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第27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吴沁很少有机会跟连傲近距离接触这么久, 又难得见他多问话,虽然是关于齐筝的话题,但她还是把过去所知道的都尽力描述出来。

连傲越听脸色越差, 脸上的线条绷得紧紧的,连杰在旁也听得心口一跳一跳的。

吴沁浑然不觉,还越说越来劲:“也不知道怎么回事, 现在圈子里喜欢同性的这么多。婚前什么都试过,婚后收心倒也无妨。可我真不明白,一个普通大学生怎么能混到她们身边。”

字里行间, 均是对齐筝的不屑, 还有对林沐云和沈之冰品位的质疑。

连傲并未附和, 只是客套地笑了笑:“谢谢你的告知,剩下的我就不感兴趣了, 毕竟是女人们的感情。”

连傲的确不适合再听下去,毕竟他跟沈之冰的关系从来没有公开过。他也无法确保自己再听下去, 会不会控制不住情绪。

切完蛋糕,生日宴进入尾声,但几位大佬还没走, 其他人自然都还留着。沈之冰终于有空应酬那群米虫名媛们了,还是简安妮把她招呼过来的。

“沈总, 你今天可真漂亮,这套礼服太衬你了。”

“对啊对啊,你这个钻石耳环设计好别致, 一点也不夸张, 和你脸型简直绝配。”

依旧是不变的恭维,沈之冰心知肚明,嘴上说了句谢谢。

那些人又将目光落在齐筝身上, 虽未明言,但眼神里的意味深重,让人有些不舒服。

齐筝知道自己在她们眼里肯定不是什么好形象,接着就听到轻声嬉笑:“沈总今天带来的这位新人是谁啊?不给我们介绍一下吗。”

“我的员工。”

“长的真好看,气质也好,是新招的公关部员工吧。”

齐筝嘴角抽了抽,言下之意说她是来负责勾引人的?

沈之冰面无表情,倒也不含糊:“地产业务的,不然我今天也没必要带她来。”

那些人见沈之冰脸色沉静,也不敢造次开更夸张的玩笑。这时正好连傲跟吴沁走过来,她们便热情招手,想要扩大聊天的阵容。

沈之冰看到连傲过来,又想走开,但这样太过明显。齐筝知她不悦,便悄然移动了两步,在沈之冰跟连傲之间挡了一下。

连傲的视线一直落在齐筝那里,似乎有意要跟她说话。

齐筝感应到目光,无法继续装傻,只好回应。

“听说齐小姐刚大学毕业就能进入永丰业务项目组,深得沈总赏识,果然是人不可貌相,后生可畏。”

“都是沈总肯给我学习的机会,连先生过奖了。”

连傲并未就此结束话题,接着又问:“不知道齐小姐对永丰项目怎么看?”

齐筝还未回答,沈之冰便冷冷打断:“连先生,当着我的面向我的员工打探业务,这样是不是有点过了?”

沈之冰不仅私下对他冷淡,连在外人面前也如此对他。连傲的脸一下子就黑了,不再说话。

吴沁出来打圆场,不想气氛继续僵持。

“听说过阵子连大少要订婚,林家小姐呼声最高。要真是这样,还真是郎才女貌。”

这话刚说完,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连傲身上,就连沈之冰也是。

之前她偶尔听过些连傲要联姻的传闻,最初的时候她也问过他,连傲一口咬定只是家族长辈的想法,他自己并不同意。况且迟迟没有明确的联姻对象,这事便不了了之。

吴沁刚才提到了林沐云,这便说明联姻一说并非空穴来风。

沈之冰想听听这次连傲怎么说。

连傲后悔跟着吴沁过来,本来是想和沈之冰离得近些,顺便打探一下齐筝的虚实。没想到现在反而是自己进坑了,所有人都聚焦在他身上,他却完全不想回答。

连杰尬笑道:“这八字还没一撇呢,什么都要等林小姐回国再说。”

他这句自以为是的解释,反而从侧面证实了连、林两家的确有过这个打算。沈之冰的心彻底沉了下去,她自嘲地笑了一下。

连傲觉得自己从未如此尴尬过,不知究竟该怪谁长了张不会说话的嘴。

“时间不早了,我跟齐筝先走了,祝大家玩得愉快。”

沈之冰退场,陆续有人跟着离开。连傲始终没有找到跟乐总单独谈话的机会,加上今晚各种插曲,也心情烦躁地回去了。

回到别墅,沈之冰默默上楼,什么话都没说。

齐筝有些担心她,沈总的反应有点异常。如果她哭她闹,或是咒骂连傲,反而正常。

“沈总,你……还好吧?”齐筝拉住了正准备进房的沈之冰。

沈之冰光滑的手臂此时全然无力,被齐筝握住后便垂荡下来,像是失去了所有力量。

“我只是有点累。”

沈之冰没有露出半点哀伤,语气有些低沉却无妨她的优雅与美丽。挺直着背走入房间,门关上的瞬间,齐筝似乎听见沈之冰心碎的声音。

齐筝在门口站了一会儿,见房内没什么砸东西或是哭泣的声音,便回了自己房间。今晚的剧情和她想象的不同,她没想过沈总会在言语上维护她,从始至终都强调自己是沈氏员工,而只字不提她们私底下的关系。

她更没想到沈之冰会对连傲如此冷漠,就连她这个外人,都嗅出了决裂的味道。难道沈总幡然醒悟,看透连傲的虚伪了?

