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章 第60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沈之冰不由自主地咽了一下口水, 僵持了几秒后才将视线移开,生硬开口:“没事就好,但别大意,要注意保暖。”

齐筝低头看了眼自己身上的衣服, 又回忆了沈总刚才看她的眼神。虽觉得有点怪, 但听她这么说, 只得笑着把身前拢了一下。

“刚才和云秘书聊天,一下子没注意, 谢谢沈总关心。”

这次生病,沈之冰对她的确不错, 无论是在就医还是在其他方面,都算多有照顾。齐筝不是占了便宜不肯认的人,沈之冰对她好的地方,她照样会感谢。

沈之冰点了点头:“早点休息。”

云菲以为沈之冰回来后要跟她继续讨论工作,毕竟和永丰幕后老板明天就要见面了, 有些数据还需要进一步确认分析。

没想到沈之冰也对她说:“今天先这样吧, 我想一个人待一会儿。”

齐筝和云菲双双皱眉, 这个样子的沈总,有段时间没见到了。然而她们都很有默契地没有多谈, 各自回了房间。

沈之冰推开落地门, 走到露台, 夕阳如残血般灼痛她的眼。日落,日出, 相似的风景却是不同结局。一个迎来光明, 一个却走向黑暗,正如站在分叉口面临选择的人生。

她已经做出了选择,她要向阳而生, 不愿再沉浸在没有尽头的暗夜中,靠着往日温存来汲取温暖。然而伤口结痂,却不会一帆风顺,数次反复,鲜血再生,都是心理医生曾提前告诉过她的。

对此沈之冰已有心理准备,却不想真正来临的时候仍会这样难受。饶是她自诩毅力颇强也难免心烦意乱,更别提那些大多在感情中处于弱势又容易心软的女生了。

难怪心理医生说,有不少病人会半途而废,落荒而逃。

痛,实在是很痛。硬生生把伤口揭开,任由它疼痛,再等它麻木,一次又一次,直到最终不再痛。

这就是齐筝说过的,伤疤永远都在,但不会再疼吧。

沈之冰很想把齐筝叫过来,当面问问她,到底要痛多少次,才能像她如今这样,不再被往事困扰。林沐云的名字就像从齐筝的生命里抹掉,即便面对面,她也毫无波澜。

沈之冰点了一支烟,不怎么抽,却不肯熄灭。她回忆着齐筝的很多细节,发现正是那股淡漠和不在意,最初令她气恼不已,可到后来又让她好奇欣赏,甚至是迷恋。

她还没有遇到过谁,在这样的年纪,有如此超脱的心态。

她一直站在露台,直到夜幕降临。客服一直没等到她送餐的指令,便打电话询问云菲,平时这些事都是她来安排的。

“再等一等,沈总有需要自然会通知的。”云菲平静挂了电话,却也不免担心起来。

以往这时候,沈总总是选择一个人独处,将从不外露的情绪自行消化。

哪怕像是跟在她身边多年的云菲,也从没完整见过一次她此刻的模样。

烟盒里的烟少了一半,大多是被沈之冰夹在指间耗掉的。她对烟并不上瘾,偶尔烦闷才会抽一支来解忧。可是忧愁并不能像烟雾那般,吹吹就散。

很多事,都必须等她自己面对解决,逃避对于沈之冰来说,没有意义。

齐筝洗完澡后精神好了很多,烧已经退了,这几天也睡够了,她悄悄打开了电脑。没有人催她,但她还是认真研究起数据,明天就要去见幕后老板了,她有股说不出的紧张。

当她沉浸在工作中,那些纷扰的情绪都逐一退散,齐筝盯着屏幕看了许久,像是不相信般来回对比。最后她拍了拍额头,还真是病昏了。

前几天病情刚开始的阶段,她强撑着没说,但状态其实已经不好了。浑浑噩噩的有些数据处理得自然粗糙,竟是有个细节处引用错了。

这样一来,roa和roe的数值变得不那么精准可信了。虽然沈之冰没打算用这些数据来谈判,更不至于当场就敲定合作,但准确的数据能帮老板做到心里有数,也有利于谈到一个好价格。

相同的资产,如果回报率不一样,那么收购价格自然是大相径庭。哪怕在正式答应前,沈之冰一定会让相关部门做仔细测算,但齐筝不愿意出自自己手里的数据对沈总产生误导。

她迅速修正了之前的错误,又几次对比检查,确认再无错误后给云菲打了电话,简单说明情况。

“你直接发到沈总的邮箱吧,她会看的。”云菲也不方便去找沈之冰,但数据的事可大可小。

齐筝发完邮件,等了半个小时,不见已读回执,也不见沈之冰的回复。

她有点耐不住,给沈之冰发了条消息,依旧没有回应。

齐筝想了想,直接拨通了她的电话,等了许久,才听到有人应答。

“沈总,抱歉打扰你,之前的数据有点错误,我修改后把最新的发给你了。”

沈之冰的声音听上去挺正常,也没有因为她的打扰而生气,只是沉寂的间隔有点长。

“沈总?”

“我知道了,你把语音切换成视频。”

齐筝:???

