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章 第66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齐筝和台下那些期待她表演的人相比, 安静得有些夸张,似乎完全没有受到到周遭热烈气氛的感染。只有沈之冰从她和乐队的沟通中看出细微变化。

和齐筝相处的这几个月,沈之冰对她有了大致了解, 齐筝除了对于工作是积极主动的,其他方面基本都是被动状态。她很少会明确表示想要什么, 又或是渴望什么,好似对一切都是淡淡的。

就连拒绝曾经让她挠心挠肺, 想得失眠落泪, 又恨得咬牙切齿的林沐云, 齐筝都是一副淡然无视的样子。

沈之冰看着侧身站着与乐队进行细节沟通的齐筝, 忽然心生期待, 下意识扶了下手环。

齐筝握着话筒转身,对着舞台下黑压压的观众, 惯常的淡然中多了一份腼腆,还有紧张。

“我为大家唱首成全吧, 希望你们会喜欢。”

话不多,齐筝回头示意, 伴奏缓缓响起。

跟之前满场声嘶力竭的摇滚风相比,成全这首歌明显要慢了许多。但没人表示不满,而是随着灯光一同安静下来。

刚刚还嗨爆了的现场, 一下子就安静得只剩舞台上的人们。齐筝微眯着眼, 酝酿情绪。

这首歌是她曾经很喜欢的, 也是经常唱的。她以前觉得这首歌应该哭着唱,后来真正经历了歌词中所说的那些,才发现原来哭着哭着,最后是会笑的。

她在数次演唱中,学会了释然与放下。

今天, 她同样选择了自己熟悉的歌曲。当前奏响起,与歌曲相衬的情绪逐渐形成,齐筝握紧了话筒。

这是一首当年传唱度不错的歌,知名女歌手和后来的男歌手都唱过。两种风格,齐筝都挺喜欢。

她的气息沉稳而绵长,将在爱情中最后看开选择坦然退出的洒脱诠释得恰到好处。

当她唱到:【我对你付出的青春这么多年】时,低沉的音色把心酸和自嘲不着痕迹诉说,娓娓道来的爱情仿佛在这一刻全都成空。

齐筝在台上沉浸唱着,她大多时候都是半闭着眼,没有跟台下的观众互动,但她的歌声牢牢抓住了所有人的心。她真实诚挚,情绪饱满地把这首歌唱到别人的心尖,像是在说她自己的故事,又像是勾动了别人的心弦。

当她用尽全力唱出:【我只有一句不后悔的成全】,她的嘴角微微颤动,没有半点颓然,而是真正的洒脱。

演唱在最后那句被拖长的【成全了我的下个夏天】中结束,齐筝全程没有什么太大的情绪起伏,站在舞台中央安静得像个讲故事的人。

沈之冰却觉得今晚的齐筝跟平时不一样了,她明显更加真实,像是注入了灵魂,不再是对什么都无所谓的样子。

手环依然弄得她痒痒的,可是刚才她也跟着旁边的人自觉挥舞,直到现在也忘了摘。

于欣妍盯着舞台目不转睛,直到齐筝弯身鞠躬下了台,她还有些恋恋不舍:“真没想到你的秘书室里藏着这么个宝藏啊,今年的年会云菲不用发愁了。”

沈之冰很快给她泼了盆凉水:“你想多了。”

“这么个人才你还打算藏着掖着啊?齐筝今年算新人,新人本来就该多表演,何况她还唱的那么好,你干嘛不让她去。”

沈之冰抱臂看着已经没有齐筝的舞台,脑子里依然是她刚才唱歌时的样子。齐筝对这首歌肯定不是随便唱唱那么简单,她并不愿意把这样真实而投入的齐筝摆到公司年会上去。

“她的表演不适合年会。”

于欣妍听出点其他意味,意味深长笑了两声:“没想到我们的沈总裁竟然还会考虑这些,看来你对这个小秘照顾有加。”

沈之冰侧眼看她:“我的秘书室里,你盯着一个还不够,打算继续增加目标?”

于欣妍收敛笑意,变得很是正经又认真:“才没有,你可别乱说。我对云秘书那是真心不变,你别瞎说免得她误会我。”

沈之冰知道于欣妍对云菲有意思,从国外回来进入沈氏工作也有这个原因。她不鼓励但也不会完全禁止,前提是不能影响工作。

沈之冰不再说话,她又往蒋悠悠站的方向看过去,齐筝下台后跟她说了几句话就不见了。

她考虑是否要去看看齐筝,猜到她大概是要找个地方平复情绪,这种时候是最不喜欢被人打扰的。从前她在应酬的场合见到连傲,两个人明明是彼此牵挂,却要装作不熟,更要当着在场那么多人的面说着虚伪疏离的话。

