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章 第45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和蒋悠悠的这顿晚餐吃得挺愉快, 蒋悠悠说起了不少大学时候的趣事。齐筝拥有原主的记忆,自然也记得。但她没有真正参与过,并没有太多感同身受。

“一转眼真是说毕业就毕业, 再过两个月啊,我们都工作半年了。再之后,就是无数个半年重复循环, 不知道哪天我们再聚会,就要开始盼着退休了。”

齐筝对于蒋悠悠这故作惆怅的语气觉得好笑:“这起码还有几十年,你别急, 职场生活你还有得享受呢。”

蒋悠悠毕业后去了会计师事务所, 正巧跟的项目组没啥活, 要不然现在她连吃烤肉的空都没有。

“那时候我们都信誓旦旦说以后一定要怎样怎样,其实才过了四年, 就没几个人还坚守最初的想法了。这个时代太多变了,万一我下星期就中彩票了呢, 那我下个月就退休!”

“计划不错,那你要是中了彩票,可别忘了请我吃饭。”

蒋悠悠故意嫌弃地看她:“你怎么回事, 我都中大奖了,你才只要一顿饭。”

齐筝点着头配合她:“那你说, 我还能从室友那里得到什么好处?”

“当然是包养你啊!”

蒋悠悠说得干脆利索,齐筝拿着杯子的手却是一抖。

“你放心啦,我要是中了大奖, 肯定养得起你的。”

那倒也不是怕你养不起, 主要是现在这个金主恐怕用钱打发不了。

齐筝发现自己竟然想偏了,幸亏蒋悠悠沉浸在中奖后如何花钱的美好期待中,并未察觉。

两人又开心闲扯了一阵, 蒋悠悠忽然想起来一件事。

“齐筝,你知不知道,前阵子你爸爸去找过学校?”

“你说谁?”

虽然齐筝这些年里没有直说过什么,但室友们心知肚明,齐筝的家庭情况并不太好。不仅是经济方面的,在关系融洽方面应该也有缺陷。

“就是毕业典礼那天来找你的……”

齐筝沉了脸,她知道那是谁。她只是没想到齐父无缘无故去学校,而且她都已经毕业了,还去做什么呢?

“辅导员没给你打电话吗?”

齐筝摇头,蒋悠悠有点犹豫,还是实话告诉她:“我是听其他学院一个跟我关系还不错的辅导员说的。说你爸爸去学校打听你这几年的情况,主要是生活方面的。”

齐筝拧眉,像齐父这种赌徒,无利可图是绝对不会这么主动的。

“我听说,他想要打听你前两年和……林小姐的事情。”

齐筝抬眸:“问这事?”

蒋悠悠点了点头。

原主跟林沐云交往的时候,在学校里挺低调的,但肯定有人会看到。学校里的八卦可不比外面少多少,加上又是半封闭的环境,其实传递速度更快。

可是齐父怎么会突然关心起这个来?

“我是不是多管闲事了?”蒋悠悠看到齐筝越来越沉郁的脸,有些后悔提起这事。

“谢谢你告诉我这些。”

这事齐筝本打算问问辅导员,但又觉得既然没人来找过她,也许并不是多大的事,索性暂时不管。

沈之冰对于齐筝交上来的报告二稿不太满意,显然是进入了齐筝不太熟悉的领域,很多地方还是不得要领。

她让齐筝带着电脑进她办公室,当面听齐筝的分析思路。

“五年前的旧合同里,并没有这些费用,而且后续的维护期也没有过相关报销。所以,这些费用并非必要,但在新合同里却成为不可或缺的部分。”

沈之冰轻敲桌面,让齐筝把所有想法都说完。

“你问过云菲吗?”

齐筝一怔:“这些信息在过去的合同还有报销票据里都有,云秘书最近很忙,我不想麻烦她。”

“你需要任何资源或是帮助,都可以开口而不需要顾忌那么多私人情绪。”

齐筝解释:“我明白,我只是觉得能尽量不要麻烦同事的地方就还是自己去做。”

沈之冰却打断她:“齐筝,你的想法我理解,但你目前的情况,就是需要他人协助。你知道你的问题是什么吗?”

齐筝认真听着,沈之冰停了一下,接着说:“你不能总是只靠自己单打独斗。简单的问题凭你自己当然可以解决,但问题越复杂,你需要的资源就越多,如果你内心仍然坚持自己一个人扛,只会原地踏步。”

齐筝不得不承认,沈之冰的话是对的。

她的确是不想麻烦云菲,也是因为她总是习惯了独立解决问题。但到了陌生领域,她只能花更多的时间去摸索。

“没有资源的时候,要靠自己,有条件的时候,为什么不用呢?齐筝,你要学着去整合资源,这样才能效率最大化。”

整合资源,齐筝在心中默念了两遍。她当然知道整合资源是有效之法,但过去她还没机会走到这一层级,思维习惯里当然也不会优选这个。

沈之冰把齐筝的电脑转了个方向,朝着她更多:“我说过,你的初版报告已经把所有能找的表面问题都找全了,所以你的第二版没有必要再围绕这些数据做文章。”

沈之冰拿着钢笔轻轻点在屏幕上,却没有落在任何一处数据之上:“华天水利五年前的合同是谁负责沟通签订的,这几年里有没有过重大的人事变动,近期集中更新设备,甚至包括一批还未到使用年限的,是为什么?”

