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章 第73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沈之冰的心理治疗已经顺利完成第一阶段, 她接受了医生的建议,继续跟进第二阶段,并且增加了情绪疏导环节。当她决定真正面对自己的情绪困扰,就做好了长期战斗的准备。

“医生, 我有个问题, 想咨询你的专业意见。”

“沈小姐请说。”

沈之冰对这个医生还算满意, 几次诊疗过后也逐渐放开了拘束, 在诊所里表现得越来越坦诚。

“如果我持续对同一个人有强烈且明确的欲、望, 哪怕对方跟我是相同性别,是不是也代表了我对这个人心有好感?我指的是那种好感。”

“这个不一定, 主要还是看人。但有一点可以确定,那就是沈小姐你的身体需要得到慰藉与安抚。”

沈之冰想起于欣妍在电话那头几乎快笑到憋气的样子,对于她送的小玩具简直无语。

“那借助工具自己解决, 能缓解这个问题吗?”

“依然是看个人,每个人对于快乐的标准不同。有的人觉得那样就足够, 也有人不满足。”

沈之冰都没试过,无从比较, 她不知道自己属于哪一类。

见她犹疑, 心理医生不轻不重的声音响起:“如果沈小姐无法确定,可以都尝试后再做选择。”

她不说好也不说不好,心里一想起那晚跟齐筝的缠绵,就像是被挠了心肝, 全身都痒。

她继续诉说着自己的各种情绪困扰, 提到昔日恋人即将结婚的事时,沈之冰反而不像之前那么纠结。

“一开始的时候的确难以接受,感到被欺骗,甚至被羞辱。时间长了好像也想通了, 没有缘分,也就是不合适,不必强求。”

沈之冰比两年前和不久前刚开始接受咨询的时候,释然了许多,她真正做到了在慢慢放开。

“投入了那么多感情和时间,一时间难以释怀是很正常的。初期哪怕产生了恨意,也不必质疑自己,沈小姐你的一切反应都是正常的。”

沈之冰舒了一口气,继续说:“后来又遇见过他几次,我心里连波澜都快没了。他变得比以前主动很多,甚至说很多我以前很想听的话,但我只剩厌烦。”

沈之冰眼底有一丝怔然,又有一点无解,看着心理医生:“我是不是一个狠心的人?”

“你是一个正常人。”

沈之冰从心理诊所出来,又轻松了许多。她今天从医生那里得到的建议是顺其自然,让自己的心和身体去做选择。

沈之冰刚坐上车,就接到了礼服店打来的电话。

“沈总,你之前预订的礼服已经运到了,你什么时候方便过来试一试?”

沈之冰想了下工作安排:“明天晚上七点半,我会过去。”

“好的,我们会提前一个半小时闭店清场。”

沈之冰又问了一句:“两套礼服都到了吗?”

“是的,都已经到了。”

齐筝并不知道沈之冰为了出席连傲跟林沐云的婚礼特意从国外定制了礼服,更没想到竟然还有她的份。

下班后她被沈总叫住,说等她一起走。

齐筝猜到大概是私事,不然没必要等到下班后。跟着沈总坐上她的专车,司机提前知道今天的安排,无需问询就知道该去何处。

“沈总,今晚有什么特别的安排吗?”齐筝发现这不是回城郊别墅的路,但沈之冰看上去心情还不错。

“送你份礼物,待会就看到了。”

齐筝一点也不觉得兴奋,因为沈总主动送的礼物都具有十分典型的特点:昂贵。

她之前就是被迫接受,现在心里有了那点小心思,更不愿意接受这些。

“沈总不用破费,我也不缺什么。”

沈之冰转过脸,悠悠看了她一会儿,才说:“我缺。”

齐筝琢磨不出这话的意思,直到她跟着沈之冰进了那家已经提前为她们做好清场的服装店。

店长亲自在门口迎接,和沈之冰颇为熟络:“沈总,都准备好了。”

里面的服务员并不多,沈之冰不喜欢试衣服的时候有被围观的感觉,所以向来清场后都只留几人。今天因为还带着齐筝,在场留着的人又多了几个。

“这位就是齐小姐吧?你的礼服也已经准备好了,请跟我来。”

齐筝满脸问号,不明所以,但看到沈之冰一脸淡然,就知道礼物大概就是所谓的礼服了。

齐筝不知她怎么突然要送衣服,但沈之冰已经先她一步去了另一侧的更衣室,她只好笑着点头跟随工作人员往里走。

挂在那里的酒红色小西装实在是抓人眼球,齐筝在进入里间时第一眼就看到了。哪怕无人告诉她,她也一下子就猜到是它。

看着工作人员把衣服取下来送到她面前,齐筝挑了挑眉。

“齐小姐,这是你的礼服,请试穿。”