沈之冰坐回电脑前,打开齐筝发给她的邮件。手机被她放在旁边,等待着齐筝发来视频通话邀请。

很快,手机屏幕上出现了一个看上去不太真实的人,和下午在房门口见到时不太一样的齐筝。沈之冰稍稍晃神,便将注意力放到邮件内容上。

齐筝把之前引用错的数据标注出来,和更正后的做了对比说明,很是清晰,一目了然。

她对着屏幕,解释道:“经过调整,有两项产业的资产回报率要下调,不过另外一项之前忽略的资产倒是表现不错,可以关注。”

加加减减,总收益倒是没太多变化,只不过谁能赚钱谁要贴钱,则有了不一样的归类。

沈之冰像是不太在意,看了眼修改后的数据,淡声说:“这样可以了,你早点休息。”

齐筝原本还说得兴致勃勃,准备跟沈总进一步分析她对于这些数据的看法。可是沈总的话让一切戛然而止,似乎有点她一个人起劲的尴尬。

“沈总,是我的数据没起作用还是你觉得我带病工作属于不听上司指令?”

沈之冰瞥了眼电话屏幕,镜头里只有齐筝白净的脸,带了点病后的憔悴,又有年轻人特有的朝气,很是特别。再往下,便什么都看不到了,更别提蓝色衬衫下的美景。

沈之冰错开眼,把报告文档关上,往后靠了点。

“齐筝,你在犯同样的错误。”

她原本不想在齐筝病没好透的情况下说这事,数据只是为她此行提供一个辅助,没有重要到非精确不可。但齐筝力求完美的工作态度值得肯定,换做其他员工如此,得到的肯定是表扬。

但是沈之冰对于齐筝,显然是有不同期待的。

齐筝被这么一说,也是一滞。

平时在公司里被沈总批评倒还说得过去,但现在她却鼻尖微酸,竟是有点委屈。

齐筝努力维持情绪,想要问清楚到底哪里错了。

“齐筝,我跟你说过,你虽然是做数据分析的,但不要拘泥于数据本身。你的数据引用错了,你及时修正,这做的很好。”沈之冰看出她的疑惑,解释道,“但你没有继续往下多想,去想数据背后的事,尤其是那些生息资产未来几年甚至十年后的变化趋势。那些产业过去是否盈利,未来又会怎样,这些你都考虑过吗?”

齐筝一怔,她有一闪而过的念头想过这些,但惯性思维里没有这方面的储备。她便也习惯性地忽略,如果没有上司明确的要求,她可能真不会想去考虑这么多。

因为这些,并不属于她这样的员工所要考虑的。

“我对你要求是高了点,但我是希望能发挥你最大的潜能。如果你不愿意,或是承受不了,你可以直接告诉我。”

齐筝并未犹豫,反而被激起了斗志:“我愿意,我可以。”

沈总的话再次点醒了她,就像是从前读书那样,老师一遍又一遍强调着要熟记的知识点,直到成为惯性反应。

齐筝想,等到下一次,她一定能做的比现在好。

可是第二天,沈之冰只带着云菲去了,齐筝依旧留在酒店客房休息。她的病没有全好,偶尔还在咳嗽,仪容状态的确不适合见客户。

只是她心里仍有淡淡失落,总觉得是昨天那份报告表现不够好。

回到海城,沈之冰如约去了心理诊所,这一次她把自己的困惑直接明了地说了出来。

“为什么我会忍不住想要亲近她?而且一次不够,总想着要更多,我甚至会想要更进一步的接触。”沈之冰躺在舒适的躺椅上,坦然把这段时间的反常叙述了一遍。

心理医生默默在旁记录,大多时候都是倾听,并不打断。

患者愿意倾诉,愿意吐露心声是非常难得的,这意味着病人开始面对内心真实的自我。尤其像沈之冰这样常年隐藏自己真实情绪的人,想要让她打开自己,更是难得。

“医生,我这样,是不是有病?”

面对偶尔茫然的沈总,心理医生淡淡笑了一下,安慰说:“沈小姐别担心,这只是一种很正常的生理反应。就像肚子饿了想吃饭,困了累了想睡觉,是同样的道理。”

“可是,我以前为什么不这样?”

沈之冰不明白,从前她明明有爱着的人,有感情回应,怎么反而不像现在这么渴求呢。她也有过情真意切的时候,但连傲总是在最后时刻清醒,步步退缩,以至于沈之冰习惯了等待。

等到最后才发现,她并不是那么想要跟连傲真正亲密,只不过是惯性思维让她觉得应该要这么做。

“过去你没有完全释放,很可能是因为那段感情无法为给你提供安全感,还有就是你的顾虑过多。”

沈之冰心想,的确是这样的。如果连傲得到了她,就必须对她负责,那么只能做沈家的赘婿。这对于连傲来说,并不怎么诱人,所以他一直有所保留。

他怕负责,而沈之冰面对他的犹豫跟退缩,其实早就冷了心。

“那现在我有这么强烈的念头,是因为我得到安全感了?可是,她是……我怎么会这样……”

沈之冰困惑,对于齐筝的迷恋和依赖,让她觉得很不解。

她欣赏她没错,她有心栽培她想要为已用也没错,可是她并不爱她啊,况且还是个女的。

心理医生并未给出明确答案,只是告诉她:“人的心其实是跟着本能走的,如果你的身体对一个人有反应,那就证明其实你是喜欢对方的。反应越大,就越喜欢,你只是暂时意识不到。”

作者有话要说:  齐宝:裹紧我的小衬衫

ps:其实齐筝对沈总的看法也在转变,大概是两个人从之前互相看不上眼到现在稍微能和平共处了,然而我沈总怕是等不及了23333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