那时候,沈之冰偶尔也会想逃离,找一块宁静又私密的空间,让自己难以抑制的情绪可以安心释放。

她止住了要去找齐筝的念头,她也相信齐筝很快就会回来。这个人的通透有时连自己都比不上,沈之冰想到这个不禁露出笑意。

齐筝的演唱结束后,如雷的掌声延迟数秒才响起,但久久不退。有人喊着让她再唱一首,齐筝却笑着摇摇头,表示今晚只有这一首。

她有的时候是很固执的,哪怕观众再热情,事先说好了一首就是一首,齐筝并未因此而改变决定。

主唱一开始的时候退到了舞台边缘,靠在那里想要借此休息调整一下。等齐筝唱到后半段的时候,他已经在为她伴奏了。

自然,结束后他主动问齐筝:“按照今晚的约定,你可以要求我为你唱一首歌。”

台下离得近的观众趁机起哄,说要让主唱来一首平时没有唱过的风格,连爱情买卖都有人提议。

齐筝抿嘴笑着想了想,说:“为我就不必了,还是为今晚的所有人唱一首吧。”

主唱露出欣赏的眼神:“请点歌。”

齐筝看了眼台下满脸期待的人,轻声说:“明天会更好。”

主唱的脸僵了一下,乐队其他几个人也已经凑过来,一听这名字还反应了一会儿。

这歌,他们当时是会的,只是跟他们的风格差别很大,从没想过会有一天在大家面前演唱。

齐筝忍笑:“我开个玩笑,不勉强。你可以唱任何一首你想唱的歌。”

主唱摇了摇头:“既然是我之前答应过的,你又确实做到了,我当然要践诺。”

在齐筝下台后不久,舞台上就响起了慢摇版的前奏。齐筝慢步离开,背对着舞台越走越走。主唱的轻声吟唱却声声入耳,她确信:明天的确会更好。

齐筝洗了个冷水脸,镜子里的她,陌生又熟悉。今晚她也没想到会唱这首歌,但唱完后才发现很爽。她把过去熟悉的情绪带到了这里,好像跟这个世界有了紧密且真实的联系,她不再仅仅是旁观和小心翼翼活着了。

脸上的水痕被擦干,齐筝理了理额前垂落的发,确保自己看上去状态不错才离开。没想到刚走出洗手间没几步,面前就站了位老熟人。

确切说,是挺久没见的熟人。

林沐云听说水晶巷子有演出,让简安妮托关系弄了几张内部票。她过去就常听齐筝说想去看,但那时候她工作忙而且也看不上这种不入流的乐队,自然没答应。

这次她本想约齐筝一起,但齐筝连电话都不怎么接,林沐云不想再碰钉子,便只得作罢。她原本打算来转转,看看让齐筝如此喜欢的水晶巷子究竟怎么样,没想到一开场就被震撼吸引。

听到后来,林沐云自己也不舍得走了,心里有点后悔。当初如果早点陪齐筝来,也许她们的共同爱好又会多一个。

直到齐筝上台,林沐云的思绪才被拉回来。可是听完齐筝唱歌,她就更后悔了。

她唱着成全,笑着说放手,洒脱恣意,好似对过去全然不在乎了。她歌声里的情绪让林沐云心都颤了,那一刻的齐筝让她心动得想要不顾一切回头。

不想让齐筝成全她,也不想成全齐筝的下个夏天。林沐云站在走廊上等齐筝,想要清楚明白告诉她自己的心意。

齐筝停住脚步,林沐云抬眸就朝她笑,这笑容里少了过去的虚假跟刻意,倒是多了点哀伤与紧张。

“小筝,我在等你。”

“有事吗?”

林沐云走到她面前,满目爱恋,几乎想要把她吃了。

齐筝不喜这样的眼神,皱眉想要绕开,被她一把拉住。

“我知道你今晚那歌是唱给我们的过去的,我听了以后很难过,也很痛恨当时的自己。”

林沐云从不愿意承认自己的逃避是错的,是不负责任的,但今晚她被齐筝歌声里的哀伤触动,又因齐筝歌声里的释然而紧张。

她是真慌了,是不是彻底没有挽回的余地?往日情分在齐筝那里,除了一句成全,连个特殊回忆都不算了。

齐筝之前因着原主的缘故,对林沐云都是彻底拒绝,并不给她靠近的机会。谁知今晚这人竟然搞偷袭,没等她开口,林沐云就双手捧着她的脸。

香气靠近,刺得齐筝很不舒服。她用力挣脱,那个唇印最终落在她脸颊。

齐筝这次不再顾及原主,而是真正凭自己的心意生了厌恶。

她将林沐云推开,厉声道:“别再说这么无聊的事情,更不要随便碰我!”

她抬手用力擦刚才被亲的地方,唇印糊了,柔嫩的脸颊却红了一片。

林沐云咬唇,想要开口再说什么,却被齐筝身上的气场震慑,这是她从没见过的坚决和冷硬。

过去没有,之前的几次见面也没有。但今晚,她能明显感受到齐筝更陌生了。

齐筝从她身边经过,完全没有看她,脚步也没有半点留恋。

林沐云在她擦身而过的时候,听见她说:“今晚的歌,与你无关。”

齐筝微微抬头,她成全的是过去的自己,是真实的那个她,和原主的故事没有半点关系。

作者有话要说:  文中提到的歌曲,是来自于林宥嘉版本的《成全》

下一章,等我五分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