齐筝看着工作人员的手套,有些犹豫地接过衣服。

这套礼服一看就价值不菲,虽然上面并没什么闪亮的钻石,但它的用料和剪裁,一看就跟大街上那些不一样。

确切说,这大概只能在一些时装发布会上见到,会不会公开出售,两说。

在更衣室里,齐筝拍了张照片发给蒋悠悠,下班前还在网上跟她抱怨今晚又要加班的人,立即打了电话过来。

蒋悠悠大概是中途溜出办公室,声音不大但异常兴奋:“我滴乖乖啊,你们沈总越来越大方了,竟然送你这个。”

齐筝看到衣服的牌子,也知道价格不低。但是这方面她不如蒋悠悠在行,便想问问她大致价位。

“我劝你还是不要知道比较好。”

齐筝一听就知道肯定不便宜,而且非常不便宜。

但她还是想知道,蒋悠悠依然兴奋无比:“市场价未知,因为这款我只在所谓的设计稿上见过,还有成品示意图。可真要说哪个模特穿了展示过,那还从来没有。”

齐筝在心底吸了口凉气,连卖都不卖的东西,就更难估价了。

蒋悠悠关心的点并不在于价格,她催促齐筝:“你别纠结钱不钱的了,再贵对于沈总来说,还不是洒洒水。你赶紧去换上,我要看真人效果,啊啊啊!”

想起那次陪齐筝去选礼服,齐筝把限量款穿出惊艳效果,一直让蒋悠悠念念不忘。这次的礼服更绝,她才不舍得错过隔空舔屏的机会。

有个天生衣架子的室友真是太幸福了,可惜过去同住四年反而没机会欣赏。

难怪这些有钱的千金都喜欢齐筝,可以不停给她换装,多养眼啊。

齐筝默默挂掉电话,工作人员在外等候,从未催促,但她知道不能在里面耽误太久。

她把职业装换下,从里到外都换上了店里准备好的衣服。包括衬衫,包括袖扣,包括胸针,一切一切,都配全了。

齐筝缓缓打开门走了出去,发现门外站了好几个工作人员。

见她愕然,之前带她来换衣的那个人微笑解释:“沈总怕这边人手不够,让她们过来帮忙。”

齐筝满脑黑线,又不是试穿婚纱,也不是什么繁重到自己穿不动的饰品,这么多人围观等候弄得她好羞涩。

“沈总已经在外面了,我们过去吧。”

齐筝穿过走廊,和沈之冰相遇。不等其他人开口,齐筝就先被狠狠惊艳了一把。

她知道沈总很美,也知道沈总的礼服都很华贵,可是像眼前这样把她衬托得像高贵的美人鱼女王,从未见过。

沈之冰站在镜子前,整理着胸口处的细节,这极近贴合她曲线的礼服,将优雅和性感融得完美无瑕。工作人员在为她整理裙摆的部分,垂地的部分不多,以她高挑玲珑的身姿,和这精美的裙摆相得益彰。

齐筝和其他人一样,站在她身后,静静看着。

沈之冰见她还站在那里,转过头看她:“你还在那里发什么呆?”

回眸一笑,顾盼生辉,齐筝脑子里突然就蹦出了这几个词。

“我该做些什么?”

“过来,站到我旁边。”

沈之冰又转过身,这紧身的礼服唯一不好的地方,就是大大限制了身体摆动的幅度。将极致的美集中在这方寸之间,形成致命诱惑。

齐筝依言站到她身旁,镜子里的两个人身穿同系列的定制礼服,都有着白皙透亮的皮肤,眼中的光彩无人可及。

“很好看。”沈之冰很满意齐筝上身后的效果。

“沈总你很美。”齐筝由衷感慨,老天爷有时真地会偏心,给了沈之冰这样完美的容颜和气质。

“你觉得这样好看?”沈之冰转过身,侧对着齐筝。

“很好看。”

听到齐筝的肯定,沈之冰嘴角扬起,心情很好。她对身边的工作人员说:“刚才说的改动,暂时不必了。”

然后她又把视线落在齐筝身上,认真打量了一番,问:“你觉得你的需要修改吗?”

齐筝觉得腰那里有点过紧,但这套礼服的特色也在于此。蒋悠悠跟她说,正式穿的那天少吃点饭,效果就是最完美的。

齐筝提前哀悼了自己可怜的胃,说:“没有需要修改的地方。”

那天需要微调的人,是我。

沈之冰没说突然送她礼服是何目的,但齐筝猜跟年底的那场婚礼有关。林沐云果然是找了机会想要亲自给齐筝送喜帖,结果依旧是被拒绝。

她不是原主,没有任何要去参加婚礼的理由和想法。但如果沈总想去,她也许会陪她。

整个试衣期间,沈之冰都表现得十分正常,觉得不合适的地方会跟工作人员正常交流沟通,没有半点盛气凌人或是要与谁较劲的急切。

齐筝大多数时候都保持沉默,但也积极配合。衬衫领口和袖口的暗纹她觉得已经很好看了,沈总却还是不满意。

“我想要的,是绝对完美。”

作者有话要说:  沈总(心痒痒):齐筝她说我很美

齐筝:……

作者:我看你就是欠收拾(去铺床

一个小时后大概率会有加更,我还在努力码字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