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 第42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订婚毕竟跟结婚不一样, 对于主角间的互动要求也低了许多。在连傲跟林沐云相继说完对这份感情的看重和期许后,便直接进入了下一环节。

齐筝看着台上很是般配的两人双手交握倒香槟的样子,预估这场仪式已经过去大半, 可是沈之冰的情绪尚无好转的迹象。

“沈总,可以轻一点吗?”齐筝咧嘴,轻声要求。

沈之冰置若罔闻。虽然她表面上云淡风轻, 可是内心早就浑噩茫然,根本无法有效识别外界因素。

齐筝有过类似经历,能够体会沈之冰的感受。可是再握下去, 她这手明天就不用上班了。

齐筝将另一只手伸过去, 把沈之冰的手包住:“放松一点, 没什么大不了的。”

直到连傲牵着林沐云的手下台换衣服,沈之冰浑身紧绷的神经才慢慢松弛。赫然反应过来自己的手被齐筝环住, 有些不悦。

“你抱着我的手干什么?”

“是你拉着我的手不放,我只想拯救一下自己。”

沈之冰立即就松了手, 齐筝终于重获自由。

同桌的人趁机跟沈之冰搭讪,自然想要聊一些生意上的事。

“沈总,前段时间沈氏和世群在永丰项目上竞争激烈, 我们还以为今天你不会过来。”

“生意是生意,并不会影响我们两家交情。况且爷爷特地叮嘱, 连、林两家的邀请,不能怠慢,更不能失礼。”

“果然好风度。我听说沈氏有意开发新领域, 对加密货币也有兴趣?”

沈之冰偶尔听说过这种传闻, 近几年加密货币很火,有部门负责人提出过建议,但被董事会否决了。

“只是传闻罢了, 沈氏更注重实业。”

沈之冰今晚一点也不想谈公事,每次出席应酬,围在她身边的这群人,嘴里聊着生意,眼睛总是盯着她的脸。沈之冰心情烦闷,又不得不打起精神应付这些人,今晚跟她同桌的,谁都不好得罪。

从齐筝入座,其他人就有意无意打量过她,沈之冰没有特地介绍,他们也不好直问。现在坐在一起久了,气氛活跃起来,又见齐筝跟沈之冰互动不错,便把之前的疑惑说了出来。

“沈总今天带来的是哪位贵客?之前好像没怎么见过,不知道是哪家千金刚学成归来?”

这些人里大部分没认出齐筝就是乐总儿子生日宴上那个员工,又或是觉得有点印象,但并不敢确定是同一人。

“她叫齐筝,在我秘书室工作。”

原来如此,真是沈氏的人。

有人却不肯轻易放弃,感慨道:“这么年轻就能进秘书室,实在是后生可畏。沈氏动作快,好人才一冒头就被你们抢走了。”

每年校招,沈氏总是收到应聘简历最多的那家。其他公司里也有不少员工蠢蠢欲动想积累了经验后跳槽过去,这让其他老板不得不防。

“人才很多,沈氏不会跟诸位抢什么,双向选择而已。”

沈之冰在商场上并不是一个过分谦让的人,沈氏的实力摆在那儿,她的能力摆在那儿。她不嚣张但也不怯弱,要不然那些人早扑上来把她吃的骨头都不剩了。

看出沈之冰有意护着齐筝,便也不好再打听什么。齐筝,在秘书室工作。有这两个信息就够了,剩下的他们可以回去自己查。

仪式结束后,宴会便自由许多。连傲和林沐云开始每桌轮流进酒了,沈之冰刚才已经喝了几杯,脸颊有点红。

“沈总,我去帮你换一杯吧。”

沈之冰余光瞥了一眼在不远处的那两人,估摸着不用多久就该到他们这桌了。

“一杯酒而已,我喝得了。”

沈之冰固执起来,真没人劝得动。齐筝幽幽叹了口气,喝就喝吧,反正今晚你不会正常,对此齐筝已经做了最坏打算。

林沐云幽深的目光比她的人更早到来,两位主角的酒终于敬到了这一桌。连傲和林沐云一直相依,连喝酒的时候都非常同步。

“真是一对佳人,今后强强联手,更是一段商界佳话。”

“连大少不声不响的,一出手就是王炸,弄得我家里那几个小侄女都心碎了。”

这话是开玩笑的,但其他几位老总也跟着附和,可见连傲订婚的消息在世家圈子里的确伤了不少人的心。

沈之冰没有跟着笑,勾了勾唇角,觉得讽刺。

她才是那个心碎成渣的人吧,却要装作无事人,在这里听你们恭维揶揄。

连傲不敢明目张胆看沈之冰,却还是有意无意落了几次视线在她身上。一群老总都是人精,哪有看不到的。

“连大少以后得收心了,有了林小姐,可不能再朝三暮四了。”

连傲脸色微变,依旧保持着风度:“秦叔叔说笑了。”

秦家向来不太喜欢连傲,所以一早就在家族里说过,不许动这份心思。

“未婚妻就在身边,怎么还总是盯着人家沈总看呢。沈总漂亮,我们沐云也不差啊。”

