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章 第80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沈时袀今天也不过是想试探敲打一下, 并没有想要得到一个明确结果。毕竟秘书室的人他插手不了,沈之冰要保住齐筝不算太难。

在她办公室里逗留了大概半小时,两人之间基本已经无话可说, 气氛也逐渐开始电光火石。沈时袀起身整理了西服, 离开前最后提醒她:“听二叔给你个过来人的建议, 年轻人虽好,但终究不够牢靠。小冰你也别太过依赖他们, 年轻是资本,也同样是风险。”

年轻,沈之冰在二叔走后一直在思考他说的这两个字。齐筝的确年轻,大学刚毕业,才二十二岁, 足足比她小了六岁。

她年轻,眼神清澈明亮, 富有朝气, 连体力都比她好。

沈之冰最近很忙也很累,索性放任自己胡乱发散思维。等齐筝敲门进来送报告的时候,她才恍然, 竟然过去了十五分钟。

对于时间如黄金的沈总来说, 在办公室里发呆十五分钟简直是顶级奢侈, 而且绝大部分时间都在想和齐筝相关的事。

关于她们初次见面时的场景,她们谈合作时的对话,还有她把齐筝带回别墅后的种种。她之前一直觉得哪里不太对,今天仔细想了一遍才发现, 齐筝是从被带回别墅后开始变的。

起初沈之冰很讨厌这种转变,觉得齐筝不听话了也不好管了,之后慢慢发现变了以后的齐筝有新的优点令人欣赏。现在, 她们竟走到这一步,沈之冰却无法为她们的关系下定义。

她适应齐筝的靠近,也渴望齐筝的靠近。她喜欢被她温柔对待,在她呵护下绽放的快乐。可是,她想要留住的,只是这份快乐。

“沈总,这是收购计划的进度和根据庄老板提议修改后的收益评估。”

沈之冰把齐筝送来的几份报告扫了一遍,把需要签名的那份递回去:“剩下的两份我下班前会看完。”

“好的,那我先出去了。”

“齐筝,等等。”

齐筝转身,停在距离沈之冰办公桌三步开外的地方。

她今天穿的是浅灰色丝绒衬衫,外面是公司的冬装,整体都是深色系,让她看上去比实际年龄沉稳些。

沈之冰垂眸,并没有看她。她手中刚用来签名的钢笔被她横握在手里,似在斟酌:“照片的事暂时结束了,但为了避免以后再发生类似的事,我们以后要更加谨慎。”

齐筝点头,她认同这个说法。

沈之冰停顿了一下,才继续说:“我想,以后我们在公司,或是在别墅之外的其他地方,都应该保持适当距离。”

她说的平静客观,也的确是合理要求。可是齐筝还是难过了一下,即便很短暂,但她自己能感觉得到。

“我知道了。”

齐筝没有要求任何解释,也没有表达任何的不理解与不满。她比沈之冰刚才提要求的时候还要平静,像是从领导那里接受了一件再寻常不过的新工作,仅此而已。

看着她关门的背影,沈之冰的思绪乱了。

齐筝果然按照她的要求,和她保持适当距离。其实她们本来距离就不近,但沈之冰还是觉出了些许微妙变化。

例如这周末,她想叫齐筝去云麓花苑打壁球,但对方说,有同学聚会。

怎么又是同学聚会?沈之冰记得不久前聚过一次。

齐筝解释说:“这次是年前外地同学回家前的聚会,其实就是提前预支年终奖庆祝。”

见她语气轻松,沈之冰也不好阻拦。

蒋悠悠被一个项目拖累,人在外地无法参加,只能视频参与。

“齐筝,你今晚可别被他们欺负。没有我在你身边看着,你自己要当心。”

蒋悠悠所谓的视频参与,也就只在开始时的十分钟,之后还得回去继续工作。毕竟现在加班是为了能回来过春节,她可不想像另一组同事那样惨兮兮,大年三十还得在千里之外的宾馆里做报表。

齐筝果然又成了今晚的主角,这些人大部分上次聚会的时候都见过,大家也都知道她毕业后去了沈氏总部。后来又听说她深得沈总裁的赏识,入职不久就跟着参与了几个重大项目,这可是可遇不可求的宝贵经验。

将来跳槽,这可比过往工资条更有说服力。

齐筝心情有些低落,她其实今晚也可以不来的。但她不想接受沈之冰的打球邀请,没有具体原因,就是忽然不想去。

谢一澜比上次收敛了些,一直都是很克制地跟她打招呼,咨询一些业务方面的问题,聊得还算愉快。

“我觉得这果酒味道还不错,你要不要来一杯?”

