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第34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沈之冰明显动怒, 捏的齐筝手腕有点疼,而且这个姿势也不宜长时间保持,实在是腰酸。

齐筝不得不抵住沈之冰前倾的肩膀, 说:“我没有要跟林沐云再有什么纠缠,这点你不用担心。至于所谓的报复,我也没兴趣, 我现在只想过好自己的生活。”

原主跟林沐云的爱恨纠缠已经是过去式了,齐筝不会去延续也不愿去报复。她只希望林沐云不要再来烦她,彻底从她的生活中消失。

“不想报复了还是不舍得报复?怎么, 今天见到她, 你于心不忍还是觉得旧情难忘?”

沈之冰咄咄逼人, 跟平时的冷漠不同,她现在有点刻薄。齐筝发觉她情绪不对, 便认真看了她几眼。

“沈总,你今天是不是遇到什么事了?”

沈之冰一怔, 不语。

齐筝知道肯定是有特别的事发生,要不然沈之冰不会突然这样。跟她相处这些日子,齐筝摸出点门道, 沈总的不正常大多来自于情绪异常波动,而这波动极有可能是因为连傲。

“不要试图转移话题, 我们在说你的问题。”

齐筝撇嘴,何必死鸭子嘴硬,明明是你不正常。

“你先让我起来, 我这样很难受。”齐筝推她, 被这样压在沙发上实在是糟糕。

沈之冰不肯,依旧压着:“想逃?真以为我是随便玩弄的吗?”

她的情绪越来越激动,齐筝突然感觉到疼痛, 沈之冰竟然在她肩头咬了一口。

“沈总!”

齐筝用力推她,却被沈之冰紧紧抱住。肩上的痛感变成麻木感,然后有温热的液体流动。

这小说里果然都是为爱脑残的人,齐筝懒得去理会连傲跟林沐云,但沈之冰她不能不管。任由沈总这极端情绪发展下去,以后她会吃更多的苦。

深吸了一口气,齐筝说服自己暂时别计较,轻拍着沈之冰的背,等她平静下来。

“我没有要跟林沐云怎么样,也没有要和她继续的打算,沈总不必担心这个。”

“那如果她继续来找你呢,你会怎么样?”

“当然是把她赶走。”

沈之冰抬头,意外地看着她,像是不相信齐筝竟会说出这么决绝的话来。她无法将当时哭红了眼,又握紧双拳发誓要找林沐云算账的齐筝跟眼前平静的人联系起来。

“所以,沈总你能不能跟我说说,今天究竟怎么了?”

齐筝的话惊醒了沈之冰,她意识到自己刚才的失控,瞬间从齐筝身上起来。

“没什么,大概是出差累了,加上被你气的。”

齐筝无奈看了眼刚才被咬的地方,她今天穿了件白色打底衬衫,上面落了沈之冰的唇印。别人不知道的,还以为发生了多旖旎的浪漫,只有她明白,这真是金丝雀的惨剧。

“那我先回去,沈总你也早点休息。”

齐筝临走前,看见沈之冰依旧呆坐在沙发上。她轻轻叹了一口气,关上了门。

齐筝猜,应该是林沐云回国的消息和连、林两家有意联姻的风声终究传到了沈之冰耳朵里,这一次连傲的解释恐怕更加无力。所以沈之冰的情绪才会有这么大的波动,以至于开始咬人了。剧情依旧按照原书发展,齐筝几乎看到不久后的那些道具了。

原书里,连傲直到结婚前一晚还在挣扎,口口声声说着跟林沐云只是协议婚姻,绝对不会动真心。还一直拖着沈之冰,承诺等他正式接管世群,就跟林沐云离婚。

这样漏洞百出的谎言,竟然还能让沈之冰心存希望,齐筝觉得该拯救一下沈总。既然暂时无法逃离,那就只能尽力让沈总正常起来。

林沐云回国,除了她自己,林家的人和连家的人都很高兴。生意上的事是等不了太久的,既然她同意回来,那和连傲的事也是迟早要妥协的。

既然如此,倒不如他们先好好谈谈。

优雅宁静的咖啡厅里,帅气多金的贵公子和美貌娇艳的名门千金正相对而坐。本该是养眼甜蜜的场景,却是沉寂如水。

“你家里的态度还跟之前一样?”林沐云搅拌着咖啡,又往里面加了一块糖。

“和你家里一样,没变过。”

林沐云似笑非笑抬眸看他:“其实我真不太明白,怎么就会把你我扯到一起,我自认过去从没对你有过非分之想。”

连傲在名媛圈里的迷妹不少,但林沐云是例外。两家有生意往来,但他们之间,却不熟。

“联姻只是保全和巩固财富地位的一种方式和选择,跟感情没太大关系,我们都很清楚。至于为什么选择你我,大概是因为我们是未来能得到最多的人吧。”

每个大家族都有很多人在觊觎继承权,无论是否名正言顺,但巨额财富没人会真正不动心。一日没有明确谁来继承,一日就存在明争暗夺。

连傲想要世群,林沐云想要林氏,就必须付出代价。这点,他们都很羡慕沈之冰。

林沐云回国前做过挣扎,但终究还是没能抵得过家族压力,毕竟家族能给她一切,也能收走她的一切。

“既然这样,那我们也别浪费时间了,谈谈订婚的事吧。”林沐云抿了一小口咖啡,明明已经放了不少糖,依旧苦涩。

林沐云主动约他见面,连傲大致也猜到了对方的态度。

“我听爷爷的意思,是要等正式结婚后才会把世群交给我。”

林沐云生硬笑了一下:“这么着急结婚,是不是到时候还要包生孙子才可以?”

