氏竞争了。

“世群只是竞争对手,但我们首先得把我们真正的目标研究透彻。我们的目标是永丰,而不是世群。”

心姨汇报过,说齐筝已经开始接受培训,进展顺利,培训师的反馈也很好。沈之冰便不再过问,现在她没有多余的精力去管齐筝这样的职场菜鸟,永丰的事她必须尽快弄清楚。

连傲也发现了永丰的摇摆态度,他本以为跟乐总吃了两次饭,这事便成了大半。可是沈氏那边依然没放弃,永丰又突然冷淡下来,这让他措手不及。

他已经有段时间没有和沈之冰联系了,这种时候的确敏感,但他还是想从对方那里探出点永丰的消息。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