齐筝接过谢一澜递来的酒,这是酒保刚调制完的新品,说是专门为在场女士制作的。平时她并不嗜酒,但今晚气氛不错,齐筝也想偶尔放松一下。

反正司机在外面等着,她不至于喝到不省人事。

口感的确不错,果香也很浓郁,就是基底是伏特加和金酒,后劲挺大。

齐筝连着喝了两杯,觉得有点晕。她靠在沙发上,听着旁边同学唱着半跑调的歌,忽然想笑。

明明是挺好的夜晚,为什么他们要握着话筒唱爱一个人好难。

这种伤感的情歌,是中二期的最爱了。那时候明明没什么恋爱经验,却会听歌流泪。反倒是从爱情战场上遍体鳞伤活下来后,心变硬了,也麻木了。

齐筝闭着眼,想等眩晕过去,突然感觉有人在靠近。还不等她反应,脸颊上就有了微凉柔软的触感。

她瞬间就睁开眼,半跳着坐直,看清是谢一澜。

对方见她这么大反应,先是有点尴尬咬唇,然后笑着自我找台阶:“我刚才醉了没坐稳,不好意思。”

倒也不算太夸张,可是齐筝不喜欢别人随便靠近她。除非她自己接受,否则对于这种主动送上门等于白给的温柔也半点没兴趣。

林沐云如此,谢一澜也如此,唯有对沈之冰例外。

每当沈之冰凑近,用唇逗弄她的时候,齐筝没有推开她,反而将她紧紧搂住,一进再进,近到平时所不能达到的距离。

谢一澜这轻若鸿毛的偷吻彻底击退了齐筝的醉意,她站起来要走了。大家挽留不住,只好送她出去。林航今晚也在,但几乎没跟她说话。

上次之后,他好像还申请加了齐筝的微信,但没被通过。

齐筝懒得应酬这些,这种场合如果待得不自在,离开就是。

她没有义务让所有人高兴,她也没有必要讨好迎合所有人。

“余叔,我想一个人走走,吹风清醒一下。”

宾利车缓缓跟在她身后,齐筝走在小河边,这并不是一个合适在冬夜散步的环境。

但她喜欢迎面而来的冷风中夹杂了些许水汽的凛冽,刺入鼻间能让人加快清醒。这和沈之冰浴室里的暧昧温暖潮气是截然不同的,在那样的环境里,齐筝只会更加沉沦。

她回忆着在浴室里搂着沈之冰起舞的画面,想着在她手中化蛹成蝶的沈之冰,想着枕着她肩膀抱怨说好累的沈之冰。

可是冷冽的风持续吹来,唤醒齐筝看清现实。现实就是,沈总说,要保持适当距离。

所以,除了别墅,她们之间的距离就总是那么远。

她想起书中对那座别墅的描述,那是一座奢华却只能被称为金丝牢笼的地方。沈之冰也只在想要放松消遣的时候才会去,会对原主做那些不可描述的事。

恍然间齐筝才想起,原来情节并没有完全改变走向,只是一些细节变了。例如在别墅里,她们的确有了亲密举动,可却是沈总成了被吃的那个。

齐筝漫无目的地走着,口袋里手机震动。

是沈之冰的电话,她接了起来。

“齐筝,你还在同学聚会吗?”

“没有,已经结束了,我在散步。”

“这么晚散步?”沈之冰犹疑之后,又问,“一个人?”

齐筝拿着电话环顾四周,除了赶着回家的小贩或是刚结束加班的匆匆行人,像她这样自讨没趣吹冷风的人,的确只有一个。

“车外的就我一个,车里还有余叔,勉强算两个人吧。”

沈之冰却没接她这玩笑话,平静道:“晚上温度低,别逛太久,早点回去休息。”

电话匆匆挂断,似乎就只是为了问她有没有结束聚会。

但沈总没在别墅,也没约她去做其他事,齐筝觉得她还是不够了解沈之冰。

齐筝走了一会儿,终于感觉到累了,坐上车略带抱歉地说:“不好意思余叔,我把寒气带进车里了。”

余叔感觉出齐小姐今晚大概有心事,只是憨厚地笑笑,平稳地加速。

沈之冰看着手机屏幕上那张不久前发给她的照片,是齐筝在同学聚会时被拍到的。那个暂时还不清楚背景的女人,正在亲吻她的脸。

而向来保持冷静清醒的齐筝,竟然靠在沙发上,很是享受的样子。

沈之冰闷闷坐了会儿,拿起车钥匙去了城郊别墅。

齐筝洗完澡还没系好浴袍带子,就看到沈之冰竟然在她房里。

“沈总,你怎么会来了?”

云麓花苑离这里不远,但大晚上突然跑过来还是过于突兀。

沈之冰从她书桌前起身,缓步走到她面前,扯着她浴袍的带子将她往回拉,两人共同退到书桌前。

沈之冰随手推开刚才坐的椅子,后腰抵在书桌边沿,暧昧地看着她:“突然很想你,所以来看看。”

齐筝抿唇,心想难道沈总今晚又喝酒了?

不等她验证,那娇软熟悉的唇便贴了过来:“让我检查一下,你有没有偷偷喝酒。”

齐筝倒吸了口气,却没有退路。沈之冰这个检查持续且深入,仅存的那么点酒意又被勾了出来。

书桌比洗手台温暖不少,质地粗糙些却没那么冰凉,沈之冰唯一不喜欢的就是坚硬的桌面让她的指尖无处可依。

作者有话要说:  hzc没几章就要到了,到时候不要哇哇哇给我说太苦了23333

ps,我来推一下我自己的预收文《被迫入赘后我混得风生水起》,穿书题材,主攻视角,年下。先婚后爱,会侧重婚后生活,自然是先抑后扬,各种大佬马甲逐一掉落。不过总体依旧是偏轻松和温暖向的,毕竟我写不来虐文(苦恼)

感兴趣的朋友可以在专栏里点一下收藏,我已经在存稿了,但不会影响这本的更新,请大佬们放心。

嫂子的预收文案我还在修改,写好了就会放出来的,么么哒。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