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三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当时张雨欣告诉我在楼下看到了诗琪的脑袋,我以为她在跟我开玩笑。我还骂了她,说这种玩笑可不能乱开。”

  “然后她发给我一张楼下草坪的照片,一颗孤零零的脑袋躺在草坪正中央。”

  “是诗琪的”

  ……

  沉默良久。

  “李静你还在吗?”

  “在,我刚才又看了眼张雨欣和我的聊天记录,诗琪她……”

  “节哀,别去看了,看多了以后会留下心理阴影。”

  “不,跟这个没关系。”

  “那张照片”

  “那张照片它变了!”

  “变了?哪里变了?”

  “我记得很清楚,诗琪的眼睛当时是睁开的,眼神里全都是恐惧。”

  “对啊,我也在你们楼下见过尹诗琪的断颅,跟你说的一样。”

  “但现在不是了!”

  “诗琪的眼睛合上了!”

  “什么?李静你确定你没看错?”

  “你确定是照片上的尹诗琪的眼睛合上了?”

  “我骗你这个干嘛,我把照片发给你!”

  ……

  “出事了!”

  “怎么了,出什么事了?”

  “照片,那张照片!”

  “照片怎么了?又出现新的变化了吗?”

  “不是,好恐怖,”

  “怎么回事,你说啊!”

  “照片……我发不出去(惊恐)”

  “别慌,可能是网卡了。”

  “这张照片有问题!我根本发不出去!”

  “没办法直接发,我想先截下图再发!黑的,全是黑的!”

  “我感觉到了,我被那个东西盯上了,那个杀死诗琪的东西!”

  “李静你别怕,我有办法保护你。”

  “你还在你们宿舍吗?赶紧离开!“

  “我不在,我们整栋宿舍楼已经被封锁了。我刚刚在警局做完笔录,现在自己在路边。”

  “李静你就站在那里别乱动,我现在就去找你。”

  “给我个定位!”

  牧阳一边给李静发着信息,一边从枕头下抽出了他的血月秘典。

  “阳哥,你要出门?刚才宿管通知了不让出去。”

  刚刚出门出超市买东西的单岳提着一大包零食推门走了进来,看到神色匆匆的牧阳,他开口说道。

  “我有急事,宿管应该会让我出去的。”

  牧阳随口敷衍着从单岳身旁寄挤过,连门都忘了带上。

  “阳哥确实有点不对劲啊……”

  望着牧阳一路小跑的背影,单岳嘀咕着,也不知是对一旁的张天明说的,还是在自言自语。

  ……

  李静有危险!

  正如她所说的,她应该是被杀死尹诗琪的那个东西盯上了。

  而那东西大概率跟希维尔的十字刃有关。

  经纬路165号。

  李静将她的定位发给了牧阳。

  “等我,我马上就到!你就站在那里不要走动!”

  牧阳飞快地从四楼跑了下来,站在楼梯口向李静发着消息。

  “好”

  李静这次的回复只有简单的一个字,连标点符号都没有。

  但牧阳仅从这孤零零的一个字中就能感受到李静此时的惊惶无措。

  要加快速度了!

  李静发的定位离他们宿舍还有足足五公里。

  “干什么呢?快点回你的宿舍去,现在整个学校都戒严了。”

  站在门口的宿管大叔听到身后传来的动静,立刻转身道。

  “大叔我真的有急事!之后再跟你解释!”

  宿舍楼那么大个门又没有封死,单靠宿管大叔一人也所阻止不了一心想出去的牧阳。

  “你干嘛!不许出去!”

  宿管大叔冲着想要闯出去的牧阳大声吼道,伸出手就去拉他的衣服。

  不过牧阳在符文之地混迹了那么多年练出来的反应速度也不是盖的。

  他下意识地一个弯腰,就轻松躲过了宿管大叔那双粗糙的大手。

  “这里都是有监控的!你当众违反校园规定,我要直接告诉你们院长!你是文学院大四的,我认识你!”

  宿管大叔望着牧阳远去的背影无能狂怒。

  ……

  牧阳飞也似地又躲开校门口警卫的阻碍,拦了辆出租车就火急火燎地来到李静给他发的那个定位。

  这时离定位发出,才刚刚过去五分钟。

  “你在哪?我没看到你。”

  这里紧挨着一座大商场,加上今天是周天,路上的行人比肩接踵,牧阳望了一圈也没看到李静的身影,他又打开手机向李静发了条信息。

  “学长,我看到你了!”

