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第23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原本以为今天能稍微早点回家, 可是齐筝没走,董笑也不好意思先走。他伸手从左侧那叠已被齐筝看过的文件中抽出一份,翻开一看, 是永丰公司过去三年的财务报表。

“这个你也看完了?”

“是,刚看完。”

董笑深吸了一口气,从旁边扯过椅子坐到齐筝身边。手里依旧是那份文件, 他指了指报表上的几个数字,问:“能看明白这些数据背后的含义吗?”

他知道齐筝的专业是财经相关,但课本学的跟实际运用又是两回事。更何况行业不同, 财务指标的意义也不完全相同。

齐筝又是点头:“明白。”

“那你说说看, 永丰的业务是从哪里最先开始恶化的?”

光看三年的报表其实并不能全面看出永丰的问题, 但永丰现在的危机的确是从三年前开始显露的。

齐筝指了几个数据:“是销售。”

董笑又问:“还有呢?”

“回款速度太慢,我想这跟当时的销售策略有关。”

董笑挑了挑眉, 没想到齐筝真能说出点东西。接着他看到齐筝又从左侧那叠文件里拿出一份资料,说:“这是当时永丰的促销方案, 我觉得问题应该就出在这里。”

董笑倒吸了口气,不得不认真多看她几眼。

“你之前研究过永丰?”

齐筝摇头,她之前对永丰并不了解。

“那你就是今天看了这些资料得出的这个结论?”

“是, 但我还需要看更多的资料,才能做出更全面的判断。”

董笑把报表放到她手里, 站了起来:“时间不早了,你先下班,剩下的明天再看。以你的速度, 明天下班前就能全部看完, 到时候有问题我们再讨论。”

明天上午小组需要去总部跟沈之冰开会,下午应该没什么事,董笑决定明天再好好指导齐筝。

“这些我可以带回去看吗?”

董笑给她的其实都是一些基础性资料, 虽说也是商业秘密,但还不至于不能带出公司。

“年轻人能吃苦是好事,但也别太拼。这才第一天,悠着点。”他抽出几份包含了核心数据的文件,其他的任由齐筝带走。

老余等在距离地产公司一个街角的地方,齐筝不想让他把车开到公司楼下,太过引人注目。幸好现在大家都走得差不多了,可还是被董笑看到。

错车的时候,董笑看到宾利车里的齐筝依然在专注看资料,心情有点复杂。

看来这个关系户,也不完全是来混日子的。

齐筝回到城郊别墅的时候,沈之冰还没回来。

“三小姐今晚回大宅吃饭,说不需要等她了。”

齐筝上楼放好东西,简单梳洗了一下回到餐厅。心姨已经基本摸清她的口味,桌上几乎都是她爱吃的菜。

“谢谢心姨。”齐筝知道这是心姨有心了。

“齐小姐别客气,这是我们的工作。”心姨虽然还是叫她齐小姐,但明显不像最初那么生分。

沈之冰回到别墅的时候,齐筝已经在房间里看资料了。她知道今天是齐筝第一天去实习,本想问问她感觉如何,又觉得特地去问她没有必要。

“不用通知她,我也回房了。”

今天回大宅,主要是陪爷爷吃饭。可是席间二叔的挑衅让她很是不悦,永丰的事被世群横插一脚已经在业内传开。爷爷虽然没有说什么,但二叔语带奚落,让沈之冰很是气恼。

碍于爷爷的面子,她不能当面跟二叔争执,也不想过多提及跟世群的竞争。两家本就有龃龉,想起连傲沉默的态度,沈之冰的心又沉了下去。

不管她跟连傲的感情如何,都无法改变她要拿下永丰项目的决心。这不是她个人的意愿,而是身为沈氏副总裁,她不得不这么做。

看文件看到深夜,沈之冰有些累,但还不能睡。她下楼准备泡杯咖啡提神,没想到厨房里竟然有声响。

原本以为是佣人在收拾,沈之冰眼皮都没抬,刚进厨房就下了指令:“给我泡杯咖啡。”

对方并未迅速应答,沉默片刻后才听到有人说话:“沈总需要加糖加奶吗?”

沈之冰这才睁开疲倦的双眼,看见齐筝正站在咖啡机前,手边已经放着一杯咖啡。

“不加糖,少奶就好。”

齐筝按照自己的经验为沈之冰做了杯咖啡,摆到吧台上。

“这么晚还不休息?”

沈之冰看了眼咖啡,卖相不错。

“你不也一样。”

齐筝抿了口咖啡,齿间溢香:“我还在看资料学习。”

沈之冰顺势问她:“今天去实习,感觉如何?”

“挺好的,托你的福,大家都对我非常客气,还特地给我安排了师父。”

沈之冰不是没听出齐筝话里的意味,但她不回应。

“如果有什么不懂的地方,可以直接去问。如果他们解答不了,你也可以来问我。”

齐筝怔然,沈总这么忙,还有空给她开小灶?

