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第26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连傲一出现立即吸引了在场大多数年轻女性的目光, 尤其是那些本就冲着他而来的名媛千金们。就连乐总的太太也悄声跟丈夫开起了玩笑:“你今天把连大少请过来,铁定要抢咱们儿子的风头了。”

乐总先是笑笑,安慰道:“皓然还嫩着呢, 哪里能跟连大少比。”他又接着叹了口气,带了几分无奈,“倒也不是我真正想请他来, 可眼下这局面,他来不来我都不好办。”

世群最近盯得很紧,开出的条件一次比一次丰厚, 现在几乎到了只要永丰同意, 世群什么都愿意答应的地步。这样反而让久经商场的乐总觉得不太对劲, 相比起沈氏那边磨磨蹭蹭,每次都只是针对性地改进, 世群更像是在争一口气。

说归说,但面子功夫还是要做的。乐总提醒儿子待会醒目一点, 自己率先朝连傲走去。

这次跟连傲一起来的,还有连杰。

“世群两位少爷赏脸光临,真是不甚荣幸。”

“乐总客气了, 今天这么重要的场合我们怎么能不来。”连傲把站在他身边的弟弟往前揽了一下,“我把连杰也带来凑个热闹, 乐总不介意吧?”

“哪里哪里,你们能来我非常高兴。”

客套寒暄完后,乐总又去应酬其他的宾客。他的小儿子从高中就去了国外读书, 今天说是生日宴, 其实来的客人几乎都是冲着乐总的面子。

连杰环顾了一圈,低声说:“哥,沈总在那边。”

连傲知道今天沈之冰肯定会来, 这些日子他都无法找到她,便想趁今天和她好好谈谈,至少不能让她继续误会下去。

“我知道,待会过去打个招呼。”

连傲假装不经意地朝沈之冰所在的方向看了一眼,目光并没有过多停留。他看似随意地喝了口酒,眉头却微微皱起,那个站在沈之冰身边的人是谁?

能够和沈之冰挨得这么近且能逗留这么久的,肯定不是随便攀谈的人。但是沈之冰除了云菲,几乎从没带哪个女性共同出席过这类场合。

那个曾在电话里听到过的女声忽然响起,连傲猜应该就是那人。这么想着,他便又借机想要多打量齐筝几眼,谁知沈之冰她们已经换了位置。

吴沁她们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凑了过来,先是跟连杰聊得欢快,实则目光一直紧紧盯着连傲。

“连大少回国这么久了,也不见来参加几次世家的活动,还是乐总面子大。”吴沁总是不太会说话,如果不是运气好投了个好胎,这辈子的日子怕是过得艰难。

连傲虽然对这几位世家小姐没太多好感,但为了维持一贯的风度和形象,仍做出了非常绅士的回应。吴沁看得眼睛直发光,可又不敢有更夸张的表示。

连杰轻咳了两声缓解尴尬,他向来知道他哥在豪门圈里的受欢迎程度。只不过嘛,这群姑娘过不了多久就该伤心了,毕竟大哥被指定的对象,不会是她们。

吴沁记恨着上回被沈之冰气场压了一头的事,今天还没找到机会跟她正面battle,便想借连傲来刺激一下沈之冰。虽然他们相处万分小心,但还是有些许传闻说他们关系匪浅。

到底是不是真的,今天试一试就知道了。

这事不单吴沁好奇,简安妮也好奇,但她不会笨到自己出马。好在吴沁是个没脑子又爱逞能的,这事由她来做再合适不过了。

沈之冰看到连傲来了,心头一阵烦闷,没太多欢喜也不想多接触。自从那晚在老地方闹翻后,她就一直不愿跟连傲交流,也不愿细想究竟要怎么处理他们之间的感情。

原本连傲在英国的时候,虽然离得远,又有时差,可那时至少还有牵挂,还可以在短暂的通话中交换着彼此的关心与在意。

可是现在,当她看到连傲,想到的只有赤、裸、裸的竞争,甚至可以称作是背叛。

世群的任何一个人都可以公然跟沈氏竞争,然而连傲不行。沈之冰无法谅解,也做不到释然。

看着她闷闷不乐,齐筝自然清楚是为什么。她无意参与到这狗血的虐恋纠缠中,但一想到书里关于今晚的情节描写,她比沈之冰还要想立即离开。

正好沈之冰想避开连傲,齐筝二话不说就快步跟上,两个人竟十分默契地一起走到宴会厅外的小花园。

盛夏夜除了空气里残余的一丝燥热,倒也不算太难受。

沈之冰的高跟鞋踩在松软的草皮上,步子放得很慢。她似乎一下子就多了很多心事,也不说话。齐筝和她并肩走着,此时的沉默很是和谐。

“齐筝,你觉得我这个人怎么样?”