齐筝一直到洗完澡,仍在想着沈之冰的事。不知为何,她还是有点不放心,吹干头发后她又去了沈之冰的房间。

轻敲了几下门,没人回应,齐筝想也许沈总睡了。

今晚沈之冰没喝太多酒,对身体的影响应该不大。但刚才她那虚弱的声音,又透着十足的疲惫。

齐筝暗笑自己多虑了,沈之冰这样的人物,哪里轮得到她来担心。

她转身准备走,忽然听到房内有动静,像是磕碰的声音。

她抬手再次敲门,力道大了许多。过了一阵,门才被打开。

齐筝探身进去,沈之冰已经背对着她往回走。

“这么晚不睡觉,过来做什么?”

齐筝一进来就闻到了酒味,果然,沈之冰坐在沙发上喝酒。

亏她还觉得沈总刀枪不入,没想到竟也偷偷躲在房里借酒浇愁。

“你特殊时期,不能喝太多酒。”齐筝伸手取过她的酒杯,又把桌上那瓶还剩一半的酒盖上。

“我连喝酒的自由没有了?”

依然是这么让人气恼的话,此时的语气却让人生气不起来。

沈之冰脸上挂了泪痕,齐筝知她伤心,也不和她斗嘴,默默收拾了桌面。

她又去给沈之冰倒了杯水:“喝酒也改变不了什么,只会让自己更难受。”

这道理谁不懂呢?可是沈之冰现在心里就是难受,很难受。有一种精心呵护多年的宝贝轰然碎裂的疼痛与不舍,但又不得不接受这样残酷的事实。

齐筝想拉她去床上,还没来得及转过身,就被人突然抱住。

沈之冰坐在她身后,搂着她的腰,紧紧抱住了她。

她们都穿着轻薄宽松的家居服,沐浴后的香气随着身体的摆动飘散出来。齐筝用的是清凉薄荷味,而沈总身上则是香甜的椰子味。

“不准逃!”沈总又恢复了她的强势和霸道。

齐筝叹息,沈总大概是喝醉了。

由着她抱了一会儿,齐筝实在有点难受,只能侧过头:“沈总,差不多得了,你该去睡觉了。”

没有得到回应,手也没有松开。

齐筝试图去扒开,谁知沈之冰抱得更紧,几乎整个人都贴了过去。

“沈总,醒醒!”齐筝无奈,只能尝试叫醒她。

沈之冰睁开迷蒙的眼,盯着齐筝的侧脸,也不知看清了还是没看清。

“我好累。”

她眼底水波涌动,似乎下一秒又要落泪。她说的很是无助,脆弱到没人忍心打断她的睡眠。齐筝被她这么一弄,也狠不下心。

“那你也不能坐在沙发上睡啊。”

沈之冰不理她,把她的头靠在齐筝的背上,当她是个大抱枕:“就要在沙发睡!”

齐筝咬牙,迅速扯开她环在自己腰间的手,然后一个转身,把沈之冰抱了起来。

沈之冰皱眉,很不情愿。

“你做什么?停下来!”

她俩差不多高,又都属于高挑纤瘦型,齐筝抱着沈之冰有点吃力,经不起她乱动。

“想好好睡觉就别闹。”

好在床铺离沙发不算远,齐筝把沈之冰安顿好,喘着气替她盖被子。她正要把床头小灯关掉,却被人突然勾住了脖子。

差点没站稳,齐筝觉得自己快被沈之冰折腾疯了。

“不要走,别走好不好。”沈之冰手越扣越紧,像是抱住救生圈一般。

齐筝被弄得快喘不过气了,几番挣扎无果,只好脱了鞋也跟着躺了下去。

这样好歹她能呼吸顺畅点。

刚躺平,沈之冰便整个人靠了过来,依旧搂着她的脖子,像是极力从她身上汲取到真实的温度。也只有这样,沈之冰才渐渐安稳睡去,那梦里让人撕心裂肺发疼的画面逐渐碎掉,徒留一地破败。

齐筝失神望着天花板,就这样被沈之冰强迫留下,丝毫没有美人在怀的快乐。

然而她自己清楚,自己是喜欢女人的。跟沈之冰这样近距离接触,对她来说,并非好事。

在昏沉睡着前,齐筝想,明天该给蒋大哥打个电话问问归期了。她自己都不知道接下来沈总又会有什么难以预料的举动,毕竟原书里沈总跟连傲闹翻后花样百出,把原主折磨得够惨。

尤其是那些在房间里的花样,更是让齐筝无法接受。

逃离,齐筝再次起了这个念头。

没有了连傲的羁绊,沈总只会更加放飞自我。齐筝不想被当做玩偶,她只能选择逃。

作者有话要说:  等我酝酿一下饺子文学的文案先(梦里真的什么都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