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2章 第102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沈启星坐在沈之冰办公室, 左顾右盼,不时去看她的反应。却只见她在那份名单上删减增补,似乎对这份报告不够满意。

“沈总觉得人力给的处罚力度不够还是受罚人员名单不全?”

内审过半, 各部门多多少少都有些问题。但问题严重的不能拖到内审结束, 必须立即处理。

“我没太多意见, 只是这些人腾出的位置, 要尽快找人补上。”

“这个人力已经准备好了。这份是人才储备名单, 我已经让他们根据能力和专业背景分类, 你看这样安排是否妥当。”

沈之冰在那份处罚决定上签了名, 至于沈启星给的这份储备名单, 她则说要考虑几天。

沈启星拿到签名, 并没打算走,不经意道:“我听说之前齐筝回来了一趟, 又提前回去了。”

沈之冰抬眸,准备听听他想说什么。

“还有一个多月她就毕业了, 不知道沈总有什么想法?”

沈之冰面色从容, 放下钢笔, 反问:“你说哪方面的想法?”

“她回来之后是继续在秘书室工作, 还是你想安排她去其他部门?她拿到b大mba的学历,也算是海归人才,业务部门最近多了不少空缺, 是个不错的机会。”

“按照流程来, 她能坐到什么位置,看她自己。”

按照流程, 完成资助项目回到公司的人,一般会先回原岗位工作。但是人力会有内部面试考核,也就是优先给予升职的机会。

沈启星见她似乎并没有要给齐筝特殊待遇的打算, 讪笑了一下:“我清楚沈总的意思了。”

等沈启星走后,云菲进来送材料,看到沈之冰正拿着手机,不知在想什么。

“沈总,这是内审刚送来的补充调查结果。”

“放着吧。”

突然,沈之冰开口叫住云菲:“最近,齐筝有没有和你说过她毕业后的打算?”

“她最近在忙毕业论文和小组项目,我怕打扰她,没怎么联系。”

沈之冰若有所思,看来齐筝没和别人提过想要留在美国的事。

“沈总你对齐筝回来后的工作有其他安排吗?”

随着齐筝毕业日期临近,秘书室已经在准备欢迎仪式了。

“没什么特别安排。”她想了想,又说,“你跟人力提需求,再借调两个人过来。”

云菲一听觉得奇怪,齐筝刚去的时候,只借调了一个丁萌,怎么她快回来了,反而要再借调两个?

“是不是沈总打算安排小齐去别的部门?”

最近内审风暴下,处理了不少人,其中不乏业务经理这样的中层。齐筝的工作能力毋庸置疑,现在又有了学历提升和海外经历的镀金,升职是理所当然的。

能从秘书室走出去,在业务部门里获得更快成长,对于她以后的事业发展的确有利。

沈之冰沉默了一会儿,只是摇了摇头。

“我自有安排,你先去提需求吧。”

齐筝的辞职报告还没交给她,沈之冰不确定齐筝到底会不会回来。那晚在山顶,她有好几次想要开口挽留,希望她能回到沈氏。

可是她也看到了齐筝对远方和未来的向往与憧憬,沈之冰提醒自己,不能折断她的翅膀。

这种反向压抑自己渴求的滋味很不好受,沈之冰却无法对他人言,又终究舍不得。

她让艾力帮着调查美国的市场环境,被笑说瞎操心。但半个月后艾力带回的消息,证明自己的警觉并没错。

“这点我还真佩服你,生意方面的确是你厉害。”

沈之冰无暇听艾力的恭维:“你查到了什么?”

“最近有个新成立不久的基金,声称专门帮助想要创业的留学生,你说是不是很巧?”

沈之冰蹙眉,乍听就觉得不是好事。

“什么背景来头?”

“离岸注册,成立不到两个月,新鲜出炉,钱还烫手呢。”

“继续盯着,有其他发现立即通知我。”

“钱这东西,人人都喜欢,防不胜防的。光盯着这个没用,你真担心齐筝,倒不如直接给她钱。”

沈之冰想都没想就否定了这个建议:“她不会要的。”

齐筝如果只是想要钱,她就不会做这么辛苦的事为难自己。

越是这样的齐筝,就越吸引沈之冰。

到现在她才发现,当初林沐云在校外车里不屑地说着的那个齐筝,早已脱胎换骨。又或者,林沐云根本就没有真正见识过齐筝的魅力,才会那么肤浅庸俗地认为她只是个为钱依附他人的弱女子。

齐筝表面人淡如菊,内里却又韧如劲竹,叫人欲罢不能。

“天上掉馅饼果然没好事,现在不仅是掉馅饼了,直接掉钱,砸在谁身上都得犯晕啊。”于欣妍听完神秘基金的事后,并不看好。

云菲也觉得此事古怪,必须谨慎对待:“突然在这个节骨眼上仓促成立,金额也不大,针对性又这么明显,难道真是冲着小齐去的?”