不过她的确有点问题不太明白,所以才熬到这么晚。

“那我可以就问一个简单问题吗?”

沈之冰又喝了一口咖啡,淡淡地说:“简单的问题就不要问我了,试着自己去解决或者明天去公司问你的师傅。”

齐筝语塞,压下刚才心里小小的感激。

早就知道沈之冰没这个耐心,不过就是说套话。

两个人不再说话,默默喝完咖啡又回了房间。

沈之冰对于世群的手段不太确定,但是看连傲上次的态度,似乎对于永丰是势在必得。如果世群真要硬争,沈氏不会输,但付出的代价也绝对不少。

这是沈之冰不愿意见到的,如果按照正常预算收购,利润回报的确可观。如果被世群咬住,被迫提高收购成本,对于沈氏来说,很可能是赢了面子,白忙一场。

一直到午夜三点,沈之冰才勉强躺到床上休息,隐约间似乎听见外面有声响,好在持续时间不长。

第二天,沈之冰没看到齐筝下来吃早餐,便让心姨上去叫她。

“上班迟到不是好现象,你提醒一下她。”

“齐小姐已经走了。”

“走了?”

“是的,她说有事想要早点去公司,所以带了三明治就出门了。”

沈之冰愣了一下,继续吃早餐。

齐筝赶回公司,是为了去找昨天被董笑留在公司的那几份文件。她昨天把剩下的部分全部看完了,但中间有几个地方依旧模糊,她需要其他资料来验证自己的猜想。

这个时间点来上班的人很少,只有清洁阿姨在劳作。齐筝是新面孔,刚出现在办公区的时候,清洁阿姨还盯着她看了好几眼。

直到她刷卡进门,又坐到了自己的座位上,才避免了被人当做陌生来客的境遇。

董笑提前半小时到公司,是为了来准备今天去总部开会的资料。他总是希望能借这次机会有所表现,能有效化解三十五岁危机。毕竟,三十五岁还做不到管理层,是有不小的心理压力。

“小齐,你来得这么早?”

齐筝抬头跟董笑打了个招呼:“有几个数据不确定,就早点过来看一下。”

董笑脸上有了震惊的神情,机械式地打开电脑,视线却一直落在齐筝身上。这个实习生也真是太拼了点,都快赶上他这个想升职的老员工了。

“有什么地方不清楚?”

齐筝拿出几份文件摆在一起:“我觉得永丰在五年前出现了好几笔不合常理的收购,这直接导致了它接下来几年里资金压力倍增。”

噢,这事董笑知道,但齐筝只不过看了一个白天加一个晚上的资料,就看出来了?

“还有什么其他发现?”董笑心里冒出个大胆的念头,或许该把齐筝带去一起开会,哪怕只是旁听,说不定会有意外收获。

“暂时没有,我只能从字面上的信息里看到这些。但就是很奇怪,总觉得像永丰这么成熟的大公司,不应该会做出这样不理智的行为。”

的确,这话沈总也说过。

所以沈之冰让他们回来仔细研究过去几年里永丰的所有交易,无论规模大小都不要放过。

董笑眸色渐深,问齐筝:“你今天想不想跟我去总部开会?”

“去总部?”那岂不是要见到沈之冰?

齐筝有点犹豫,她还没做好准备那么快在公司里跟沈总相遇。

“别紧张,轮不到你发言表现的,你就坐在旁边听着就好。我是看你对数据那么敏感,又有洞察力,跟着去听一听,能进步得更快。”

董笑有自己的考量,既然这人是沈总指示来实习的,又交到他手上负责指导,以后必然是要看成果的。齐筝的能力的确超乎他的意料,不如就顺水推舟让她直接跟着沈总学,这样自己也好交差又能证明给沈总看,他的确对齐筝重视。

既然董笑这么说,齐筝也找不到合理的借口不去,就只好跟着去了总部。

项目组的人都知道齐筝的存在,但也知道她不会影响小组的汇报,无人对此有异议。在开会前,组长跟云菲说了这个事,云菲又去跟沈之冰说。

“她也来了?”沈之冰显然没料到齐筝这么快就能跟项目组一起来汇报。

云菲以为她不同意:“如果沈总觉得不合适,我去安排。”

“不用,就让她旁听吧。”沈之冰倒是想看看齐筝能听出些什么。

会议跟平时一样,先是汇报最新的修改方案,然后又根据最新进展提出新的问题,探讨解决办法。

沈之冰一直保持严肃的神情,从开始到现在,几乎没有正眼看过齐筝一次。反而是云菲,跟她视线交错的时候对她微笑了几回。

作者有话要说:  本章继续随机掉红包,爱你们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