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1章 第91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沈之冰垂眸看了眼她手里拿着的东西, 猜到是她的晚餐。她跟云菲下了飞机在酒店休息了一阵,没让云菲跟来。只是没想到齐筝这么晚才回来,她在车上等了差不多一个小时。

“晚饭就吃这个?”

齐筝低头看了眼校园快餐的简易包装:“能吃饱就行。”

沈之冰看了眼时间,不算特别晚, 提议道:“读书很辛苦, 光吃饱不太够。想去吃晚餐吗?我请客。”

齐筝摇头, 坦言:“我下午下课后在图书馆泡了好久,现在脑子都快转不动了, 想回去休息。”

沈之冰没有勉强她,两人便沉默地站在公寓大楼下。

偶尔有人进出,齐筝怕影响别人,往旁边挪了点。

但她没有开口邀请沈之冰上楼, 她也知道沈总此时出现在这里,肯定不是路过。她只是没想好,要如何与她单独相处。

最后还是沈之冰先开口:“不请我上去坐坐吗?我刚才在车里坐了挺久, 想喝杯咖啡。”

齐筝转身输入密码, 侧身扶着门让沈之冰先进去。

看她单手操作有点吃力,沈之冰下意识想要接过她手里的意面和披萨, 却被齐筝避开。

“东西不重, 我自己可以。”

东西是一人份,的确不重,但齐筝格外生分的态度让沈之冰怔了一下。

她在来之前估到齐筝不会跟过去一样, 但也没想到真正面对的时候,会是这种感受。

很难受,很难受,十分难受。

但她没有做出任何不愉快的表现,尊重了齐筝的决定。沈之冰稍微加快脚步, 先走到电梯前按了钮。

进了电梯,齐筝还没开口,沈之冰就直接按了七楼。

起初她还有点意外,沈总怎么会知道她住几楼。转念一想又觉自己反应迟钝,费用是公司出的,她又跟云秘书保持着联络,沈总随口问一句就能知道。

两个人在电梯里也没说什么话,直到齐筝打开公寓的门,请她进去。

“抱歉,只有一次性拖鞋。”

沈之冰丝毫不介意,脱掉高跟鞋换上了齐筝刚从鞋柜里拆开的一双拖鞋。

这个公寓只有齐筝一个人生活的痕迹,沈之冰迅速打量了一圈后得出这个结论。

心里莫名松了一口气,还有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愉悦,冲淡了刚才因为齐筝冷淡态度带来的失落。

齐筝把东西放到厨房,当真开始煮咖啡。

“我在网上订的意式咖啡机还没送来,目前只有美式咖啡,沈总不要介意。”

沈之冰站在半开放式的厨房门口,看着齐筝忙碌的身影,淡然道:“没关系。”

公寓里的风格和齐筝很像,简单整洁,纯粹透亮,还有浅浅的温暖。

齐筝把咖啡倒好,放在桌上,有些尴尬地说:“家里没什么吃的,沈总你要是没吃晚饭的话,我替你叫份外卖吧。”

“不用了,你要是不嫌麻烦,给我煮个方便面就好。”

齐筝爱吃出前一丁的面,尤其是麻油味的。这是心姨告诉她的,不知怎的,突然就想起来了。

家里果然是常备了几包方便面。齐筝不好意思让沈之冰眼巴巴看着她自己吃晚饭,便去煮了面,顺便加了个荷包蛋。

“只能到这程度了,不知道你过来,事先没准备。”

沈之冰本没什么胃口,但在这小小的透着温馨的公寓,和齐筝隔着一张短且窄的餐桌一起吃饭,忽然让眼前的食物变得诱人可口起来。

她看了眼齐筝的意面,不禁笑道:“学校的厨师还是这水平。”

齐筝也跟同样来自国内的同学吐槽过,学校餐厅的食物,不到必要时刻,不要轻易尝试。

“沈总以前读书的时候也觉得难吃?”

沈之冰难得调皮地皱了下鼻子,略带夸张,一字一顿强调:“非常难吃,印象深刻。”

齐筝被她的语气逗笑,气氛终于有所缓和。

沈之冰和她说了些这次来见庄老板的情况,具体的工作齐筝已经不再负责了,沈之冰也不想给她增加额外负担。

倒是齐筝对那几家赌、场的事颇为上心,主动问了起来。

沈之冰摇头,轻叹:“董事会那边还是不同意,所以资金无法全部到位。不过我已经在跟银行交涉,申请部分贷款。”

齐筝见她已有解决的办法,估计这次来美国也是最后一次了。有些伤感,又觉得合情合理,便不再多言。

沈之冰把荷包蛋和大半碗的面都吃完了,齐筝却剩下不少,最后靠着披萨勉强填饱肚子。

“下次如果在学校待久了,就去商学院后门那家汉堡店买吃的,味道真的不错。”

能让沈之冰数次推荐的,应该不会太差,这次齐筝欣然接受了她的建议。

“上课的感觉怎么样?”