豪门最喜欢多子多福,能生就是好,有几个都不满足。

连傲皱眉,结婚是他的底线。至于孩子,他并不想跟林沐云生。

“爷爷没有提这个要求。”

林沐云又喝了一口咖啡,这次的口感好些了。

“那你打算什么时候结婚?”

连傲之所以肯松口答应联姻,除了家族的压力,还因为连老爷子的身体状况变差,医生甚至说很可能拖不过半年。如果没能在爷爷离开之前把继承权定下来,世群必然面临一场乱局。

在连家,连傲是最得老爷子喜欢的,本来这事十拿九稳。但是永丰的事弄得他在董事会上颜面尽失,万一那几位董事极力反对,他也未必就能争得过三叔。

连傲的长指在玻璃桌面上轻敲了几下,垂眸道:“三个月后吧。下个月先订婚,准备时间仓促了些,但我想,你也不会太在意。”

连傲其实是懂女人心的。和不喜欢的人结婚,婚前准备并不需要那么用心,交给专业的公司去打理就好。

林沐云想了想,同意了:“可以。那什么时候离婚?”

还没结婚就已经在谈离婚,这对于他们来说,反而显得很正常。

“获得继承权后满一年,就正式离婚。”

林家那边可能不会那么快,但连傲不想被婚姻捆绑太久。他向来是抗拒婚姻的,即便是跟沈之冰在一起,感情再浓,他们也从不提婚姻的事。

沈之冰是知道他们不可能结婚,而连傲则是根本不想走入婚姻。

“你放心,等我拿到继承权,我会动用世群的资源帮你尽快得到林氏。”

“那我先谢谢连大少了。”

正式毕业后,齐筝就不能继续住在寝室,她把行李全部搬到别墅。虽说别墅里什么都不缺,但将来这里的东西她也不会带走,终归是要有一点属于自己的东西。

“我自己可以收拾好的。”齐筝婉谢了心姨想让佣人来帮她收拾整理。

这些东西不多,她自己的事,喜欢自己做。

沈之冰自从那晚失控咬了她,没有再过多为难齐筝,也没有再提起林沐云这个话题。

永丰那边的态度越来越明朗,随着跟沈氏的接触增多,世群基本宣告出局,连陪跑的机会都没了。连傲已经有了心理准备,但真正收到永丰那边通知的时候,仍是闷闷不乐。

乐总亲自打来电话解释说,沈氏给出的方案的确更适合永丰目前的状况,希望下一次能有机会跟世群合作。这都是场面上的话,把世群说的再好有什么用,合同跟谁签才是真正的好。

那天他当面问过林沐云,齐筝到底是什么来历,林沐云很明确表示,齐筝以前不是这样的。

唯有一个可能,那就是进了沈氏,跟了沈之冰后,齐筝变了。

连傲最近在生意场合跟沈之冰碰到过两次,都是不冷不热,没什么机会私下接触。沈之冰身边多了个齐筝,这对连傲来说并非好事,而且威胁越来越大。

虽然是因为生意上的事而对她有所关注,但连傲心里总觉得有点怪,似乎沈之冰对他转冷,也是在齐筝出现后。

如果不是过去多年的感情积累,连傲差点以为沈之冰变心了。可是他懂她,沈之冰是个偏执又顽固的人,一旦是她认准的,无论刀山火海,都不会轻易放弃。

这么多年的感情,哪怕再委屈,再缥缈,沈之冰都咬牙坚持下来了,怎么可能因为一个大学毕业生而轻易割舍。再说,齐筝是个女的,沈之冰又没有林沐云那种猎奇的无聊心态,怎么可能会看得上她。

这么一想,忧虑似乎减轻了些。连傲紧锁的眉头终于舒展开一些,丢了一笔生意没关系,但沈之冰不能丢。

齐筝这天在秘书室跟云菲一起准备一份数据报告,她来这里的频率多了,大家也都习惯了她的存在。

沈之冰刚开完会回来,顺便把齐筝叫到办公室。

“数据准备得怎么样了?”过两天就要跟永丰那边做最后的谈判了,顺利的话就能正式签合同。

“应该没什么问题,目前没有发现异常指标。”

沈之冰满意地点了点头,拿过刚才开会的资料继续看:“没事的话你继续出去忙吧,事情做完就可以下班。”

看来沈总是打算加班了,齐筝转身前看到她手机屏幕在闪,a字母在跳跃。

沈之冰接起电话,不怎么说话。对方似乎是在约她,被她一口拒绝。

“抱歉,今晚恐怕没时间,我有很多工作要做。”

对方依旧不气馁,还在争取。

沈之冰揉揉眉心,无奈中透着哀伤,却还是拒绝:“真的不行,我说了没空,就先这样吧。”

电话被挂断,沈之冰索性将其放进抽屉。这是她的私人手机,并不在意有人在此时找她。

齐筝依旧站在那里,沈之冰抬眸看她。

“沈总,今晚有空一起吃饭吗?”

沈之冰挑了挑眉:“你刚才不是听见我在电话里说了,今天有很多工作要做。”

齐筝笑着指指她的文件:“你的工作我可以帮你分担一部分,所以你的时间也可以腾出一点来跟我吃饭。”

作者有话要说:  谢谢老板们的打赏鼓励,鞠躬么么哒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