都是世家的孩子,多多少少也算看着他们长大。连傲再不爽也不能当面顶撞,只好尴尬地解释:“我只是怕今晚招呼不周,怠慢了各位。刚才沈总一直没说话,我是想问问是不是哪里做的不够好。”

沈之冰的确刚才没插话,但连傲这解释有些牵强,好在林沐云不计较。

她的注意力一直在齐筝身上,她今晚一眼就看到她了。她的金丝雀从前被她用无数钱财娇惯细养,都没有发出像今天这样耀眼的光芒来。

齐筝穿的那套礼服她认得,刚上市的时候她就喜欢,可惜并不是她的风格。身边朋友也都提到过这款,可是无一人能驾驭。

今晚齐筝是特别的,她站在那里一言不发,也足以令林沐云心动。

过去是五分,现在则到了八分。林沐云发现,自从再次跟齐筝相见,她的心便不受控制,想要见她,再见一见她。

直到今晚,她站在台上,挽着连傲的手,却被台下的人牵动心绪。哪怕抹掉过去不说,今晚的齐筝也足以令她一见钟情。

林沐云忽然庆幸,和连傲是协议结婚。如果在结婚前夕才赫然发现自己真地喜欢女生,那才是人间悲哀。

酒杯碰在一起,发出悦耳的声响。沈之冰冷漠依旧,只是淡淡说了声恭喜,连傲也只是应了句谢谢。

林沐云仰头喝酒的时候,仍是在看齐筝,就连沈之冰都发觉了。

他们在这桌逗留得不久,又去往下一桌。

齐筝怕沈之冰坐不稳,提前伸手在她背后挡了一下。

“我没那么虚弱,就算要翻脸,也不会在现在。”

沈之冰意味深长地看了她一眼:“今晚这身打扮,很吸睛啊。”

从她今晚带着齐筝出现,已经不止一次收到这样的注视了。可是林沐云近乎当面挑衅的表现,还是让沈之冰愤恨。

齐筝无奈:“沈总,我是按照你的要求来的。”

沈之冰轻哼:“我让你成熟一点,不是让你来勾引其他人的。”

齐筝开始怀念那个在办公室里和她认真研究合同,甚至不苟言笑的沈总了。

宴会进行快到尾声了,沈之冰喝了不少酒,但没醉。

“我去趟洗手间,待会我们就走。”

“需要我陪你去吗?”

“不用,你乖乖在这里等我。”沈之冰拿着她的随身小包离开,齐筝终于有种快下班的解脱。

这种应酬比加班难熬多了,还没加班费,真是吃力不讨好。

同桌的老总们早就散开,齐筝一人孤单坐着,她还挺享受。

身边突然坐了一个人,有别于沈之冰的香水,齐筝还没来得及去看是谁,就听到一声甜腻的声音:“小筝。”

林沐云真是阴魂不散,她不用继续应酬的吗?怎么会突然跑到这里来。

齐筝勉强挤出个公式化笑脸:“林小姐,你好。”

“你一定要跟我这么生分吗?我叫你小筝,你却叫我林小姐,弄得好像我认错人似的。”

今晚的林沐云美得张扬,可是齐筝不喜欢这种风格。她总觉得脂粉味太重的美,不真实。

“我跟你没有熟到可以互相称呼名字的地步。”

林沐云的承受力比之前好了些,对于齐筝的抗拒也做了心理准备。毕竟今晚是她订婚,齐筝哪怕再旧情难忘,也不会在这种场合向她示好。

“小筝,我订婚也好,结婚也罢,都不代表我内心真实的想法。我也不会真正投入到这段关系中去,你相信我好吗?”

林沐云比过去说得认真,是真地希望齐筝可以相信。

然而齐筝的笑淡了点,对于这样的表示,无动于衷。

从前原主很渴望,但她不需要。

“我们之间已经没有必要解释这些了,你选择和谁结婚是你的自由,我不会干涉也不会在意。所以林小姐不必跟我解释这么多,我只是个来观礼的观众。”

林沐云冷笑:“是沈之冰带你来的吧?她人呢,把你丢在这里自己去乐呵,你还老实听话地等着。”

齐筝想到一整晚都在强撑的沈总,忽然很讨厌林沐云的刻薄。

“沈总什么样,与你无关。”

林沐云听齐筝竟然开口维护沈之冰,心中更气。

“她给的条件有多好,让你这么死心塌地?小筝,你只是她用来对付我的一张牌,你别被她迷惑了啊!”

林沐云情急之下,竟然要去握齐筝的手。从前,齐筝很喜欢跟她十指相扣,喜欢牵她的手。可是林沐云从不让她在公开场合这么做,说让人看到了麻烦。

齐筝不着痕迹躲开,拿起眼前的酒杯,淡淡抿了一口:“人多眼杂,林小姐应该多注意影响,被人看到可就麻烦了。”

林沐云一怔,幽幽道:“小筝,过去的这些你还记得。”

作者有话要说:  不看不知道,原来我的读者里有这么多营养液大户(乖巧给跪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