吃了晚饭,咖啡也已经在喝第二杯,沈之冰好像并不着急走。

“还行,课程刚开始,主要是一些理论性课程。但我的口语水平,不太稳定。”

“这很正常,多练多说很快就会提高。”

齐筝点了一下头,表示她会继续多加练习的。

之后,气氛又再度回归沉寂,这次似乎到了有人该离开的时候了。

齐筝几乎放弃了所有的主动权,不主动也不积极,完全是客气配合。沈之冰双手握着马克杯,食指轻扣着杯壁,像是在酝酿什么。

齐筝不知沈总想说什么,但见她如此郑重,便也耐心等着。

她想,沈总再说什么话,也比不上那天的话让人措手不及了吧。她有什么好担心的呢,可仍是有点紧张。

沈之冰轻叹,声音有点暗沉:“齐筝,其实我今天来,是想和你正式道歉的。”

齐筝抬眸,有点诧异。

沈之冰起了话头,便一鼓作气继续往下说:“那天我说了太伤人的话,没有考虑到你的感受,是我的不对。”

齐筝没吭声,但情绪有点低落,显然是被勾起了那天的回忆。

“那段时间正好出了内网照片的事,加上二叔又总是在试探我和你之间的关系,而且有人在查我过去的事,这些因素叠在一起,让我冲动地对你说了那样的话。”

齐筝咬牙,眉头渐渐聚在一起,极力控制着情绪。

这些话,如果在那晚,坦白告诉她,也许不至于走到今天这步。

但这,并不能改变沈之冰对她们之间关系的看法。

“沈总,我理解你当时的处境和承受的压力,也知道你不希望被影响。”

齐筝说得很慢,也很艰难,但她并没有回避这件事。

既然沈之冰正式道歉,那她也该给一个正式的回应。

沈之冰见她仍然是没有一句抱怨,甚至还站在她的角度表示理解,有些动容。或许这就是齐筝让她觉得安心的原因之一,她总是这样淡然包容。

可是下一秒,齐筝就说:“我能理解,但我不能接受。”

沈之冰还没来得及舒展的浅笑便凝滞在唇角,原本逐渐放松的心一下子被揪紧,让她感到无措。

她完全没料到齐筝给她的是这样的回应,哪怕她还在生气,还在抱怨,甚至是哭闹,都是沈之冰认为正常的反应。

然而现在,齐筝却这么平静地理解了她,却又拒绝了她。

“齐筝,其实我……”

她没有说下去,或许只是犹豫了几秒钟。齐筝抬眸看着她,在她卡壳的那几秒钟后涩然笑了笑。

“沈总,付出过的感情我不能当做什么都没发生过。同样,被伤害过的感情,我也不能只因为一句道歉就当什么都不在意。”

齐筝的话,都在表明,她在意,在意沈之冰那句对她们亲密关系的否定。

沈之冰从齐筝刚才稍纵即逝的表情变换中捕捉到了什么,却又猜不透她的意思。

她明明看到齐筝的眼睛,在某一刻亮了一下,之后又迅速黯了下去。

沈之冰发现自己看不得这个样子,这样瞬间黯然,那晚她见过一次便足以令她心悸到现在。

“我知道你生气是有理由的,我也知道只凭一句对不起无法把那些伤害抚平。我只是希望你明白我的态度,我并不是要完全切断我们之间的关系,我只是觉得在目前情况还没明了的状况下,暂时保持现状。”

齐筝苦笑着摇了摇头,这也算是一场迟来的解释,虽然意义不大,但有总比没有好。

沈之冰看着齐筝,希望能从她脸上看到一丝转变,可是见到的依然是淡漠甚至更加悲凉的神色。

她从随身的包里拿出一个锦盒,里面装着齐筝脱下来的手链。

“这个,先收回去,好吗?”

齐筝看着它,思绪有点乱,心也有点痛。

沈之冰以为她没有拒绝,便从盒子里把手链拿出来,和当初一样,要为齐筝戴上。

只是这次,她比之前要用心,也更加轻柔。

当手链绕过齐筝净白的手腕,凉意刺激了她的皮肤,惊醒她的思绪。

齐筝猛地把手缩了回去,沈之冰始料不及,手链直接掉在了桌上。

“沈总,这礼物太贵重了,无论是什么理由,我都不能接受。”她深吸了一口气,“我们之间,不该再有公事以外的纠葛了。”

沈之冰的手在半空中停留了一阵,才缓缓将手链捡起放回锦盒。

这样的情况,她并没有应对的经验,甚至可以说是毫无招数。

她也没想到,齐筝的态度如此坚决。

认识这一年,齐筝从没变过。她想要拒绝的,就不会妥协。

“是我太心急了。”

齐筝突然鼻尖发酸,胃里的披萨还在捣乱,整个人忽然难受起来。

她没有再留沈之冰,在沈总起身要离开的时候,她跟在她身后帮她开门。

“我明天再来找你吃饭,我知道这里附近有家餐厅很不错。”

齐筝看着她换鞋,送她走到电梯口,却拒绝了她的邀约。

“沈总,明天我还有课。你也不用费心担心我,已经过去了。”

作者有话要说:  齐宝:就这?你想的美!

沈总:我错了,我继续反省,下次努力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