  “我就在你左手边,穿白色卫衣的那个。”

  看到李静的消息,牧阳转头望去。

  一个穿着白色卫衣的可爱女孩正站在人行道上朝他招着手,圆圆的小脸上满是焦急。

  牧阳又仔细看了眼。

  嗯,一点印象都没有,那她应该就是李静了。

  说实话,整天窝在宿舍与游戏作伴的牧阳之前连李静这个名字都没听过。如果不是这场突如其来的凶案,他们的人生根本不会有任何交集。

  “学长好!”

  牧阳才刚迈开步子,李静就急匆匆地跑向了他。

  “这里人多眼杂,我们找个安静的地方再说。”

  李静刚想开口说些什么,牧阳用手势阻止了她。

  最后两人来到一间不起眼的咖啡店坐了下来。

  “让我看看你手机里的那张照片。”

  牧阳直截了当地对李静说道。

  “你看。”

  李静把手机平放在桌面上,点开了她和张雨欣的聊天记录。

  “这张照片不能保存也不能转发,连截图都做不到,就像……就像见了鬼一样。”

  她说话的声音都是颤抖的。

  “你确定这张照片上的眼睛上闭上的?”

  牧阳点开那张草坪上的头颅的照片,眉头皱了起来。

  尹诗琪的脑袋和他在宿舍楼下看到的一样,两只眼睛惊恐地看着前方。

  “是啊,这不是闭着眼睛的吗?”

  强忍着心中的不适,李静凑到牧阳身前,指着照片上死不瞑目的尹诗琪说道。

谷</span>  看着李静一脸认真地样子,牧阳隐约明白了些什么。

  李静跟他看到的照片是不一样的!

  “这不是能保存吗?”

  牧阳直接点击了保存,李静手机的相册里就多出了张可怕的照片。

  “啊?”

  “怎么回事?”

  李静满脸惊讶地重新拿回自己的手机,试着把刚刚牧阳保存的那张图片发给他。

  “还是不行啊!”

  李静点击发送之后,那张照片直接变成了一片猩红,紧接着发送失败的系统提示就出现。

  “连保存的图片都毁掉了啊。”

  牧阳又打开了李静手机的相册,之前他保存的那张照片也变成了一片猩红的纯色图片。

  这种猩红的颜色牧阳简直不能太熟悉,这就是血月教派的代表色!

  也就是说,这一切绝对和血月教派有关!

  “你最近在你们宿舍或者宿舍附近看到过一柄血色的十字刃吗?”

  “大致外形是这种,颜色跟你刚才看到的那张照片一样。”

  牧阳搜到了希维尔的十字刃的照片,把它举到李静的眼前问道。

  “没有,从来没见过这种东西。”

  李静摇了摇头。

  “那你之前见过和这本书类似的东西吗?”

  牧阳又把他的血月秘典放到桌面上。

  “也没有。”

  李静再次摇头回答。

  “那我们还是先从你发现尹诗琪的尸体开始说起吧,我需要知道所有的细节,只有这样我才能帮到你,明白吗?”

  牧阳看向李静的眼睛,一字一句地严肃说道。

  “嗯。”

  李静点了点头,开始讲述。

  “我当时看到张雨欣发的那张照片,吓得浑身是汗,马上就从床上跳下来。”

  “诗琪就睡在我的下铺,她平时喜欢蒙着头睡,加上宿舍没有开灯,第一眼看上去根本发现不了什么异常。”

  “我跳下床掀开被子,就看到诗琪的尸体。”

  “当时你看到尹诗琪尸体的第一时间有没有看到周围还有别的不对劲的地方?比如一团红光之类的?”

  “没有,诗琪床上的东西和平时完全一样。”

  “那你继续。”

  “诗琪死的时候绝对遭受了巨大的痛苦,她的双手紧紧抠着被子,指甲都陷了进去。”

  “最奇怪的只有一点,她的脑袋被整个割掉,但被子上却看不到任何血迹!”

