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 第38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副总又笑着对林沐云说:“我刚才跟沈总说了你过来了, 如果不介意,中午一起吃个饭?”

林沐云余光瞟了一眼齐筝,见她并无什么反应, 淡声道:“沈总客气了。”

虽然开口邀请的是副总,但如果没有沈之冰的授意,他怎么敢擅做主张让两位女老总一起吃饭。

沈之冰果然准时, 十五分钟后出现在地产公司。和永丰签好合同,她心情很好,打算到地产公司亲自慰问感谢一下这段时间辛苦的项目组。

顺便, 把齐筝要调去总部的消息宣布一下。虽然人事会走正式流程, 沈之冰知道齐筝不愿被人在背后议论, 她不过一句话的事,倒是可以帮帮齐筝。

电话里意外听说林沐云竟然也在地产公司, 沈之冰只诧异了一小会儿便反应过来,怕是醉翁之意不在酒, 去谈的不是业务,而是冲着齐筝去的。

毕业典礼那天,沈之冰提前结束出差, 从棉城赶回来,本打算接齐筝去吃饭。她没有下车, 让保镖进学校去找齐筝,结果意外得知林沐云也去观礼了,而且她们还说话了。

那天的事沈之冰没再多计较, 发泄完就算过去了。可是林沐云跟连傲订婚的事成了她心头的一根刺, 不去碰还好,若是偶尔触动,仍是难受得很。

“林总, 好久不见,国外的生活怎么样?”沈之冰来了以后主动打了招呼。

“沈总还是那么爱开玩笑。国外再好也比不过这里啊,海城才是最让人流连忘返的地方。”

“林总在国外逗留的时间不短,我还以为你打算把生活重心转过去。”沈之冰顿了一下,尔后继续笑道,“是我想多了,林总都快要订婚了,今后就更舍不得离开海城。”

说到订婚两个字,无论是沈之冰还是林沐云,都高兴不起来。一个心很痛,另一个则胸闷不已。

但沈之冰主动提及,不太符合她一贯的沉稳风格,曾经她和连傲之间的传闻似乎更真了。林沐云暗自打量起来,齐筝在旁边看得一清二楚。

沈总极力维持着平静,但嫉妒和愤恨有时候并不能完全被控制,尤其是在连傲未婚妻这件事上。沈之冰苦撑多年求而不得的身份,却被林沐云轻巧收入囊中,而且她脸上仍是一派淡然无所谓的姿态。

这就更让人感到羞愤,沈之冰越是高傲,心里便越是承受不住。

齐筝寻思着找个机会让沈总别再被这话题带偏,在别墅里也就罢了,至少没有外人。若是在自家的公司,这么多人的面失态,并非好事。

沈之冰的视线转向齐筝:“齐筝,你过来。”

她又转过去对副总示意:“今天跟永丰的签约很顺利,这段时间大家都辛苦了。能取得这样的成果,是和大家的付出分不开的,所以一定要论功行赏,不能拖延克扣员工应得的奖励。”

有沈总的这句话,副总自然不敢怠慢,本来这事他们高层就商量过:“我们打算是和三季度的奖金一起发。”

“我已经让财务部把钱准备好了,没必要多等几个月,你们尽快把相应绩效报上去。”

每年暑假对于家里有孩子的人来说,都是需要花钱的日子。这笔奖金来得真是振奋人心,沈之冰果然懂得笼络员工。

林沐云轻笑赞叹:“沈总果然细心,处处替员工着想,难怪这么多人挤破头都想进沈氏。”

“员工用心替公司做事,公司自然不该亏待他们,这样合作才能长久稳定持续下去。沈氏从来不会漠视任何人的付出和能力,就像齐筝,她就是一个典型。”

林沐云嘴角的笑僵了一下,听沈之冰接着说:“齐筝虽然是实习生,但她的能力已经得到充分展示,所以在永丰项目结束以后她会正式进入总部秘书室工作。”

进入总部已经够让人意外的了,直接进秘书室就更了不得了。哪怕知道她之前很可能只是来积累一下经验的知情人,也不免变了脸色。

这可是不是简单的关系户,这简直是沈总下放来锻炼的亲信栽培。

“沈总用人大胆,不拘一格,令我受教。我过去有点局限,所以错过了这样的潜力股。”林沐云目光幽深,语意不明,看了眼齐筝,“错失了这样的人才,我还真有点后悔。”

林沐云这话里分明还有话,但她不挑明了说,其他人也不好细问。沈之冰嘴角微动,把她眼底的挑衅看得一清二楚。

林沐云,你后悔了,所以想回来把齐筝抢回去?

沈之冰在心底冷笑,已经在我手里的东西,你想抢,也不可能会赢。

沈之冰宣布完齐筝即将调入总部后,就跟副总一起和林沐云午餐去了。哪怕再电光火石,林氏高管亲自到访,她不可能不接待。

生意场有时就是这么让人无奈,明明是想要掐死的人,却不得不坐在一起觥筹交错。

两位美女老总离开后,齐筝被围了起来。平时跟齐筝不怎么说话的同事也都凑了过来,这下想要低调也没办法了。

“齐筝,你去了总部可别忘了我们,有机会也拉咱们一把呗。”

“你满脑子就想着让别人拉你,你怎么不自己去买台起吊机,自己吊自己呢。”

“去去去,你懂什么?朝中有人好办事,秘书室可不是一般的部门,这是离沈总最近的地方。你没听说啊,有时候丞相都不一定比得过贴身太监。”

“咦惹,你是说小齐是太监啊?”