艾力传来的信息越来越详尽,这让沈之冰觉得并非巧合。她考虑后把于欣妍和云菲叫到了家里,商量对策。

“老沈你也是的,齐筝她想创业你就帮她一把,就不用像现在这样的,隔了半个地球玩推理。”

“如果我帮她,就不是她想要的创业了。”沈之冰对此并不犹豫,也不后悔,“她不会接受的。”

于欣妍指着桌上铺着的那些资料:“现在摆明了这笔钱是冲着齐筝去的,相当于白给。除了你,还有谁愿意花真金白银在背后扶持她呢?”

云菲也是最近才得知齐筝毕业后打算留在美国,这时她反应过来沈总之前让她申请借调的原因了。

这些日子沈总为齐筝花的心思她都看在眼里,沈总虽然不说,可是心里肯定是希望能得到回应的。只是,小齐的朋友圈似乎仍未对她完全开放。

云菲跟于欣妍已有默契,也不特意问沈总了。平时就拿着手机随意闲聊,顺带着把齐筝朋友圈的新内容“共享”给沈总。

“能获得资金支持肯定是好事,但必须确定这笔钱是善意还是恶意。”沈之冰不太放心,大概商场上尔虞我诈太多,以至于她很难第一时间用善意去度人心。

“云菲,你从我私人账户里拿出一百万美金,借壳成立一个对标的基金。”

“沈总是想包装后再给小齐?”

“她想要启动资金,就让她自己去想办法。我的这个基金,是为了防止别人去害她。”

放手让齐筝自由翱翔,说的容易,做起来却不简单。沈之冰习惯了掌控一切,却不得不在这件事上一再告诫自己要忍耐,要克制。她怕自己过于用力,会彻底失去机会。

于欣妍有时也会带着几分不忍,开玩笑问她:“齐筝是不错,你俩曾经也开心过,但如果挽回太过辛苦,你何必折磨自己。”

云菲虽然不曾明言,但她对于欣妍的这个说法倒是有些认同。她曾认为沈总如果跟小齐在一起会比较幸福,但若只是辛苦却没了快乐,那坚持的意义何在。

沈之冰没有解释太多,淡淡说:“如果可以,你以为我不想放手吗?”

她原本以为,可以。

但比起忐忑着追寻一个没有定数的结局,绝望的死心更让她无法接受。

她以为齐筝只是身边的过客,可现在她想长久留住她。

随着齐筝毕业时间的临近,沈之冰的失眠次数变多了。她时常在深夜站在窗边,手里夹着缓缓燃烧的香烟,任思绪飘向大洋彼岸。

她从云菲那里了解到,齐筝的毕业论文已经基本定稿通过,她还知道,齐筝投出的简历已有公司给出回应,她更知道,齐筝一直在筹备创业的事,没有半点犹豫。

沈之冰希望她成功,又有些害怕她成功。

她终于真正明白那些生涩得让人无从揣摩的理论和概念,也终于懂得她主动想要为齐筝做更多事的心态,并非完全出于补偿。

她希望齐筝过得好,又怕齐筝过得太好,忘了她。

齐筝和黎允珊大眼瞪小眼,看着彼此那乱糟糟的头发,顾不上谁取笑谁。

“简直太可恶了,这些老外搞什么啊!又想要漂亮成绩,又不愿意吃苦,亏他们平时上课表现得那么积极,就知道发言,发言!”

齐筝也烦,她的创业计划是针对中国留学生群体的,对于美国这样的市场来说,太过小众。bp作业最后是要在全班和全部授课老师面前做最终演讲的,能进入决赛的小组还将面临企业高管嘉宾的提问和考验,压力可谓不小。

齐筝想借此机会验证一下自己的计划在理论上是否可行,也想以此申请b大的创业种子基金。但同组的其他同学对此并不乐意,理由是目标客群太小众,无法做大,而且对于中国文化不了解,难以搜集太多准确的相关数据。

黎允珊却很是支持,不仅因为友谊而是她也觉得这可能是个机会。

“齐筝,要是他们实在不肯配合,我们就换个简单点的项目,只当是作业。你的创业计划,我们私底下自己搞,我再去找其他中国同学,没必要把时间跟精力花在说服那群无知的老外身上。”

一想到那些人对于这个过于小众市场的不看好,甚至是不屑,齐筝也明白黎允珊说的有理。

“好,适当放弃不合适的队友,比硬生生拖垮一个有潜力的项目要明智得多。”

齐筝第二天就去找另外几个组员说了她的想法和决定,没想到竟还得到了夸赞。这事放在以前,她大概要考虑好几天,还会觉得开口很难,现在竟也变成一件简单的事。

作者有话要说:  大概一个半小时后,有加更,么么哒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