齐筝不明白沈之冰为什么突然这么问,她想了一下,如实说:“能力很强,就是脾气有点坏。”

她用了坏这个字,从来没有人当面这样说过沈之冰。

齐筝见沈之冰目光深沉地看着她,无奈耸了耸肩:“我不想骗你,你对我的确不算太好。”

很意外,沈之冰竟然没有生气。

她收回目光,独自沉思了一会儿,尔后喃喃道:“至少你肯对我说真话。”

这语气,教人听不出到底是满意还是不满意。齐筝撇撇嘴,想着待会怎么找个机会提前开溜。连傲到场了,她可不想被当做工具人夹在中间受罪。

可是,并非事事都能如她所愿。就像现在,她竟然听到了连傲的声音。

她跟沈之冰停下脚步,连傲就站在她们刚走过的地方。

“沈总,很高兴今晚在这里见到你。不知道你有没有时间?”连傲缓缓走了过来,依然是十足的绅士模样。

如果不知道剧情,齐筝大概也看不出这两人有怎样的爱恨纠葛。

真是演了一手好戏,齐筝突然有点同情沈之冰。

可是想到沈总那为爱脑残的特性,她也是一阵牙疼,目光纠结,不知该劝阻还是该退场。

沈之冰站在原地没动,看着连傲步步靠近。

“连先生想和我谈什么呢?”沈之冰也是一副公事公办的口吻,仿佛两人只在生意场上打过交道。

连傲以为齐筝在旁边,沈之冰故意保持和他的距离。于是便顺着话题说下去:“如果你不介意,我想跟你聊一聊永丰的项目还有乐总。”

今晚乐总是东道主,两家大公司的高层讨论永丰的事也合情合理,这已经不是今晚第一次被提及的话题了。连傲自认这个理由没什么破绽,笃定微笑着,等着沈之冰把齐筝支开。

然而,沈之冰却回他:“不好意思,今晚我们是来参加生日宴,不是来谈生意的。”

连傲的笑容僵在唇边,但他身材高大,自带一股威压。两人间有些暗流涌动,气氛眼看就要恶化。齐筝识趣地主动告退:“要不沈总,我先回宴会厅?”

齐筝是真想快点离开,她不想观看狗血虐恋现场直播,她怕自己忍不住骂人。作为一个理智清醒的人,她实在无法认同为爱脑残的思维,无论那人多有钱,多美。

就如沈总,人美多金能力强。只要她还脑残一天,齐筝就一天不看好她。

连傲朝齐筝投去感谢的微笑,虽然眼底并没多少真诚。齐筝也客气地朝他点点头,准备走人。没想到沈之冰竟一把拽住她的手腕,正好隔着那条手链,硬生生硌着。

“你不用先走,我们一起回去。”

连傲最后的一丝笑容也消失了,现在他终于确定,这些日子沈之冰的避而不见,不仅仅是误会了那么简单。

如果此时是在私密的场所,连傲一定会故技重施,上前抱住她,用温暖的怀抱和轻柔的话语去安抚她,去哄她。然而现在,他做不到。

“沈总,给个机会!”他沉下声,加重了语气,期望沈之冰能听懂他的意思。

连齐筝都听出来了,沈之冰怎么可能没感觉?可她偏偏不想再事事顺着连傲,她拉着齐筝迈开步子,沿着来时的路走回宴会厅。

高跟鞋本就难以在草坪上行走,她还走得飞快,以至于不得不半靠在齐筝身上。

“别停下,继续走。”沈之冰倔强地保持着高傲姿态,不给连傲解释的机会。

在她看来,永丰的事没什么可解释的。连傲就是欺骗了她,无论是故意还是无意,事实就是如此。

连傲在草坪上站了一会儿,很是烦躁,完全没料到沈之冰竟是这个态度。他们相识多年,沈之冰闹的基本都是小情绪,这一次似乎有点决裂的意味,这让连傲感到不安。

连杰从宴会厅里出来找他,见他一个人在那里闷着抽烟。

“哥,生日宴开始了,大家都在等你呢。”

连傲掐灭烟,调整了情绪,跟连杰回到宴会厅。他有意识去找沈之冰的踪影,却看到她跟齐筝靠得更近。

“沈总旁边那人是谁?”

连杰刚才打听过:“说是沈氏的员工,最近在地产项目组工作,大概是来跟乐总混个脸熟的。”

吴沁整晚都缠着连杰聊天,无非就是想离连傲近些,此时她就站在连傲身后。

吴沁嗤笑道:“恐怕身份不止这一个。”

连家两兄弟都回头看她,吴沁抬头看着高大英俊的连傲,心头阵阵发热,什么话都一股脑吐出来了:“她之前是跟林沐云的,两个人亲密得很。也不知怎么的,现在变成沈总的人了。”

沈总的人,这四个字,吴沁说得格外重,还夹杂了不明意味。

果然,连傲皱眉,看了眼沈之冰的位置,问:“她到底是谁?”

吴沁一脸平静,内心早已欢呼不已:“齐筝,我记得是这个名字,海大的学生。”

竟然才刚毕业?连傲有些意外,这样的人竟能跟在沈之冰身边。而且刚才,向来跟人保持距离的小冰,竟然毫不犹豫地拉着她。

连傲的心思有点乱,以至于吴沁又说了些什么也没听进去,直到连杰叫了他两声才回过神。

“哥,刚才吴沁问我们跟林家是不是有消息要宣布?”

这已经是说得很含蓄了,连杰已经从吴沁八卦的眼中里读出了含义。可是这事他哥不许他乱说,他也不敢随便谈论。

连傲其实一直没答应家族的联姻安排,只说要等林沐云回国了再决定。之前他没怎么关注过林沐云,也不知道她身边有过齐筝。

如果她对齐筝感兴趣,那未必肯答应联姻。连傲觉得有必要查一查这个叫齐筝的背景。

沈之冰一整晚都跟齐筝在一起,哪怕有人前来寒暄搭话,也不曾让她离开。连傲的目光总是似有若无地从不远处飘来,沈之冰视若无睹,毫无反应。

齐筝冷眼旁观,觉得他们这样挺幼稚,但至少没让自己受气,倒比她想象中要好许多。

作者有话要说:  我昨天做了个梦,竟然梦到一个狗血的美女嫂嫂的重生故事(你们快点打醒我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