“你怎么说话的……”

大家七嘴八舌,齐筝反倒没能正经说上话。董笑忍了一会儿,把他们都赶走了。等人都散了,他坐在位子上,闷闷喝着水。

“你怎么了?”齐筝觉得董笑有心事,很沉郁的那种。

“没什么,替你高兴。”董笑无意识地把杯盖放上,又揭开,反复操作。

齐筝跟董笑的接触仅限于项目组的工作,但也能从组里其他人的打趣里偶尔听出些门道。

“别给自己太大压力,给自己一点时间。”

董笑的眉头拧了起来,过了一阵他叹气:“我都过了三十五岁了,事业还是没有突破。好不容易进了项目组,原以为能给自己的履历加点东西,现在看来除了奖金也没别的了。”

组里的所有人都能得到相应奖金,但在职级考评上却未必人人都有升迁机会,毕竟越往上空缺越少。这一次,董笑想要升职的希望又破灭了,他在组里的表现并不突出。

“尽自己最大努力就好,一次结果不代表以后都这样。”

齐筝也只能鼓励他,董笑的确不属于能力很出众的那类的。而且他缺乏鲜明性格,总想着不得罪人,但渐渐地也失去了自己的风格。

可是这不是一朝一夕形成的,也不是短时间内能改变的。齐筝无意用自身经验去引导别人,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路,她无法改变什么。

沈之冰下班后给齐筝打了电话,简单明了,让她准时回别墅。

晚饭如常,沈之冰看上去和平时没差别。但齐筝总觉得她有点奇怪,尤其是中午跟林沐云吃了饭以后,不可能毫无波澜。

“你今晚有什么安排?”

齐筝摇头,没有安排,项目好不容易结束,她想睡个舒服觉。

“那到我房里来。”

没有工作,还去做什么?齐筝心中疑惑重重,并不是很想去。

“见了林沐云,连我房间都不愿意去了?”

果然,沈总还是不正常的,只是懂得稍加掩饰了。

沈之冰表现得越平静,就越让人紧张她接下来的举动。原书里,自从连傲决定订婚,沈之冰就在黑化扭曲的路上一去不返。尤其是连傲的谎言和总是失效的承诺更是成了反复折磨她的催化剂,而原主就成了沈之冰黑化后的牺牲品。

好在沈总目前还算正常,齐筝却不敢掉以轻心。林沐云的挑衅不可能对她没有影响,可是沈总把她叫来做什么呢?

她跟林沐云没有关系了啊。

门被关上,沈之冰的情绪逐渐显露。仿佛只有在房间里,她才感到舒适和安全,才敢稍微表露真实的自己。

“齐筝,你跟林沐云真断了吗?”

“是。”

“她今天很坦白地跟我说,不会把你拱手相让的。”

“她脑子不清楚,沈总不要被蒙骗。况且她都已经订婚了,再来纠缠我,对她没有好处。”

沈之冰笑,却毫无暖意:“你果然是在意她订婚的事。”

齐筝低叹,在意订婚的人是你啊,沈总。

沈之冰很烦躁,却不知道怎么办。唯有齐筝,她只能对着齐筝这样。

可是,当她想要故技重施的时候,却被人抱住。

“你,你干什么?!”

齐筝无奈,却不得不这么做:“沈总,我知道你现在不太开心,但是我不想再被你咬了。”

沈之冰并不习惯被人这样对待,挣扎明显,齐筝却不松手。

“沈总,我不是你发泄的工具,你清醒一点!”

她不是原主,即便签了那样丧失尊严的合同,她也做不到麻痹自己去接受。和沈之冰接触后,她能感觉得到对方并不像林沐云,沈总还有得救。

沈之冰停了下来,想像过去那样冷言嘲讽,想要提醒齐筝那份合约,可是话到嘴边,她似乎说不出来了。

“如果你遇到不高兴的事,可以跟我说。也许我无法替你解决,但我可以听你说,也会替你保守秘密。”齐筝温声道,“但我不是玩偶我是人。你如果愿意,我可以做你的听众,但我不能接受你肆意的对待。”

沈之冰有些恍然,脱力靠在齐筝身上。齐筝的话让她差点失了力量,压抑在心里许久的话,终于到了要喷发的时候。

“我……的确是很不高兴,很不开心。”

沈之冰失神看着地毯,上面精美的图案无法吸引她,化作模糊的一团,犹如她心中烦乱的线团。

“不要总把不开心的事闷在心里。再不好的事,时间久了也都淡了。”

沈之冰抬眸,和齐筝四目相对,想从她眼里找到让自己软弱一点的理由。

“齐筝,你有试过爱一个人,很久很久吗?”

齐筝看着此时的沈总,早就不是上午在公司里跟林沐云电光火石的犀利模样。

“爱过,但已经忘了。”

沈之冰自然以为她说的是林沐云,顿了一下,自语道:“爱了很久的人,也能忘吗?”

“如果你想忘,想解脱,自然就能忘。人的忘性其实很大的,很多时候你以为是记性好,其实只不过是自己不愿意忘记罢了。”

作者有话要说:  某月某天

齐筝(正义):沈总你不能再随便咬我了!

沈总(委屈):那我忍不住怎么办?

齐筝(深思):那我换个方式咬……你好了

ps:“二二小败家”大佬的深水鱼雷加更明晚补,谢谢支持

也谢谢所有给我鼓励支持打赏的宝宝们!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