  “就连我们宿舍里面也都没有任何鲜血,甚至连血腥味都闻不到。”

  “当时的那副场面是那么的不真实,再加上诗琪的尸体上没有任何血迹,我们宿舍的人还都以为诗琪和其他宿舍的人联合起来在跟我们恶作剧。”

  “如果真是那样该多好……”

  李静说到这里停了下来,似是陷入了痛苦的回忆。

  “人死不能复生,我们现在最重要的是要弄明白尹诗琪的死因,不是吗?”

  牧阳伸出手拍了拍埋下头的李静的后背。

  “就这么多,之后的事情学长你应该知道了。”

  “警察来了,封锁了整栋宿舍楼,诗琪的尸体也被他们走带。”

  “做笔录的时候,他们告诉我们诗琪是被闯进女生宿舍的变态杀死的。”

  “但……怎么可能!”

  李静的情绪突然激动起来,用力地拍下桌子。

  此时的咖啡店里只有他们两人和一个看上二十出头的男服务员。

  这突如其来的拍桌声显得格外刺耳,那名男服务员朝他们投来异样的眼神。

  “那个……我们在排……排话剧。”

  牧阳极不自然地解释道。

  那个男服务员没说什么,又低下头开始滑动手机。

  “诗琪的死绝对不是人类所为,我敢肯定!”

  “我们宿舍的门每天都是从里面反锁的,窗户也没有任何被破开的痕迹。”

  “就算真有人进到我们宿舍,我们宿舍其余五个人也不可能都没有听到任何动静。”

  “再说,宿舍楼的大门也都是每天晚上十二点准时锁上的,每层楼的走廊还都有监控,怎么可能有变态闯进来。”

  “所以,杀死诗琪的那个东西绝对不是人!”

  “而现在它缠上我了……”

  说着说着,李静脸上的恐惧之色越来越明显。

  “那东西确实缠上你了,这也是为什么你看到的照片会和我们不一样。”

  牧阳点了点头,肯定了李静的想法。

  刚才他把李静的手机放在血月秘典上的时候,血月秘典闪过了一丝常人难以察觉的红光。

  “学长,你之前说有办法保护我的……”

  李静再次看向牧阳。

  “看到这本书了吗,这是我家祖传的镇魔宝典,专门收服一切妖魔鬼怪。”

  “如果我没弄错的话,你们宿舍应该是招惹上了邪祟。”

  “之前那个邪祟附在尹诗琪身上,而现在它应该是转移到你身上去了。”

  牧阳结合着他多年前看过的基本鬼怪小说,对李静说着。

  没办法,相比什么符文之地血月祭祀之类的东西,这种较为传统的说法可能更容易被常人接受。

  “邪祟?我就知道!”

  “学长您能救救我吗,我不想变成诗琪的样子,太可怕了……”

  李静欲言又止。

  “放心,交给我了!扫清天下邪祟是我们牧家自古以来的职责!”

  “不过现在并不是邪祟出现的时间,我们还有等待一个时机。”

  “李静,你知道尹诗琪具体死亡的时间点吗?”

  牧阳再次向李静问道。

  “不知道,这种信息他们是不会透露给我们的。”

  李静摇了摇头。

  “那你们昨天晚上宿舍大概是几点睡的,今天又是几点发现尹诗琪的尸体的呢?”

  牧阳继续问道。

  “昨天晚上十二点熄灯之后,我们宿舍基本都睡了。诗琪和我聊了会天,大概是十二点半我们一起上床的。今天早上发现诗琪尸体的时候应该是七点半左右。”

  李静仔细回忆着,对牧阳说道。

  “这样差不多也够了,我们现在大致能知道邪崇可能出现的时间,也就在凌晨十二点到早上七点半之间。”

  “邪祟另外一个出现的关键条件可能是你需要睡着。”

  “为了尽快除掉这个邪祟,我有一个想法。”

  牧阳说着,又看向了李静的眼睛。

  “不管什么想法,我一定全力配合。”

  李静握紧了拳头,对牧阳说道。

  “为了能够及时发现邪祟,我们得睡在一起。”

  “因此,我们今天晚上需要去附近的宾馆开间房……”

  话说到一半,牧阳突然停了下来。

  虽然意思是这么个意思,但这话说起来怎么如此不正经……

  牧阳自己说起来尚且绝对不对劲,李静听起来就更加奇怪。

  此时,她看向牧阳的眼神变得极为复杂……
sitemap