齐筝皱眉,这些从数据里看不出来。

“你不知道这些,很正常。但你可以去问,问云菲,问其他秘书都可以。如果她们也不知道,那就让云菲帮你去问相关部门。”

这就是沈总给的所谓权限,所谓资源,真想要了解刚才那些,倒也不是那么难。

“我知道了。”齐筝本就是聪明人,沈之冰给她指出了新的思路,她立即就理解了。

沈之冰满意地收回笔,把电脑还给她。齐筝注意到沈总桌面上的笔座换了,连她刚才拿的笔也不是以前总是不离手的那支了。

“我希望第三稿的时候,能看到你的突破。”

齐筝被沈总叫到办公室“挑刺指导”了一番,却并没有什么不高兴。她按照沈之冰给的思路把报告框架调整好,又把所缺的信息留空整理,然后向云菲求助。

云菲正在忙,过了半小时后才看到她的邮件。她回过头对齐筝笑了一下:“总算是开窍了,我还以为还得再过几天才能收到你的邮件呢。”

“嗯?云秘书你在等我?”

云菲已经开始寻找齐筝所需要的资料了,虽然知道她会来找她帮忙,但具体需要哪些她也无法完全确定:“是啊,华天上一份合同签订就很不容易,你一个新人哪里知道那么多,迟早得来找我。”

云菲动作迅速,很快就把一个压缩文件包发了过去。

“你要的东西大部分都在这里,还缺一些我得跟业务部门要。”

齐筝点开文件,解压缩,里面密密麻麻一堆,但还是很感激云菲的鼎力相助。

“你别谢我,要谢就谢沈总。她一早就跟我说了,让我给你开权限,全力协助你。反而是你,拖到第二稿都交了才来找我。”

齐筝恍悟,原来沈之冰早有预料?

再仔细回想,刚才沈之冰针对报告提出的那些思路,还有对于齐筝自身问题的点评,并非指责,更像是在指点引导。

沈之冰在教她,一步一步往真正的管理者前进。

齐筝按照新的思路开始重新整合报告,云菲找来的资料源源不断发到她的邮箱。齐筝的思路豁然开朗,果然看到了合同之外的千丝万缕。

又快到下班时间,秘书室里谁也没走,云菲之前已经打了订餐电话,看来今晚是要集体加班了。

齐筝写报告写得上头,也不着急回去。手机在手边震动起来,她看了眼屏幕,是个陌生号码。

她手指飞快在键盘上起舞,不愿意思路被打断,可是陌生来电又打来了。

齐筝不得不停下来,电话那头告诉她,是第六人民医院打来的。

“请问你是齐筝女士吗?”

“我是。”

“你是齐有天的女儿吗?”

齐有天?齐筝回忆了一下,是原主的父亲。

无奈也只好认了这身份:“是的,请问有什么事?”

“你爸爸住院了,需要家属来办理手续,希望你尽快赶来。”

齐筝挑眉,这个在原主生活中缺失已久的人,突然跑回海城还说要定居下来,现在又让医院给她打电话,怎么想都觉得不正常。

但对医院来说,她怎么解释都没法开脱是齐有天女儿的身份。

挂了电话,她揉着眉心开始收拾东西。云菲刚才订餐也把齐筝算了进去,以为她要出去吃饭,叫住她:“晚餐很快就送到,再等一会儿。”

齐筝很是抱歉,但还是得说:“云秘书,我得先走了,家里有点急事。”

齐筝工作很拼也很专注,很少听她提起家里的事。

“严重吗?需要公司帮忙吗?”

“不用,我去趟医院办个手续就好。”

齐筝无奈多过担心,云菲见她并不是很焦急,也就放下心来。员工下班后是私人时间,她并不想过多打探。

沈之冰办公室的门突然开了,脚步匆匆,手里还拿着包。

“云菲,我有急事要先走,今晚你们自由加班。”

所谓自由加班,就是可以在办公室里,也可以带回家干。

“沈总,有突发情况吗?”

沈之冰稍作停留,对云菲说:“艾力进了医院,我得赶过去。”

齐筝站在旁边,一听沈之冰也要去医院,心中却想,可别那么巧,都去六院。

云菲看了眼齐筝,本想问问沈总去哪家医院,能否顺路捎带齐筝。又觉这样不妥,齐筝也没这打算,便算了。

沈之冰上了自己的车,低头看了眼手机,对司机说:“去六院。”

作者有话要说:  大佬们浇灌的4000营养液加更,在明晚(啾咪)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